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七十五章 昙花一现

    金乌落人间,照夜如白昼,忽然绽放在旷野里的璀璨光芒,让无数进攻方敌兵瞬间失明,再骁勇善战的士兵,眼睛看不见之后,战斗力就没了。

    距离车阵稍远的弓箭手,无法对着强光看,所以无法瞄准阵内的敌人,而在强光照射下,他们自己无所遁形,被马车上的弓弩手轻易瞄准、射倒。

    围绕车阵百步之内的士兵,由狼成了羊,在汹涌而出的步、骑兵面前,要么被砍死、射死,要么跪地投降。

    当围猎的狼群变成羊群,当被围猎的羊群变成狼群,战局瞬间逆转,攻防转换之快,让进攻方措手不及,大溃败瞬间爆发,无人可以阻挡。

    中军处,尉迟惇愣愣的看着宛若白昼的战场,敌人的神通竟然如此厉害,已经出乎他的想象之外,谁也没有想到,在这漆黑的夜晚,敌人竟然能将旷野照得如同白昼。

    即便距离战场有数百步远,尉迟惇也能感受到那些强光是如何的刺眼,他已经无法用千里镜观察敌军车阵情况,而用肉眼看去,也觉得眼睛有些不适。

    他在后方都如此,更别说正在攻打车阵的士兵,其双眼要么失明,要么无法直视敌人,这样的结果,就是瞬间失去战斗力,任人宰割。

    借助着强光,尉迟惇已经大概看清战场情形,看到围攻车阵的士兵溃败,而车阵中冲出来的步、骑,如同赶羊般追逐着溃兵。

    他精心策划的战术顺利实施,如愿以偿将对方围住,连续攻打大半夜,就在即将得手的时候,被对方瞬间逆转。

    无数精兵悍将就这么丧命,上万人的队伍瞬间崩溃,如此强烈的反差,让尉迟惇错愕,也让其他将领错愕,话都说不出来。

    对方使出的到底是神通还是妖术

    和这样的对手交锋,哪里能有获胜的机会

    此时此刻,看着溃败的将士,他们的脑海里不约而同浮现出“败局已定”四个字。

    这一次进攻,聚集了许多兵力,战斗持续到现在,敌军已经快撑不住了,所以己方此次派兵全力压上,就是要一鼓作气攻入车阵。

    全力压上的结果,是瞬间崩溃,那么强烈的光芒,恐怕已经让许多士兵失明,无论是暂时失明还是眼睛真的瞎了,都失去战斗力,在敌军的进攻之下,伤亡惨重。

    这些士兵,甚至连逃都逃不了,因为眼睛看不见或看不清,根本就分不清方向,慌乱之中甚至互相践踏,还拔刀乱砍,自相残杀。

    试图维持秩序的将士,被那些失明的士兵砍倒,现场一片混乱,惊呼声此起彼伏,己方士兵乱成一团,而车阵上的敌军弓箭手肆意放箭,根本就没人能够与之对射。

    冲出来的敌骑,背光前行,轻而易举将挡路之人撞倒、践踏,耀眼的光芒下,己方士兵宛若沸腾的水般,再无法组织起来。

    外围还有骑兵,但无法向车阵进攻,因为那耀眼的光芒会晃花骑兵的眼睛,事到如今,只能鸣金收兵,以骑兵拦截追兵,然后收拢溃兵,伺机后撤。

    至于车阵,己方已经无力去攻了。

    尉迟惇明白这个道理,虽然不甘心,却只能向现实低头,他艰难的咽下口水,示意鸣金收兵。

    命令刚说完,车阵方向的万丈光芒忽然消失,黑夜再临,一切的一切,就像昙花一现那样,忽然出现,又忽然消失。

    这样的变故,让尉迟惇再度错愕,随后反应过来,把命令改为出击,让预备队出击,要再次冲击敌军,扭转战局。

    这是最后的机会,如果己方投入的生力军能够打断对方的反击,那么反冲敌阵、一锤定音不是梦想,见着丞相宛若输红眼的赌徒孤注一掷,诸将没有出言劝谏。

    尉迟惇不甘心,他们同样不甘心,因为战场上胜负难料,战机稍纵即逝,一旦抓住,瞬间翻盘不是笑谈。

    交战双方反复占上风的事情并不是没有先例,当年东西魏的邙山之役,就是极度刺激的反转、再反转之战。

    那时,两军交锋第一日,西军抛弃辎重轻装上阵,试图快速登上邙山占据地利,为东军哨探发现,结果西军遭到迎头痛击,主帅宇文泰仓皇而逃,差点就被追兵抓住。

    第二日,两军对阵,西军得东军叛兵密报,得知东军主帅高欢所在位置,于是集中兵力猛攻,高欢差点当场完蛋,后来仓狂出逃,也差点被射死。

    此时,西军即将大获全胜。

    侥幸逃得一命的高欢,收拾溃兵卷土重来,东军随后反扑,直接把宇文泰的泰夺路狂奔,差点就跑不掉。

    邙山之战的结果,是西军惨败,而战场上反复出现的战机,让交战过程十分刺激,两军都有机会击败对方,就看谁能抓住机会。

    所以,现在的场面,并不是没有机会翻盘,车阵里的强光消失,对方的优势没有了,所以不止尉迟惇,其他将领们都想孤注一掷,逆转战局。

    鼓声再起,尉迟惇调动外围骑兵发动反扑,而中军处的预备队也做好准备,列阵向前推进,要逆流而上,发动新一轮攻势。

    敌军的强光是昙花一现,而敌军的反击必定也是昙花一现。

    溃败的军队,似乎开始重新凝聚,在尉迟惇一方看来,胜负犹未可知,就在这时,西方响起号角声,声音急促,在中军处惊起一阵骚动。

    那是在西侧外围戒备的游骑,拼命吹动号角,向中军警示有敌人接近。

    没过多久,西面天空忽然有火球飞上天空,绽放出一朵朵绚烂的火花,与此同时,南面车阵之后的天空同样绽放出一朵朵绚烂的火花。

    火花五彩缤纷,在夜空中忽然出现有忽然消失,宛若一朵朵昙花绽放在天上,光芒不但映亮了尉迟惇惨白的面庞,也映亮了宇文温笑眯眯的脸。

    既然是陷阱,当然要有诱饵,但光有诱饵还不行,要有铁夹才能把猎物夹住。

    当敌军第一次攻破车阵时,虎林军战锋队投入作战,与此同时,宇文温命人施放超大号烟花,烟火在天空中绽放,向援兵发出了关键信号。

    神通“大光明术”按时发动,而援兵也如期抵达战场,宇文温的精心谋划终于成功。

    此时他站在土丘顶,站在一面大鼓前,依旧身着铠甲,手中却多了两根鼓槌。

    尘埃落定,宇文温身为主帅没必要犯险,所以要亲自擂鼓激励士气,激励将士们一战破敌。

    强劲有力的鼓声,淹没在如潮的欢呼声中,全军将士斗志昂扬,向着溃不成军的敌兵追去,不断点亮的火把如繁星般璀璨,汇聚成河,在旷野里流淌。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