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五十七章 真相只有一个

    改“婢”为“妾”,意味着事情的性质起了变化,由天子把尉迟明月罚没为奴成为宇文温的婢,变成了天子将尉迟明月赐予宇文温为妾,送马变成了送女。

    奴婢,对于郎主来说就是牛马,而妾,则是郎主的特殊玩物,送奴婢就是送牛马,送妾那是两个男人之间的“友情”,问题在于,天子需要和臣子有这样的友情么?

    除非是末代皇帝、废帝,不然只有天子夺臣下的妻妾,哪里有天子将自己皇后(废后)送人的道理?

    一字之差,意思完全不同,宇文温记得一个“秘史”,那就是“传位于四皇子”。

    相传清康熙帝去世前留下遗诏,要“传位十四皇子”,结果四皇子胤禛派人在遗诏上的“十”字加了一横,变成了“传位于四皇子”,于是有了雍正帝。

    这个秘史经不起推敲,首先遗诏是满汉双文,其次清朝用的是繁体字,所以圣旨撒花姑娘应该是传位“於”而不是传位“于”,不存在添一横将“十”变成“于”的可能。

    但现在,若有人将圣旨上的“婢”改为“妾”,有充足的时间做手脚,用刀刮掉原字迹后写上“妾”,就可以瞒天过海。

    宇文温认定这是一个陷阱,绝不会去踩。

    他经由千金公主和天子形成的“默契”,就是天子将尉迟明月罚没为奴以作惩罚,将尉迟明月赐给宇文温为奴婢后,宇文温会解去尉迟明月的奴籍,使其恢复自由身。

    这是皆大欢喜的方法,天子在众人面前处罚了废后,而尉迟明月从此就能以平民的身份生活,嫁人生子。

    若天子按约好的套路来行事,宇文温却按套路来,把尉迟明月“笑纳”了,即便天子没多大实权,被宇文温这么忽悠,心里没火才怪。

    而宇文温更在意尉迟炽繁的看法,也许在对方看来,自己是垂涎小姨子的好色姊夫,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无耻小人,为了占有小姨子,连妻子都骗的人渣。

    宇文温没想去招惹天子,不想引起妻子、小姨子不必要的误会,所以这个锅他不背,而那个设下陷阱的人,必须死!

    此时此刻,宇文温拿着圣旨在阳光下打量着,甚至还拿来放大镜仔细看着圣旨上那个“妾”字,看看是不是有涂改过的痕迹。

    他翻来覆去的看,又将圣旨举起来,对着阳光来看纸质,看看“妾”字所在位置的纸质是不是比其他位置要透光。

    这种行为是在质疑圣旨的真实性,实际上很无礼,宣旨的官员可以义正辞严的质问行此事之人是否要抗旨不遵,然而此时的宇文化及,哪里敢吭一声。

    一个赤手空拳的人,在旷野里遇见一头猛虎,那猛虎距离自己不到五步,这样的感觉是何滋味,宇文化及以前不知道,现在知道了。

    他宣旨完毕,宇文温盯着他的目光,就像一头凶残的猛虎在盯着猎物,宇文化及那瞬间吓得几乎拿不稳圣旨,现在哪里有底气斥责宇文温。

    站在一边的卫玄,见着宇文温如此无礼的举动,本打算制止,但他听圣旨宣读时听到有些异常的内容,不由得迟疑起来。

    年初,天子已经将皇后尉迟明月废为庶人,因为对方远在邺城,所以无法做出实质性的处罚。

    现在,尉迟明月跟着长公主“回来”,天子要追加处罚是很正常的事情,比如令其剃发出家,或者将其罚没为奴,后者的惩罚性更重。

    但天子将尉迟明月罚没为奴后,赐予西阳王为妾,此举让人深思。

    卫玄知道尉迟明月为西阳王妃之妹,他觉得天子此举,要么是巧妙的以女色笼络西阳王,要么是西阳王极度好色,向天子索要妻妹为妾。

    现在看看宇文温的表现,卫玄觉得第二种可能很小,那么很可能是天子在笼络西阳王,投其所好,把漂亮的废后名正言顺送给对方。

    卫玄听人说起过,说天子和废后当初大婚时只有夫妻之名,没有夫妻之实,所以严格来说,尉迟明月和天子的关系,只是一纸册后诏书罢了。

    没有感情,没有“一夜夫妻百日恩”的羁绊。

    尉迟明月年初就已被废为庶人,再在又被罚没为奴,作为尉迟家族的女子,天子将其赏赐给宗室为妾,大概不会引起太多非议。

    而天子如此决定,事关西阳王,杞王不可能不知道,既然这圣旨能顺利拟定、用玺,想来杞王没有意见,觉得侄子(儿子)纳妻妹为妾没什么大不了的。

    卫玄想到这里,走到宇文温身边:“大王?”

    “嗯?”

    “大王此举失礼。。。。”

    “哦。”

    宇文温应了一声,目不转睛的看着圣旨,卫玄见状不知该如何说下去,阴世师就更加没办法插话。

    宇文温盯着圣旨,看着看着额头冒出冷汗,因为他实在看不出圣旨上有“婢”改“妾”的痕迹,那就意味着这圣旨是真的,内容并无涂改。

    他当然知道如何辨别圣旨的真假,而关注点就在那个“妾”字,现在既无法证实圣旨是假的,也无法证明“妾”字是涂改过的,那么真相只有一个:

    天子“送女”,就是要笼络他,毕竟绝色姊妹花的诱惑,罕有男人能够抵挡。

    男人,总会有些欲望,大多是权、色,就看自己压不压得住不该有的欲望,宇文温压得住,所以对小姨子并没有什么实质性想法。

    然而事到如今,在尉迟炽繁和尉迟明月眼中,他恐怕就是恬不知耻的急色之人。

    黄泥落到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了!

    宇文温收好圣旨,交给一旁的阴世师,满身杀气已经消散,但这份圣旨的最后一段内容,他是绝对不接受的,因为他可不想后院起火。

    “天使,天子恩赏,下官感激涕零,然则下官不能。。。”

    “西阳王,这是天子的旨意,本使只负责宣读,西阳王如有想法,可上表。”

    宇文化及的回答中规中矩,他现在有死里逃生的感觉,哪里敢当面质问宇文温“抗旨不遵”,对方看来是真敢动手杀人,宇文化及脑子坏掉了才会当面撩拨宇文温。

    “上表。。对,上表。。请天子收回成命。。。”

    宇文温喃喃着,那样子好像溺水之人抓到块漂浮的木板一般,卫玄见状赶紧圆场:“天使一路奔波,想来疲惫不堪,下官等已命驿馆备下酒菜,请天使入席。”

    “啊,不急,本使还得向长公主问安,这可是天子亲自交代的。”

    宇文化及向千金公主转达天子的问候,将一封信递交给千金公主:“长公主殿下,天子在长安,得知殿下平安归来的消息,喜极而泣,恨不得亲自来接殿下,这是天子的亲笔信,请殿下收好。”

    “有劳天使了。”千金公主接过信,她看到宇文温萧瑟的样子,也看到尉迟姊妹呆若木鸡的模样,不由得开口问:“天使。。。”

    “下官在。”

    “天子为何。。。”

    “殿下,圣旨的内容,大冢宰是知道的。”

    宇文化及点出问题关键,千金公主一听就明白了,这不是天子和杞王对着干,而是巧妙的施恩于西阳王,只是西阳王受不受这恩典,那可说不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