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七十一章 谋划

    樗蒲博采,分贵采、杂采,贵采有“卢采”、“雉采”、“犊采”、“白采”,最上者为“卢采”,次之为“雉采”。

    如果有个赌徒手里已经没多少赌注,于是连续几局都把赌注全押,连续几局都投出“卢采”大获全胜,那么此人下一局必然也会铤而走险,把所有赌注都押上,以小博大。

    所以尉迟惇判断,宇文温这个手气极顺的赌徒,面对他大军压境后的窘迫局面,必然会选择继续铤而走险,把手上的主力押上,以求在战场上出奇制胜。

    综合种种事迹,尉迟惇对宇文温的实力有一个大概了解,对方的骑兵不占优势,所以靠步兵大范围迂回不太可能实现,但正是因为如此,尉迟惇才判断宇文温会在这个问题上‘作怪’。

    根据当前战局,敌我双方态势,还有各处要地的情况,尉迟惇已经大概猜出宇文温会如何“出奇制胜”。

    不久前,盘踞小黄的敌人忽然增兵北面睢阳,尉迟惇认为是宇文温开始搞鬼搞怪的前兆,对方一定是想以睢阳吸引他的注意力,趁机迂回。

    对于尉迟惇来说,宇文温这条疯狗只要一撅尾巴,要拉什么屎很容易猜出来,那就是利用“大军日行三十里”的思维定式,来个强行军:

    派兵西进,倍道而行,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赶到西面的长社。

    只要宇文温和宇文明合兵,将驻扎长社以北许昌的尉迟顺击破,那么局面就由二对二变成二对一,对于尉迟氏一方来说,河南局势再不可挽回。

    依照宇文温一贯的表现,尉迟惇认为对方肯定会亲自率领这支奇兵西进,那么,他瞬间扭转战局的机会就来了。

    问题在于,这只是尉迟惇的猜测,而他乐见宇文温如此“出奇制胜”,因为己方只要在半路将这支奇兵拦下,就有可能在歼灭敌军的同时,连宇文温一起干掉。

    宇文氏最骁勇善战的宗室郡王兵败身亡,淮北地区群寇无首,尉迟惇再派兵大举南下,敌人能撑多久

    东面的宇文温败亡,那么顿兵西面长社城外的宇文明,又能支撑多久

    想到这里,尉迟惇不由得有些激动,这一年来的战事,尉迟氏一方接连打败仗,现在已经到了最危急的时刻,而此战他若能将宇文温击杀,那么局势会瞬间扭转。

    此时太阳偏西,尉迟惇漫步在血迹斑斑的旷野,看着敌军昨夜宿营之处,看看清晨爆发激战的战场,想象着敌军惊慌失措的情景。

    现在已是下午,早上天一亮,被骑兵围困的敌军开始突围,但对方的东、北、西面都已被骑兵们堵死,所以敌军只能向南强行突围。

    虽然敌军以步兵为主,但组织有力,借助马车布车阵,在骑兵的不断骚扰之下,竟然还能且战且走,慢慢向南撤退,所以尉迟惇抵达这里时,对方已经南下数里。

    对方宿营地的情形,出乎尉迟惇意料之外,因为在这里除了看见阵亡者的尸体、各种陷马坑、大量车辙印,没有看见倒塌的帐篷,哪怕一丝残骸都没有。

    根据部下的汇报,敌军宿营时应该没有扎帐篷,这就意味着,对方全军上万人都是在野外露宿,尉迟惇从中看到对方节省时间赶路的决心,还有极其出色的行军能力。

    敌军恐怕在出发前就没打算带帐篷,宿营时不说碰到下雨,就是夜里的露水都会让人不舒服,而那么多人强行军一日后露宿野地没有发生营啸,尉迟惇觉得至少得精兵才能做到。

    上万精兵,却大部分是步兵,敢在平原地区于敌前强行军,遭到袭击后及时布防,待到天明就不慌不忙撤退,这样的军队其核心必然是宇文温的虎林军,如果不早点歼灭,迟早是心腹大患。

    所以尉迟惇再次确定,自己的谋划是对的。

    他亲自率领万余骑兵,从曹州州治左城南下,绕过睢阳直接冲向涡水,全程将近两百里路,大半天就跑完,渡河之后,尉迟惇却不急着南下,因为时机未到。

    刚被猎狗发现的猎物,体力充沛得很,这个时候猎人贸然接近会被对方反咬,所以,要让猎犬不断追逐猎物,使得猎物在不断奔逃之间消耗大量体力。

    待得猎物被猎犬追逐得筋疲力尽之后,才是猎人动手杀的时刻。

    现在是下午,敌军向南突围走了不过数里,天黑之后就无法行动,只能原地摆车阵据守。

    敌人距离北面的武平、东面的鹿邑都很远,路程超过四十里,对方已经无法逃往这两处地方,而西面七十里外才有城池,是为陈州州治项,那里虽然为宇文氏所控制,但已经来不及了。

    而敌军南逃,大概是想逃往陈州丹阳郡地界的郸县,郸县距离对方昨夜宿营地有三十余里,然而敌军今日最多突围十里,同样跑不掉。

    如果宇文温在军中,必然不舍得抛下精锐自己逃命,但周边州郡驻军得知消息后即便立刻赶来解围,也已经来不及了,因为尉迟惇不会给对方任何机会。

    北面尘土飞扬,大量骑兵正在接近,这不是敌人的援军,而是乘船从涡水上游扶沟出发的军队,顺利抵达战场。

    尉迟惇之兄尉迟顺驻扎许昌,应尉迟惇要求派出一部分马、步军出击,到许昌以东的扶沟登船,一路顺流而下过阳夏、武平,就在惊慌失措的武平守军眼皮子底下经过,于尉迟惇大军过河浮桥处登岸。

    然后步兵骑上尉迟惇留在岸边的备马,临时变成骑兵直接南下和他汇合。

    这是尉迟惇精心策划的一次作战,要把宇文温派出的奇兵围在平原上,赶在周边敌军反应过来之前将其歼灭,如果宇文温在军中,那就再好不过。

    对于尉迟惇来说,宇文温这条疯狗想要出奇制胜二打一,那么他就和兄长联手,也来个二打一,在这一望无际的平原上,宇文温的兵再能打,也打不过他的步骑结合。

    尉迟顺派出的幽州骑兵,赶了两百多里路,夜袭未能得手,但今日骚扰了对方一整天,到了今晚,敌军那些疲惫的士兵又如何能抵挡己方的全力攻打

    骑上马,尉迟惇准备会同援军一起南下,十里的距离,骑马一会就能赶到,然后全军分批次进攻,待到明天旭日东升,一切都结束了。

    有十余骑由南而来,向尉迟惇汇报最新战况:“丞相!敌军已经被我军骁骑团团围住,再也无法动弹!”

    尉迟惇闻言面色一喜,随即问道:“敌军如今困守何处”

    “郸县以东二十余里,宁平故城附近。”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