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八十七章 终点、起点

    咯吱咯吱的声音中,一台小柜子大小的装置正在运转,其外表独特,由手动摇把驱动,此时司马令姬摇动着把柄,驱动着这个名为“手摇针织机”的装置。

    针织机上的十二个线锭不停旋转,金属针头不停运动,织出一个环状编织物。

    一旁围观的三人,被这复杂而精妙的装置所震撼,看得目瞪口呆,司马令姬看着对方的样子,回想自己第一次看见手动针织机运转时,表情大概也是如此。

    手摇针织机,世间未曾有过的精妙机械,结构复杂,因为上有圆盘结构,别称“圆机”,是批量制作针织袜的利器。

    看得发呆的贾牛,好不容易回过神来:“呃。。。嫂子,这针织机太神奇了!是林管事他们折腾出来的?”

    “是的,这是‘原型机’,本来要珍藏、留作纪念,林管事为了让我理解针织机如何织出袜子,才让我亲自操作,今日,为了向大家介绍针织机的原理,这针织机还是特地从林管事那里借来的。”

    司马令姬让贾牛夫妇亲自体验一下何为“针织”,自己则在一旁介绍。

    针织和纺织有区别,纺织品是由经纬两种线互相垂直交织而成的织品,针织品是由一根或若干根线,沿纬向或经向弯成线圈,再由线圈互相套结而成的织品。

    纺织品就是各类常见的布帛,因为经纬线相互交叉,互相受到约束,所以纺织品的延伸性,弹性都受到一定限制,布袜根本就没什么弹性。

    所以,针织袜比布袜好,一来是延伸性、弹性强,穿起来贴脚,不会有褶皱,透气又吸汗,舒适度比布袜高很多。

    正是如此,针织品在坚牢结实、挺括等方面又不及纺织品,所以针织工艺用于编织袜子这类紧身织物再合适不过。

    针织,分为经编、纬编,针织品相对于纺织品来说很少见,但不是没有,渔网就可以看做针织品,针织袜当然比渔网要复杂。

    所以手工针织品织起来很麻烦,一个熟练工每日也就能制作三到四对针织袜,所以成本居高不下。

    有了手动针织机,织袜的速度明显提升,但这还是得用手不停摇把柄,若引入水力驱动,就成了水力针织机,织袜的速度大幅加快。

    看起来是几句话的事情,西阳王手下的工匠们花了数年时间,耗费无数钱帛才制作出实用化的手摇针织机,为此,西阳王给能工巧匠们的奖赏不下十万贯。

    工匠们又花了差不多两年时间,才制作出实用化的水力针织机。

    一个小柜子大小的手摇针织机,变成水力针织机后,尺寸翻了几倍,每台水力针织机足有大衣柜那么大。

    织袜的针织机实际上是“纬编机”,可以快速编织出环状织物,因为结构里有一个大圆盘,所以称为“圆机”。

    吴明今日是第一次认真翻看画册,所以有些心虚的问妻子:“这一台水力针织袜机,大概多少钱?”

    “折铜钱不下五百贯。”

    “啊?”吴明闻言愣住了,这水力针织袜机的价格之高,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一旁的贾牛也被吓到:“五百贯一台机器!这都能买二十多匹马,一座像样的宅院了。。。。”

    司马令姬回答:“当然贵,必须贵,这可是接上了线就能不断织袜的机器。。。”

    “水力针织袜机,每个时辰能织袜十对,线够的话,一昼夜能织一百二十对袜子。”

    她顿了顿,说了个新名词:“织袜机连续运转时,平均无故障运行时间达到六十八个时辰,也就是持续无故障运行五天多,即便出了故障,修一下就好,所以怎么能不贵?”

    “而织袜机运转时,操作工操作起来不会太累,三班轮替,人停机不停,成本就降下来了。“

    贾牛想了想又问:“嫂子,这样的机器织出来的袜子,要卖多少钱一对?”

    “不算织袜机成本,以麻、葛线织一对袜子,成本大概在三文,一对袜子在邸店姑且卖六文钱,如此低廉的售价,还怕卖不出去?还怕百姓穿不起?”

    吴明对这个成本觉得不可思议:“三文钱成本、六文钱售价?那一个人只要有手有脚,认真劳作,一日的收入就能买几双袜子了!”

