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五十四章 不眠之夜

    夜,某院内房间,洗去风尘的吴明,正和西阳王府司马张定发对坐谈话,虽然吴明护送王妃、世子走海路南下,抵达海州后奇迹般的和西阳王团聚,但现在还不是高枕无忧的时候。

    两人要及时协调,以便顺利完成接下来的诸多事务。

    去年,西阳王妃以回京探亲的名义,和刚从岭表北上的千金公主去邺城,张定发和吴明各自带着一拨人,一明一暗护送西阳王妃一行长途跋涉。

    未曾料,天子大婚之日发生变故,西阳王妃和世子被软禁,于是张定发和吴明分头行事,一直在策划营救王妃和世子。

    世子被立为皇帝(伪帝),还御驾亲征豫州悬瓠,张定发带着手下扮作青壮,随着“御驾亲征”的队伍南下抵达悬瓠,费劲千辛万苦才勉强接近行宫。

    奈何时机不到,张定发未能救出王妃和世子,却等来了袭营的西阳王。

    张定发及手下就此返回西阳,而吴明一行人继续潜伏邺城,现在吴明成功将王妃和世子救回来,算是完成了一项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可想而知,吴明等人会得重赏,但吴明及同伴现在想的不是重赏,而是想回家和家人团聚,所以对于西行道路上的安危颇为关注。

    张定发大概说明了一下如今的战况,官军(宇文氏)已经扫平淮北,但淮水以南是陈国控制区,而河南地区是尉迟氏控制区,一南一北夹着淮北地区。

    千金公主今日抵达海州的事情,虽然官军尽力遮掩,但不能保证不会走漏消息,那么护送西阳王妃、世子还有千金公主从海州前往山南的队伍,可能会在半路遇到袭击。

    所以随行护卫的兵马数量不能少,但因为山南道行军兵力紧张,这个问题解决起来有些棘手。

    西阳王作为山南道行军元帅,不能擅自抛下大军、在未得朝廷许可的情况下返回山南,所以张定发判断西阳王不能亲自护送王妃,只能派兵代劳。

    派的兵少了肯定不行,派的兵多了,影响战事,而且派的兵得有讲究,不能是那种军纪散漫、素质参差不齐的队伍,这样很容易出事。

    如何调兵遣将,是西阳王要头痛的事,但对于吴明来说,只要还没回到西阳,任务就没有结束,张定发提醒对方,切不可掉以轻心。

    “是啊,一不留神,就会出事。”

    吴明将一碗茶喝干,抹了抹嘴,又提起茶壶倒满,再喝一碗。

    他能从戒备森严的皇宫把王妃、世子救出来,靠的是有心算无心,那么一旦自己大意,搞不好就会被人暗算,无论是谁,被人暗算得手,武功再高都得完蛋。

    “张大兄,今夜我们也参加值夜吧。”

    “那怎么行,你们在海上晃荡了许久,该好好休息,值夜当然是由我们来做。”

    “那真是辛苦张大兄了。”

    “何来辛苦之说?”张定发摆摆手,“对了,驾船送你们南下的那些船主、船员,他们有何打算?”

    “当然是打道回府,人家可是看在沉甸甸的黄金份上才愿意冒险,如今风向还是以东南风为主,从北往南走,行船颇为不易,没有重利,谁会玩命?”

    听到这里,张定发笑着问:“这黄金是真的还是假的?”

    “嗨,人家是拿命来换金子,我若拿假的来骗人,那太缺德了。”

    “说得是,对了,那几位不回去的人呢?”

