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六十五章 出奇制胜

    曹州济阴郡,乘氏城,城外是绵延十余里的军营,营内旌旗如林、营帐此起彼伏,在城头望去宛若一片波涛,中军大帐,丞相、蜀王尉迟惇正与众将议事。

    尉迟惇年初因为染病,不得不黯然离开悬瓠北返,到现在已经过了大半年,局势愈发恶化,而他厉兵秣马又聚集了大军再次南下,对手依旧是宇文温。

    他手里的军队是竭尽全力才凑起来的,一旦战败,再也无力召集新的军队。

    现在的尉迟家族,只剩下四支大军,一支驻守邺城,护卫京畿地区(邺城所在的相州地区);一支由尉迟勤率领,在蒲津驻扎以掣肘关中、陕州,同时掩护洛阳西翼。

    一支由尉迟顺率领,在郑州和宇文明对峙,护住洛阳东翼;一支就由尉迟惇率领,要对付盘踞亳州小黄的宇文温。

    一攻一守,让尉迟惇想起去年,当时他带着天子御驾亲征,攻打盘踞豫州州治悬瓠的宇文温,结果办法用尽、耗了许久都无法拿下这座城池,最后被宇文温逆转战局,导致邵陵之败。

    那一败之后还多亏尉迟顺领兵救火,及时制止局势继续恶化,尉迟惇知道自己这一次要是败了,肯定没人还能救火,河南局势再无法挽回。

    而他的老对手宇文温,恐怕会故技重施,把小黄变成第二个悬瓠,以铜墙铁壁般的防守来和他硬耗,耗得他的军队士气低落、疲惫不堪之后,趁机搞偷袭,来个大逆转。

    尉迟惇会让宇文温故技重施么?

    绝对不会!

    此时此刻,尉迟惇和众将围在铺于地面的舆图旁,规划接下来的作战策略。

    宇文明如今在攻打长社,长社以东二百余里就是宇文温所在的亳州小黄,小黄再往东略偏北三百余里,是徐州州治彭城,现在为敌军行军总管杨素所部兵马占据。

    三地连成一条线,这条线以南是宇文氏控制的淮西、淮北地区。

    这条线以北,西端许昌是尉迟顺大军驻扎地,中端是曹州州治左城,在朝廷(邺城朝廷)控制之下,不久之后尉迟惇的大军即将抵达左城。

    东端是青州总管府下辖沂州,同样在朝廷控制之下。

    三点对三点,只要位于中路的尉迟惇突破小黄,宇文氏的淮北地区被拦腰斩断,位于彭城的杨素就会被切断后路,而尉迟惇的军队随后向西进军,可以和尉迟顺合击宇文明。

    只要再击败宇文明,宇文氏之前抢占的地盘,很快就会全都吐出来,所以,尉迟惇麾下大军肩负着破局重任。

    而若是能将邾王(西阳王)宇文温击败,可以打破其号称不败的神话,甚至若能将其击杀,对于打击宇文氏一方的士气会有明显效果。

    万一宇文温又缩在小黄城里变成铁壳乌龟,尉迟惇不再会一根筋围城,因为局势不一样了。

    去年宇文温守悬瓠,是孤军守孤城,周边大部分地区都不在其控制之下,所以能够一心守城、不管不顾。

    现在不一样,小黄以南淮北地区,是宇文氏的地盘,他不可能撒手不管,否则官军骑兵四处袭扰,淮北地区一片狼藉,对方徒有小黄无助于扭转局面。

    尉迟惇决定,如果宇文温龟缩小黄,他在派兵围城、盯死对方的同时,分兵西进,与尉迟顺合击宇文明,只要解决宇文明,局面就打开了。

    宇文温会蠢到集中兵力守小黄、任由宇文明独自对付两个对手么?

    应该不会,所以对方可能要想办法决战,用某些奇奇怪怪的战法来取胜,也就是俗称的出奇制胜。

    宇文温击败尉迟佑耆的那场大战,在战场上投入了战象,这简直是让人防不胜防,所以对方此次会不会有其他奇怪的战法,没人敢下定论。

    联想到宇文温守悬瓠时用的手段,综合此人作战的一贯表现,尉迟惇认为对方极有可能会故技重施,试图引诱他决战,然后想办法来一个出奇制胜。

    兵法有云:凡战者,以正合,以奇胜。说的是以正兵抗住正面、稳住战线,以奇兵从侧翼突破从而获得胜利,宇文温好像很喜欢用“奇兵”,尉迟惇觉得对方连续吃到甜头之后,肯定已经上瘾了。

    就像赌博一样,若一个赌徒每次都是孤注一掷,每次都会全赢,那么这个赌徒必然信心大增,自以为老天保佑无往不利,所以在下一轮赌局里,还是会毫不犹豫的把所有赌注都押上去。

    所以尉迟惇愈发觉得宇文温极有可能信心膨胀、目中无人,继续选择出奇制胜,所谓骄兵必败,这就是官军的机会。

    针对对方的可能布置,尉迟惇和各部将领开始进行反推以便采取对策,官军南下的消息,对方应该已经知道了,那么若想出奇制胜,能采取的无非以下战法。

    第一,派轻骑昼夜兼程迂回,趁着大军不不注意搞夜袭,或者袭击粮道纵火烧粮。

    第二,宇文温分兵据守睢阳,以此为诱饵吸引官军来攻,他则聚集军队,从某个方向搞偷袭。

    睢阳是亳州梁郡郡治,位于曹州州州治左城以南百里处,位于亳州州治小黄以北一百余里处,是小黄的北面门户,北军南下攻略两淮,睢阳是中路大军必取之地。

    宇文温若分兵守睢阳,官军必须拿下这座城池才能继续南下进攻小黄,那么依这位用兵喜欢“出奇制胜”的德性,极有可能趁着官军全力攻打睢阳时搞偷袭。

    负责偷袭的兵马,也许是盘踞彭城的杨素,也许是宇文温精心准备的“奇兵”,甚至对方可能赌红眼,弃淮南陈军于不顾,集中麾下大部分兵马实施这一“出奇制胜”的战略。

    所以,尉迟惇认为己方必须考虑宇文温的“赌徒心态”,预估对方手头上的兵力时,绝不能认为因为要防备淮南陈军,导致宇文温无法全力以赴。

    如果对方弃守睢阳,那么官军就稳扎稳打,慢慢向南推进,即便随后攻打小黄,也不能放松警惕,如此一来,可能会导致四处分兵,容易被对方逐个击破。

    这个问题对于官军来说不算大问题,因为官军的骑兵众多,移动范围大,无论是分兵警戒外围还是和敌军游骑追逐、厮杀,都不成问题。

    一般而言,骑兵每日的作战范围是一百里,若官军围了睢阳或小黄,那么百里范围内的动静躲不过将帅们的眼睛,宇文温想要以城池为诱饵来个出奇制胜,很难办得到。

    军议持续了一个时辰,即将到尾声时,有曹州刺史派来的使者通报,说据游骑哨探得知,盘踞小黄的敌军已经分兵北上睢阳,这支军队规模不小,看上去是要据守睢阳的样子。

    尉迟惇闻言一笑:“喔,喜欢出奇制胜的邾王,开始下注了。”

    “那么,我们来猜猜看,邾王要投入的赌注有多少呢?”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