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五十五章 决定

    午后,谯州州治涡阳,驿馆内,尉迟明月正与千金公主说话,西阳王世子宇文维城在院里和白狗小白玩耍,波斯胡姬阿涅斯在一旁陪着。

    千金公主一行人从海州出发回山南,基于安全考虑一路未做过多停留,直到三日前抵达涡阳,抵达东南道行军大本营,才能真正松一口气。

    按照西阳王宇文温的安排,她们会在涡阳休息几日缓一缓,毕竟千金公主等人渡海南下,在海上就被颠簸得疲惫不堪,好不容易登岸却未得休息便连日赶路,到现在必须缓一缓。

    待得缓过劲来之后,再动身前往山南,顺便等消息。

    消息,就是天子的决定,关于西阳王妃、世子及尉迟明月的决定。

    从海州出发时,宇文温就派出信使,带着他的请罪表、千金公主的亲笔信赶往长安,向天子报喜的同时,为妻儿、妻妹向天子请罪。

    从海州朐山到关中长安,距离不下两千五百里,宇文温派出信使以日行四百里的速度赶路,赶到长安大概要六、七日,算算时间,足够一个来回。

    千金公主一行从海州出发,经徐州彭城前往谯州,日行六十里,花了十日抵达涡阳,又在城中逗留了三日,如果天子很快做出决定,那么从长安出发的天使此时应该差不多抵达涡阳。

    尉迟明月扳着手指算日期,她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免于被天子追责,所以随着预计中天使抵达涡阳的日期越来越近,她也越来越忐忑不安。

    她本想多和姊姊说说话,结果姊姊却病了,于是只能在千金公主这边寻求安慰,顺便陪着宇文维城玩耍。

    尉迟明月对于姊姊生病一事将信将疑,而千金公主明白这不过是托词,想想精力极其旺盛的西阳王,她不由得为西阳王妃的“遭遇”深表同情。

    从海州启程西行,千金公主几个都是坐着马车代步,而西阳王妃每日却奄奄一息躺在马车上,若不是千金公主见着这位面色红润、眉目含春,还真以为对方快病死了。

    小别胜新婚,西阳王精力旺盛,西阳王妃貌若天仙,可想而知团聚后的西阳王夫妇每晚都在折腾,王妃白日赶路时能躺在马车上补觉,西阳王却依旧生龙活虎骑马疾驰,可见其精力之旺盛。

    西阳王妃“生病”之事,心知肚明就好,千金公主不会点破,所以经常让宇文维城过来身边玩,不让他去打扰阿娘“养病”。

    经过三日休息,千金公主等人已经从旅途劳累中恢复过来,就等着从长安传来的消息。

    千金公主在给弟弟的亲笔信里,详细的说了自从邺城之变以来自己的经历,特地强调尉迟姊妹对自己的照顾之恩,言辞恳切的请求天子给她一个报恩的机会。

    这就是委婉的为尉迟姊妹求情,千金公主希望弟弟能明事理,从大局着想,宽恕西阳王妃、世子还有尉迟明月,不要被人撺掇、意气用事。

    因为还有杞王在,西阳王的“请求”,天子不答应也得答应,根本就拗不过!

    两人正交谈间,忽然听得城内有喧哗声起,那声音越来越大,似乎有什么好消息引起众人欢呼,尉迟明月听着听着紧张起来:“莫非。。。莫非是长安来人到了?”

    千金公主否定了尉迟明月的说法:“应该不是,天使若带着诏令来,不会大张旗鼓让外人知道,何以会引得众人欢呼?”

