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六十一章 交代

    幸福的时光总是飞快流逝,大雨下了数日,宇文温和妻妾一起度过了数个**的夜晚,“三人行”的相处方式,让三人欲罢不能,似乎只是过了**一夜而已。

    双份的愉悦重叠在一起,带来了更多的愉悦,一对绝色美人难分姊妹,宛若梦境般的场景,持续了五夜,尽情驰骋后的宇文温,不得不从梦中醒来。

    姊妹组合的威力比起姑嫂组合来要更强,宇文温事前低估了这一点,以至于差点就“弹尽粮绝”,他终于深刻体会到什么是“如狼似虎”。

    他和杨丽华、萧九娘“三人行”,这两位在另一个时间轴是姑嫂,所以宇文温很喜欢搂着两位美人大被同眠,三人每次都会很尽兴,但总会有个限度。

    酒色蚀骨,宇文温对此向来有节制。

    然而已经对“三人行”食髓知味的尉迟炽繁和尉迟明月,哪里会轻易放过宇文温,姊妹俩“回环连打”让宇文温欲罢不能,他没办法只能请来救兵,那就是儿子宇文维城。

    宇文维城从在海州时起,每晚都闹着要阿娘陪睡,结果都不能如愿,到了涡阳同样不能如愿,小家伙被忽悠了几晚之后开始不依不饶。

    见着儿子眼巴巴拉着自己的手,尉迟炽繁看着都觉得心酸,于是恋恋不舍的和夫君、妹妹分开,晚上陪着儿子睡觉,于是宇文温有了和尉迟明月独处的空间。

    一挑二时体力不济,不代表单挑时体力不行,二人世界让一切再度变得美妙起来。

    上午,雨后初晴,万里无云,窗前坐榻上,宇文温搂着尉迟明月看窗外景色,两人刚睡醒不久,尉迟明月还没恢复过来,偎依在宇文温怀中,眼神迷离的看着窗外。

    “四娘,雨停了呢。”

    “嗯。。。”

    “天晴了,该启程了,明日,千金公主就要启程去长安,四娘和你姊姊、侄子一起,跟着千金公主出发吧。”

    尉迟明月转过身往宇文温怀里钻:“二郎,妾不想走。。。妾要和二郎在一起。”

    两人已经有了事实,于是尉迟明月对姊夫兼夫君的称呼变成了“二郎”,当然,亲热时宇文温要求尉迟明月叫他“姊夫”,这样会更刺激些。

    “听话,为夫要打仗,四娘在涡阳,总不如在西阳住得舒坦。”宇文温搂着小姨子兼小妾,压制住再度复燃的欲火,“乖乖在西阳等为夫回来。”

    “嗯。。。。”

    尉迟明月偎依在宇文温怀中,靠着结实的胸膛,感受着对方强劲的心跳,她虽然还没有正式为妾,却已经是姊夫的女人。

    就如同新婚燕尔的新娘对新郎依依不舍那样,这几日尉迟明月和宇文温如胶似漆,前几晚的三人行,这两晚的二人世界,让原本青涩的尉迟明月沉迷不已。

    她不想和夫君分开,但也知道现在不是撒娇的时候,和宇文温又温存了片刻,起身梳妆。

    两人转入另一处院子,中厅内,尉迟炽繁正和儿子用膳,她见着夫君和妹妹手拉着手进来,不由得想起三人在一起的旖旎时光,好歹“久经考验”,心中所想没有在面上显现出来。

    宇文维城正津津有味吃着早膳,见着阿耶和姑母过来,颇为高兴,不过听得阿耶让他日后喊姨母做“阿姨”,不由得有些疑惑。

    “阿耶,那姨母不是和杨阿姨,萧阿姨一样了么这是为什么呢”

    宇文温摸摸儿子的头笑道:“因为你姨母从现在开始,就和我们一起住了。”

    “哦。”宇文维城继续吃着早膳,过了一会忽然问道:“阿耶,那姨母。。。阿姨和我们一起住,日后不用嫁人的么”

    听得童言无忌,尉迟明月很尴尬,而尉迟炽繁同样尴尬,不知该怎么向儿子解释,反倒是宇文温直截了当回答:“你姨母已经嫁给阿耶了,以后,姨母就不走了。”

    “哦。”

