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六十四章 准备(续)

    许昌,城外大营,主帅尉迟顺在帐内看信,信有三封,是他两个女儿尉迟炽繁、尉迟明月以及女婿宇文温的亲笔信,女儿是在向他报平安,而女婿是向他做保证。

    得知逃出邺城皇宫的两个女儿如今平安,尉迟顺松了口气的同时,眉头紧锁。

    西阳王宇文温的人,竟然能从戒备森严的邺城皇宫他的两个女儿还有外孙带走,甚至还能顺利南逃,这就意味着对方在邺城的布局很深,而从大义名分上来说,尉迟氏一方落了下风。

    如今在邺城皇宫里的天子,当然是赝品,虽然尉迟惇对此事严格保密,但纸是包不住火的,消息迟早会走漏出去,到时候就麻烦了。

    解决的办法不是没有,只要能打胜仗,能把宇文明、宇文温赶回山南,即便朝臣们都知道坐在御座上的天子是假的,也没人会在意。

    想要得天下,还是得靠能打胜仗的军队,而现在,己方能胜利么

    尉迟顺将思绪再度转回家事,两个女儿和外孙已经平安,尉迟炽繁和宇文温团聚,这是件好事,尉迟顺作为父亲、外祖父,乐见其成。

    至于小女儿尉迟明月成了宇文温的妾,尉迟顺不知该暴跳如雷还是欣慰。

    他的女儿若要嫁人,对方必然要明媒正娶,尉迟明月必须做正妻,尉迟顺绝不会让女儿给人当身份卑微的妾,然而女婿宇文温现在就是把尉迟明月纳为妾,他这个岳父还能如何

    还能拿着棍子追打宇文温不成

    若换成别人行此事,尉迟顺肯定会暴跳如雷,而这人是宇文温,尉迟顺只能无奈叹气:也罢,宇文温对三娘好,肯定会对四娘好,四娘总算是有了个归宿。

    尉迟顺觉得两个女儿相互照应,好歹也是不错的选择,不然他还能怎么办

    杀到黄州西阳,砍了宇文温,让两个女儿改嫁

    别的不说,他打得进山南么

    叹了口气,尉迟顺放下女儿的信,再次看起女婿的信,宇文温在信中向他保证,会让尉迟炽繁、尉迟明月都幸福,幸福度过今后的人生。

    尉迟顺知道,以现在的形势,宇文温完全没有糊弄他的必要,按照女婿一向的品行,他觉得两个女儿在宇文温身边真的会幸福。

    如果,尉迟氏和宇文氏就这么东西对峙下去,大家各自过着各自的生活,多好。

    这种想法只是在尉迟顺脑海里一闪而过,作为父亲,他这样想没问题,而作为尉迟家的人,这种想法太危险了,因为事到如今,尉迟氏和宇文氏,迟早要分出胜负。

    争天下,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尉迟顺示意亲随领一个人入帐,对方是他女婿派来送信的信使,按照如今形势,信使送信要冒着很大风险,一旦被人拦截并搜出信件,后果难料。

    所以尉迟顺不会写回信免得出事,而是将随身玉佩交到对方手中。

    两个女儿见了玉佩,就会确认他已经收到了信。

    信使小心收好玉佩,行了个礼:“不知国公还有何交代”

    “告诉你家大王,不要再派人送信,因为这没有任何意义,本公也不会再看了。”

    “是,请国公保重。”

    尉迟顺命人领着信使悄悄出营,尽可能护送对方进入宇文氏控制地区,待得人走之后,尉迟顺将心思从儿女私情上收回,转到当前局势上来。

    对于己方来说,局势在恶化,连续几场惨败,让尉迟家族的声望一坠千丈,手中能战的军队已经捉襟见肘,再败下去,黄河以南保不住不说,尉迟家族恐怕也会众叛亲离。

    短短一年时间,局势恶化到如此地步,这是尉迟顺之前完全没有想到的,现在怪谁都没有用,只能想办法化解危局。

    所以,尉迟顺以长社为诱饵,和宇文明耗了半年有余,为的就是争取时间,让尉迟惇有足够的时间做准备。

    尉迟敬潼关惨败,好歹有尉迟勤咬牙顶在蒲津掣肘关中,防止局势糜烂;尉迟佑耆广陵大败,丢了淮南,后来又败给宇文温,输得一塌糊涂,是尉迟顺咬牙在郑州和宇文明对峙、硬顶,好歹没让河南一片糜烂。

    尉迟顺和尉迟敬拼命顶在前线,尉迟惇在后方重整兵马,如今正是秋收,大量入库的粮草,为大规模用兵创造良好条件,如无意外,决战会在年内打响。

    这场决战,决定了尉迟家族的命运,如果胜了,宇文氏在河南、淮北站不住脚,只能撤回山南,尉迟氏会扭转局面,保住河南、淮北地区,若与陈国媾和,那么天下会出现三足鼎立的局面。

    如果决战输了,尉迟家族会有何种命运,尉迟顺不敢想下去。

    此时此刻,他看着舆图,看着汴州东郡地区。

    尉迟惇已经亲率大军从白马津渡河南下,这是尉迟惇竭尽全力凑起来的军队,一旦再损失掉,就再也无力大规模聚集兵马了。

    届时,他们两兄弟就要和宇文明、宇文温两兄弟展开决战,单单从整体实力上来说,尉迟氏一方略有优势。

    优势在于骑兵,但并没有绝对优势,因为宇文氏手上的骑兵也不少,尉迟氏一方无法用骑兵肆意袭扰对方粮道。

    对于尉迟顺来说,机会不是没有,那就是淮南地区的陈军如果能够挥师北上,会直接让宇文氏腹背受敌,但这需要时间遣使与陈国媾和,而现在根本就来不及。

    或者说陈国时刻关注淮北局势,一旦发现破绽就不惜不宣而战搞偷袭,若陈国真是和广陵之战时那般果断倒是不错,但尉迟顺不敢把希望放在陈国那边。

    所以尉迟顺希望占据淮北的宇文温左右为难,为了提防南面的陈军不得不分兵布防,这样一来,对方能用在北面的兵力就会少许多。

    即便如此,他也不敢对已经进驻亳州州治小黄的女婿掉以轻心,宇文温这两年来的表现极其耀眼,尉迟顺知道自己要是一不留神,搞不好会和尉迟佑耆一样,被对方打得损失惨重。

    按战绩来说,宇文温打仗攻防兼备,这样的敌人出现在小黄,会严重威胁到尉迟顺的侧翼,所以要由即将参战的尉迟惇来解决这颗毒瘤。

    尉迟顺对付宇文明,尉迟惇再次对付宇文温,兄对兄、弟对弟,两处战场,只要其中一个战场分出胜负,另一个战场基本上也会出现同样的结果。

    为了对付宇文明,尉迟顺准备了半年有余,而为了重整旗鼓,尉迟惇也准备了半年有余,现在,终于要决出胜负了。

    再次看起女儿的来信,尉迟顺有些伤感,即将到来的决战,会很惨烈,因为这关系到两个家族的存亡,可想而知,伤亡不会小。

    无论是宇文温阵亡,还是他阵亡,想来两个女儿都会哭成泪人。

    能怪谁呢只能怪命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