    “会跟着我们去西阳,放心,我会让人盯紧的。”

    “你心里有数就好,早点休息,明日一早还得赶路。”

    张定发起身,拍拍吴明的肩膀后走出房间,他还要抓紧时间睡个觉,到了半夜轮班,警戒西阳王下榻处四周动静。西阳王府的侍卫,任何时候都不能掉以轻心。

    今夜对于侍卫们来说,依旧是一个不眠之夜。

    宇文温抵达海州巡视军务,虎林军随行,朐山城防由虎林军协助,而宇文温在城内下榻处的护卫工作,则由王府侍卫负责。

    朐山濒海,很容易被海上来的敌人偷袭,所以张定发可不敢掉以轻心,他做过马匪,知道一支队伍掉以轻心后被敌人摸近的下场是什么。

    同样,张定发也知道多嘴的下场是什么。

    吴明此次护送王妃和世子南逃,是走海路南下,这让张定发颇为疑惑,因为他觉得这样逃亡的风险很大,但即便很想知道其中缘由,却不会去打听,因为不该知道的秘密,还是不知道的为好。

    比如说,跟着吴明一行南下的那位粟特商人安吐罗,躲躲闪闪入城后就没露面,张定发觉得此人肯定在吴明南下的行动中扮演了重要角色,但他绝对不会去打听其中细节。

    。。。。。。

    另一处院子,粟特商人安吐罗就着烛光写信,写着写着停笔,回想起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不由得长舒一口气,为了家族、为了自己,他不惜把全家性命都押上也要冒险一搏。

    如今果然搏对了。

    数月前,天子和太后被人从邺城皇宫掳走,安吐罗虽然没有什么证据,却判断此事应该是西阳王府的人所为,正好他有急切的需求要见西阳王,于是有了个大胆的想法。

    刘掌柜,负责打理西阳王府在邺城的产业,去年被抓入大牢,是安吐罗保了出来,安吐罗觉得刘掌柜应该和潜伏在城里的西阳王府侍卫有联系,于是试图通过刘掌柜联系上这拨人。

    然而刘掌柜一直表示不知情,安吐罗花了一番心思,才勉强说服对方居中联系,代价是他全家人都作为人质。

    刘掌柜如此慎重,安吐罗可以理解,但他是真心想帮忙,帮对方也帮自己,以便借此在宇文温这边获得一个机会。

    功夫不负有心人,安吐罗真的和潜伏的西阳王府侍卫联系上,他还是以全家为质做担保,获得与其首领、典卫吴明见面的机会。

    安吐罗认真分析了当前局势,建议由他居中搭线,让吴明的队伍走海路南下,入长江口后逆流而上去黄州,为消除对方的疑心,安吐罗愿全程随行。

    这个计划风险很大,但却是很好的选择,因为吴明等人如果就这么躲在某处不动,极有可能数年都无法脱困,实际上拖得越久越危险。

    吴明没有立刻答复,数日后再碰面时,果断认可安吐罗这个计划,随即两人开始策划具体步骤。

    安吐罗和西阳王有买卖上的来往,来往还很密切,这一点邺城里许多人都知道,所以安吐罗要先解除别人对自己的怀疑,才好实行具体的逃亡计划。

    某日,他“鬼鬼祟祟”的带着车队出城,果不其然没走出十里就被气势汹汹的骑兵给围住,结果对方看到车上女子不是邾王后、太后,孩童不是天子,只能悻悻离开。

    于是当安吐罗第二次出城时,就把吴明一行顺利带出来,以到幽州做买卖的名义向北走,在冀州一带转向海边,在那里,安吐罗联系了几条海船,用重金雇佣对方冒险沿着海岸线南下。

    这场冒险,以奇迹般的巧遇而落幕:他们接近海州时,听闻逆贼(宇文氏)已经占了海州,于是当机立断靠泊淮口,竟然遇到了巡视军务的西阳王宇文温。

    宇文温见到王妃,激动得当众流泪,结果根本就没理安吐罗,安吐罗对此丝毫不担心:西阳王急着和王妃团聚,哪里有空理他。

    方才吴明来过,告诉安吐罗明日一早就要出发,于是安吐罗赶紧写信,让那些北返的海船带回去,以便给家人报平安。

    信写完之后,还有别的事情要忙,安吐罗冒着这么大的风险,终于争来一个机会,他可要好好规划一番,才对得起这段时间以来的惊心动魄。

    今夜对于安吐罗来说是个不眠之夜,他知道对于西阳王来说,也是一个不眠之夜。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