    大人的事情,宇文维城根本就不懂,反倒很高兴,因为王府里多了一个对他好的人,日后阿耶发火要打他屁股,姨母肯定会帮他求情。

    见着宇文温没有支支吾吾,而是直白的点明自己新身份,尉迟明月很高兴,侍女依次端来两份早膳,她便和宇文温、姊姊和侄子一起用膳。

    一家人在一起其乐融融,这样的场面很温馨,尉迟明月早已经忘记那日的绝望心情,憧憬着在西阳王府的新生活。

    大概十年前,在安陆时,尉迟明月和父母住在姊姊、姊夫家隔壁,尉迟明月每日都要跑到隔壁找姊姊,找宇文娥英玩耍,所以对姊夫一家很熟悉。

    年纪比姊姊大一些的杨姊姊,十分漂亮的萧姊姊,尉迟明月对这两位姊姊再熟悉不过,姊姊们都很和善,而她现在已经成为其中一员,成为姊夫的女人。

    说不定哪一天晚上,要和杨姊姊或姊姊一起服侍夫君。。。。

    想到这里,尉迟明月不由得回想起这几晚的情形,只觉得脸上发烫。

    宇文温正吃着早膳,无意间看着小姨子兼小妾面泛红晕,不由得愣住了:不是吧,你这么诱惑我,让我怎么哪里有胃口吃饭

    稳了稳心神,宇文温再度压制住了欲火,好不容易把早膳吃完,待得侍女将食案收拾干净,他开始和妻妾交代一些事情。

    天气放晴,耽误了数日的行程即将开始,宇文温已经安排好一切,派兵护送千金公主西进前往长安,因为兵力紧张,下一次未必能抽出这么多兵马护卫,那么尉迟炽繁要带着儿子、妹妹和千金公主同行。

    因为宇文化及奉命护送千金公主进京,而宇文温和宇文化及有杀弟之仇,所以宇文温加派王府侍卫和虎林军一部随行,以策万全。

    王府侍卫由王府司马张定发统领,典卫吴明为副,而虎林军一部则是回西阳轮休的队伍,宇文化及没资格也没权力指挥,如果此人要是不怀好意要策划什么,自然会有“义士”挺身而出“伸张正义”。

    所以宇文温让尉迟炽繁不必担心,但要多个心眼,如果宇文化及有什么不良企图,该翻脸就翻脸。

    “三娘,多带着棘郎和四娘去陪着千金公主说话,有她在,宇文化及有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在明面上乱来。”

    尉迟炽繁点点头,她刚经历了一件大事,又坚强了去多,已经不是当年那样遇事只知道哭却不知该如何处理的小女郎,王府司马张定发、典卫吴明都是极其干练、可靠之人,所以她不怕宇文化及搞鬼搞怪。

    宇文温这几日晚上虽然玩得很爽,但白日却没有懈怠,除了处理繁杂的军务,每日还要到千金公主那里问安,陪着对方聊天、说话,所以已经把千金公主及妻儿的行程安排好。

    一行人走光黄道翻越大别山,进入黄州总管府地界后,千金公主继续西进,经安州、随州、邓州走武关道入长安。

    而尉迟炽繁带着儿子、妹妹南下直达西阳,待得休息几日,由尉迟炽繁做主,派出队伍,在街上敲锣打鼓,将妹妹尉迟明月风风光光接入王府,正式向外界宣告,西阳王奉旨纳妻妹为妾。

    虽然是纳妾不是娶妻,聘礼、嫁妆依旧会有,只是宇文温未能像之前那样,亲自骑马接尉迟明月过门,这不是他出尔反尔,而是深入沟通之后做出的决定。

    宇文温这几晚和姊妹俩“深入沟通”,这四个字有两重意思,一个就是字面意思,他毕竟还有皇命在身,战事不止,不知何时才能回去,所以不能让尉迟明月苦苦等着。

    更别说宇文温有个忌讳,那就是说一句“等我打完这场仗就回去结婚”,他觉得这种话一旦说出口,说话之人多半是要英勇阵亡的。

    宇文温奉旨纳尉迟明月为妾,行事高调些没人会质疑,而尉迟炽繁作为姊姊,亲自将妹妹迎进王府,依娥皇、女英共侍一夫故事,再合适不过。

    该交代的已经交代,宇文温主动提起一个敏感话题:“岳父如今在郑州,为夫说不得会在战场上和岳父交战。”

    听到这里,尉迟炽繁和尉迟明月紧张起来,她们不想夫君有事,也不想父亲有事,两边都是至亲,却极有可能刀兵相见。

    所以两人一直以来都自觉、不自觉回避这个问题,宇文温现在忽然提起,她们心中纠结万分。

    宇文温笑了笑,继续说:“打仗,谁胜谁负未曾可知,不过呢,若是有机会,为夫会和岳父说,四娘已经是为夫的女人,无论三娘、四娘,都会幸福的。”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