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七十六章 落荒而逃

    火光冲天,光影交错,豫州总管李允信率领麾下八百余骑向前疾驰,冲破敌军游骑重重拦截,从西面进入战场,而此时的战场上,敌我双方已经分出胜负。

    是因为他们的到来导致敌军崩溃,还是他们来之前,西阳王的兵马就已经击溃了敌军?

    这个问题已经不重要了,作为援军的李允信,只想确认西阳王的情况如何。

    数十年戎马生涯,李允信具备基本的军事素养,知道当务之急是要护住己方车阵西翼,与此同时适当分兵追逐敌骑,不让对方聚集、卷土重来。

    麾下骑兵很快分兵,一部去追击北逃的敌骑,一部随着李允信接近车阵,他们打着旗号,不怕被自己人误伤。

    待得接近到数十步距离,李允信接着火光看清楚阵外动静,只见地上到处都是尸体,而己方士兵正在抓俘虏,俘虏很多,比预想中的要多。

    看着千疮百孔却大致完好的车阵,看着土丘上的灯火通明,看着迎风飘扬的中军大旗,李允信稍微松了口气。

    许多友军士兵正点着火把追击溃败的敌兵,而在北侧百步外,一支军队正在向北推进,其上飘扬的虎头旗在夜里看起来有些狰狞,不过李允信见了之后总算是放心了。

    虎头旗是虎林军的旗帜,虎林军是西阳王练出来的一支强军,既然虎林军看上去没有受到重创,那就意味着西阳王应该没有大碍。

    数骑从车阵内疾驰而出,向着李允信这边赶来,当先一骑远远看着他就喊:“来者可是李总管?”

    “正是本官。”

    “李总管,大王如今在中军督阵,命末将传令,令李总管带兵追击敌军,莫要让其有卷土重来之机会!”

    “本官领命。”

    “李总管,大王命末将带话,夜间行军颇为危险,请李总管多加注意。”

    “本官明白,多谢大王好意!”

    李允信应了一声,调转马头,领着部下向北追击敌军,他作为豫州总管,不属于东南道行军元帅宇文温管辖,无论是从政令、军令上来说,对方没权力指挥他。

    不过这种事情没必要纠结,谁让对方是宇文二郎呢?

    杞王宇文亮的两个儿子,一东一西攻略河南,兄弟俩联手设陷阱破敌,李允信作为豫州总管,不听这个的总得听另外一个的。

    李允信再回首看看土丘方向,看着车阵中军,想想那个年轻人,无奈的笑了笑。

    胆大包天的赌徒,极其荒唐的构想,西阳王宇文温策划了一个连环计策,其一是出其不意的合击,其二是出其不意的陷阱。

    如今出其不意的合击失败,但出其不意的陷阱成了。

    看着遍地狼藉,看着兵败如山倒的敌军,李允信知道这一战可不得了。

    奸相尉迟惇率军大举南下,兵锋直指驻军亳州小黄的宇文温,而尉迟惇之兄尉迟顺则在许昌,以长社为前沿据点和宇文明对峙,两对兄弟的决战,竟然被宇文温用手段率先破局。

    敌前强行军若成了,宇文兄弟合击许昌尉迟顺,若不成,宇文温便引诱来袭敌军进入陷阱,诸军协作,将来犯之敌歼灭。

    所谓诸军,当然不止一支,李允信所部骑兵便是其一,他作为豫州总管,本来坐镇悬瓠,后来依照安排,领兵进驻悬瓠东北方向的郸县以为策应。

    与此同时,河南道行军总管贺若弼,领兵从长社南郊大营出发,向东悄悄进驻陈州长平,同样作为策应。

    又有东南道行军总管宇文十五,领兵由淮西光州一带北上,悄无声息进抵沙河南畔,依旧作为策应。

    宇文温的兵马每日强行军一百里,李允信悄悄驻军郸县是作为其第一日的策应,待得对方第二日强行军抵达长平,就交由贺若弼作为接应。

    若强行军被敌人察觉并大举南下拦截,宇文温所部兵马就会南撤,在宁平故城列阵引对方来攻,而李允信及另外两支骑兵则出其不意,和宇文温来个内外夹击。

    这种极其冒险的计划,也只有宇文温才敢如此异想天开进行策划,也只有对方的身份才有能力让别人配合实施。

    无论如何,计策是成功了,出奇制胜,让敌人防不胜防。

    马蹄声再起,李允信转头向左侧看去,他所处位置东百步外,又有一支骑兵向北追击,对方打着“宇文”旗帜,但李允信知道不会是西阳王亲自领兵出击。

    那是行军总管宇文十五,及时渡过沙水北上,投入作战,同样在追击敌人。

    李允信可不想输给年轻人,快马加鞭,向着前方疾驰而去,眼前旷野里虽然一片光影交错、明暗不定,但他还是看见前方已有己方骑兵在追击敌骑。

    此时,又有一支骑兵从西面横冲过来,那就是从长平东进到郸县,再和李允信一道从郸县东进的另一只援兵,是行军总管贺若弼所部兵马。

    李允信看着夜色下夺路而逃的敌军,不由得有些期待:尉迟惇会在其中么?

    。。。。。。

    调转马头舍命阻拦的敌军骑兵,被薛世雄接连刺于马下,对方的英勇让他佩服,但此时此刻谁也拦不住他前进的步伐,奸相尉迟惇就在前面的队伍里,薛世雄可不会放过立大功的机会。

    夜里一片昏暗,即便有火光映照,大老远看不见人的样貌,薛世雄不认得尉迟惇,但他看出了端倪:这些骑兵之中,许多人头缠绿巾、铠甲外罩着锦衣,这可是尉迟亲军黄龙兵的装扮。

    这就意味着,眼前狼奔豕突的队伍之中,必然有一个人是尉迟惇,如果他能将其射杀或者刺于马下,那可是不得了的大功。

    数月前,西阳王与尉迟佑耆决战,薛世雄有机会追击落荒而逃的尉迟佑耆,奈何对方跑得太快,他只能眼睁睁看着大功从手上溜走了。

    现在,更大的功劳就在面前,薛世雄可不想再错失机会了。

    只是敌人骑兵不少,光靠他和部下未必能追上,所以,还得有帮手,大家一起合作,好歹先把老虎抓住或杀死,之后再争谁的功劳大都是可以的。

    仪同将军李药王,带着骑兵和薛世雄所部骑兵一道,一左一右追击敌人,他听得薛世雄高呼“活捉尉迟惇”,不由得激动万分。

    天大的功劳就在眼前,那可是无论如何都要拼命的,不光李药王,就是麾下其他骑兵都很激动,其中也包括李靖。

    在战场上建功立业,可是李靖梦寐以求的事情,虽然他没有正式军职,但不妨碍立功,如今奸相若真在前面落荒而逃,那么他无论如何都要追上去,就算是浑水摸鱼都要摸一把。

    虽然在夜色下的旷野里策马疾驰很危险,一路不留神马失前蹄,人会摔得半死,但大家都策马向着前面的敌人追去,就看最后谁能立大功。

    就在这时,李药王和薛世雄相继看见西面忽然冲来一支骑兵,他们一开始还以为是敌人的援兵,后来才发现是友军。

    是来抢功劳的友军!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