    又想了想,千金公主说出了自己的判断:“应该是捷报,露布飞捷,才能有如此大的动静。”

    。。。。。。

    涡阳官署,议事厅内,文武官员传看着捷报,人人喜上眉梢,按照捷报所写,行军总管史万岁已经率兵拿下亳州州治小黄。

    小黄位于涡阳西北、涡水上游大概两百里处,而徐州州治彭城,位于小黄以东约三百里处,官军收复小黄,不但意味着亳州总管府大部为朝廷所控制,也让涡阳和彭城的侧翼不再有威胁。

    按照之前的安排,行军总管史万岁是负责拱卫涡阳的安全,然后伺机袭扰亳州地界,让亳州军无暇他顾,而史万岁并不是一味袭扰,而是在寻找战机以破小黄。

    战机,在秋天到来时出现了。

    秋收能否顺利完成,决定了亳州军能否有充足的军粮支撑他们继续坚守小黄,而史万岁便派兵逼近小黄,又分兵去各地抢收粟、麦。

    这种做法一举两得,即能满足己方粮草需求,也能断了亳州军的粮食来源,史万岁精心策划的抢收粟、麦行动,直接让亳州军坐立不安,再无法一心据守城池,不得不主动出击以挽回局势。

    与此同时,军次彭城的行军总管杨素,分兵西进,袭扰亳州东境,掣肘亳州军一部无法动弹,史万岁随后派出偏师,调动亳州军所剩不多的主力出城追击,又以“专业阵前溃逃”的蛮兵为诱饵,吸引对方决战。

    已经有两次阵前大溃逃污点的蛮兵,此次表现十分“逼真”,诱得亳州军全力追击,被史万岁布置的伏兵拦腰截断。

    而溃逃的蛮兵此次却真是诈败,待得伏兵出击后立刻反扑,会同友军一起将亳州军围歼,亳州总管见大势已去便弃城而逃,史万岁随即领兵进入小黄。

    捷报传来,涡阳自然一片欢腾,此时在议事厅内,行军元帅、西阳王宇文温,正与元帅长史卫玄商讨接下来该怎么巩固胜利果实。

    “大王,小黄一下,涡阳北面再无威胁,而郑州那边的尉迟顺大军,怕是会风声鹤唳了!”

    “卫公,我军粮草足以支撑小黄驻军么?”

    “请大王放心,别处不说,淮西的秋收情况不错,靠着淮西地区收获的粟、麦,足以支撑官军驻扎小黄。”

    “这样啊。。。。”

    宇文温点点头,随后用手挡嘴,打了个哈欠,卫玄见着这位一副睡眠不足的样子,心中清楚所为何事,但又不好劝,只能当做不知道。

    谁都有年轻的时候,卫玄能理解宇文温,实在佩服对方精力之旺盛:连续数晚都在折腾,白天还能抖起精神处理军务,真不觉得累么?

    年轻真好!

    卫玄在心中感慨着,不过现在不是感慨的时候,东南道行军拿下小黄,实际上这个作战方向和最初有些偏离,不过朝廷已经下令让他们协助宇文明对付尉迟顺、收复河南,所以接下来该怎么定下作战目标,必须尽快做出决定。

    宇文温看着舆图,又打了个哈欠,眼前舆图让他想起那晚销魂的一幕幕:舆图上玉体横陈的娇妻,一双笔直的大长腿,散发着清香的长发,还有。。。

    干咳几声,宇文温把思绪转回现实:“寡人以为,青齐之地可暂时不取,杨总管驻守彭城稳固防线,韩总管领兵北上,会同史总管北上,从侧翼进逼郑州尉迟顺!”

    “让尉迟顺在郑州坐立不安,剩下的选择要么是决战,要么退守洛阳,到那时,再取青齐之地也不晚。”

    卫玄及一众将领赞同宇文温的决定,现在虽然对于东南道行军来说,是收复青州总管府的大好时机,但从全局来看,需要先解决尉迟顺大军,官军才能放心的分兵收复河南。

    尉迟顺大军是尉迟氏在黄河以南最后一支野战力量,只有将其歼灭或者赶跑,官军才能真正在河南站稳脚跟。

    正议论间,有士兵来报,说长安来的使者已经入城,即将到官署宣布诏令。

    卫玄让军吏去做准备,准备迎接天使宣旨,宇文温闻言则眉头一挑,整了整衣冠,向议事厅外走去。

    天子会怎么决定呢?正是让人期待呀!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