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八十章 不服?

    恍恍惚惚,恍恍惚惚,禅房内异香弥漫,高贵冷艳的太后,紧紧缠着小左宫伯,两人如同比翼鸟在云端翱翔,变换着不同的姿势。

    权臣之女、皇朝太后,末路宗室、孤苦人质,两人的孽缘由此结下。

    愉悦过后,太后有了身孕,随后一场大冒险开始,孽缘变良缘,不久之后,又有一位萧仙子从天而降,肉身布施,留下点点落红。

    想着自己和梁国公主那一夜的**,宇文温不由得浑身发热,又有一声“姊夫。。。唔。。。”使得全身着火,姊妹花的倩影,让他如痴如醉。

    睡梦温哼哼起来,翻了个身,一旁正在打盹的宇文十五惊觉,赶紧过来查看,未曾料宇文温猛地跳起来,当面就是一拳。

    宇文十五的反应很快,侧身让过随即大喊一声“郎主”,只见宇文温呆呆的看着自己,眼神由迷糊变得清澈。

    “嗯你怎么跑来了”

    “郎主,小的是来汇报军务,见着郎主。。。”

    “郎主你是朝廷命官,寡人说过几遍,不要再喊郎主!”

    “郎主,这不没有外人么呢。。。”

    “嗯是这样么。。。。”宇文温搓了搓眼,总算回过神,接过宇文十五递来的温热面巾擦了擦脸,在旁边的胡床坐下。

    他整整一天半都没有正经睡觉,所以方才处置完俘虏后便小憩一会,因为条件简陋,于是在睡袋里将就着睡了,宇文十五刚好来汇报军务,见着宇文温睡着便没有打扰。

    “你是行军总管,带兵的人,心思多放在带兵上,寡人这里有侍卫,没什么不妥的。”

    “郎主说得是,不过有行军司马管着,军中一时半会没什么事,小的多日未见郎主,便想着来伺候伺候。。。。”

    宇文温把面巾扔回水盆,瞥了心腹一眼:“这些俘虏由你处置,很难么”

    “不难,只是。。。。咳咳,毕竟若按常理,这些俘虏可都是要由朝廷处置的。”

    “事急从权,寡人已经作出决定,谁敢不服!”宇文温哼哼着,“再说了,长安那边有谁聒噪的话,自有寡人挡着,你怕什么”

    “是,小的知道了。”

    “坐。”

    “谢郎主。”

    见着心腹还是有些瞻前顾后,宇文温开始指点:“不就是拍卖战俘么你怕什么只管开价,再找几个托起一下哄,提升一下价格,这不就卖出好价钱了”

    “可万一。。。。”

    “万一万一卖不出好价钱怎么办是吧你啊,灵活一点!”

    宇文温开始传授奸商心得,如果是别人他才懒得提点,而宇文十五是自己的心腹,是左臂右膀,得时不时提点提点,用起来才称心如意。

    主仆两人所说是拍卖战俘的事情,宇文温要大赚一笔,借此筹措军需,因为战争看样子还得打下去,不知何时是个头,所以不能一直靠超发流通券购买军需。

    在这个时代,俘虏是奴隶的重要来源之一,宇文温此次大捷,抓了许多俘虏,除去那些将领或身份特殊的俘虏之外,能吸收入军队的俘虏毕竟是少数,剩下的俘虏如何处置,其操作空间很大。

    正所谓事急从权,把这些俘虏押回山南集中看押的话,还得安排军队守着,这对于兵力紧张的宇文温来说很为难。

    若是等着朝廷下决定如何处置俘虏,一来一回半个月时间就过了,期间俘虏们什么事也不做,就是吃喝拉撒,白白消耗粮食,宇文温又不乐意。

    所以他要马上“变现”,把这些俘虏变现为各类物资,那么就得搞个喜闻乐见的“拍卖会”。

    拍卖会将在光州州治光城举办,届时肯定会有大量买主光临,这些买主之中,会有黄州的商贾,也会有淮西新坞堡主们。

    壮劳动力,是很珍贵的人力资源,淮西的新坞堡主们正是急需人手的时候,而黄州各地的作坊主也需要大量廉价劳动力,所以可以预计拍卖会必然顺利进行。

    把俘虏变现成各类物资,又省去安置、看守俘虏的负担,这结果对于宇文温来说再好不过,而急需人力的坞堡主、作坊主获得大量廉价劳动力,同样会很高兴。

    唯一的问题是价格,底价太低,宇文温觉得亏,底价太高的话恐怕拍卖成交数量会受影响,那就需要讲究策略。

    这种时候要有“托”来适当哄抬价格,具体怎么运作,同样有技巧,否则若是“托”把俘虏买了,那可就搞笑了。

    主仆正嘀嘀咕咕间,帐外传来喧嚣声,不一会有将领来禀报,说一些俘虏在闹事。

    宇文温闻言“哼”了一声,问这些俘虏何故闹事,待得听说是对安置情况不满,他便走出帐外,要亲自去治一下那些不服的刺头。

    负责处置战俘的将领跟在身边,说起其中缘由:这些俘虏不是要逃亡,而是觉得自己一身本事却和一般俘虏同样待遇,于是嚷着要投“明主”。

    确切来说,是那些被挑剩下的北地骑兵,不甘心当残羹剩饭,想要有个机会展示一下自己的实力。

    这些北地骑兵,实际上是幽燕一带的零星武装,此次为邺城朝廷招募,跟着“官军”南下打仗,如果以后世的术语来说,就是雇佣兵。

    雇佣兵原来的雇主完了,潜在的新雇主又不打算雇佣他们,当然要闹一闹,以便求得被雇佣的机会。

    幽燕一带胡汉混杂,民风彪悍,几乎每个有马的成年男子都擅长骑射,平日里要么当坞堡豪强的爪牙,或者落草为寇当马匪,要么跟随哪个部落酋长当鹰犬。

    这样的人,弓马娴熟,马上功夫十分了得,是理想的骑兵兵员,然而问题也很大,那就是往往桀骜难驯,不守纪律,不好管理,像狼一样养不熟。

    今日众将一番挑选,独独剩下一些刺头,就是因为这些原因。

    宇文温的虎林军也缺骑兵,本来正是吸收这些能人入伍的大好机会,但虎林军是极其强调纪律的队伍,没有这些刺头生存的空间。

    宇文温没心情玩“推心置腹”的套路,所以不打算“感化”这些刺头为己所用,打仗时纪律最重要,他宁愿培养良家子当骑兵,也不想滥竽充数用独狼。

    当年三国时,幽州突骑十分有名,然而因为纪律差,大多只能打顺风仗,靠着个人勇武杀敌,很难相互合作,碰到硬骨头就抓瞎,能锦上添花却无法雪中送炭。

    宇文温不需要这样的独狼式骑兵,所以打算将这些人拍卖,卖给镖行或者坞堡主当护院。

    不过现在对方闹事,大有不服之意,那么他就去见识一下,看看这帮刺头如何有本事。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