    司马令姬点点头:“水力针织袜机,可以大批量、低成本织袜,让袜子的成本降下来,让穿袜子的成本大幅降低,那么百姓们每日着袜的生活方式,迟早会出现。”

    掷地有声的结论,让在座其余三人十分赞同,不过贾牛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他脑子有点乱,于是拿笔在纸上算了一下,疑问越来越大:

    “即便如此,按一台机一昼夜能织一百二十对袜子,一个月能连续运转三十日,织出三千六百对袜子,除去织袜机的购置成本,每对袜子三文的利润,卖出去后利润为一万八百钱,按十贯计。。。”

    “而一台水力针织袜机折铜钱五百贯,那得。。。织五十个月的袜子并全卖出去才能回本啊!”

    司马令姬笑了一下,笑容有些神秘:“所有参与流通券联保的西阳纺织作坊,都会陆续开办针织作坊,首先织袜子,第一批共三家即将正式营业的作坊,每个作坊都有五十台织袜机,我们这家就是其一。”

    “原料够、没出太多故障的话,月织袜不下十七万对,不久,会有一个大订单。”

    “如今前方正在打仗,冬天就快来了,所以官府要为出征的将士们采购寒衣,去年亦是如此,将士们所穿布袜是随军裁缝用布帛在军营缝制,而今年官府要为将士们采购针织袜,大量采购。”

    听到这里,贾牛激动起来,说话声音都有些打颤:“那么。。莫非。。。”

    司马令姬莞尔一笑:“大王要借着这个机会,让所有投资开设织袜作坊的东家,把购买水力针织袜机的成本赚回来!”

    “所以。。。。往后每台机每月差不多十贯的利润。。。。”吴明话说到这里都有些结巴了,“五十台织袜机,袜子销路不错时,每月就是五百贯的利润。。。一年六千贯?这么多?”

    “这利润太少了。”

    司马令姬见夫君终于认真起来,心中雀跃不已:“方才所说,只是以麻、葛线织一对袜子为例,那只是打开市场的廉价品,靠的是薄利多销,要高利润,得靠别的袜子。。。此事以后再说。”

    说到这里,她合起画册,向在座之人透露了一个秘密,这个秘密她原本没资格知道,但西阳王府把即将正式开业的针织作坊转给她夫妇,有些秘密就会透露。

    “大家都知道,黄州以水力纺织布匹而出名,然而现在山南各地,大量水力纺织作坊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黄州的纺织业若不及时应对,迟早会衰落。”

    “山南各地的大户,当年以供应当地所产麻、葛到西阳为代价,和黄州的纺织作坊定下契约,约定期限结束后,黄州纺织作坊向他们转让水力纺织技术。”

    “现在,各地大户自己的水力纺织作坊开始投产,把当地及附近地区出产的麻、葛消耗掉,再也不会供应黄州这边,畅销各地的黄州布,产量上不去不说还会下跌,价格没有优势,销量会大幅萎缩。”

    “大东家们不会坐以待毙,大王也不会看着黄州兴盛的纺织业凋零,所以,针织机出现了,这既是黄州纺织业的终点,也是新起点,而黄州正在起步的针织业,别处无法抗衡。”

    “价廉物美的针织袜,只有黄州的针织作坊能织出来,水力针织袜机只有西阳王的工坊能制作,只有工坊的工匠能维修,而这些针织袜机一台也不会离开黄州!”

    “价廉物美的针织袜,必然会像先前物美价廉的黄州布一样,畅销各地,那么各地大户想要从中牟利,就得跟黄州的大东家们合作,所以,各地的葛、麻等原料,还是得老老实实低价供应到西阳来!”

    “针织袜的原料,不光是麻、葛,而且产品不光袜子,还会有别的针织品,所以,针织作坊的产品种类会增加,作坊每月的利润绝不止区区五百贯。”

    区区五百贯,好大的口气,但贾牛可不认为嫂子在说大话,他和媳妇对视一眼后,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呃。。。那个。。。之前说的入股的事情。。。。”

    吴明见着司马令姬点头,哈哈一笑:“都是好兄弟,就按先前说的办!”

    “王府当然是针织作坊的二东家,你老贾,就是三东家!”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