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五十三章 是我的!

    “阿耶!我在邺城住在皇宫里,可好玩了!”

    “阿耶!我在悬瓠城外住过,那里好无聊啊!”

    “阿耶!你为何那么久都不来接棘郎回西阳呢?”

    “阿耶!大海真的好多水啊!”

    宇文维城兴奋的说着话,他有很久没见到阿耶了,所以此时有很多话要和阿耶说,说这段时间以来的所见所闻,说这段时间的冒险故事。

    直到现在,宇文维城都搞不清楚自己到底经历了什么。

    宇文温搂着儿子,既高兴又有些无奈,高兴的是儿子生龙活虎,没有因为这一年的遭遇导致性情大变,无奈的是尉迟炽繁好不容易“搞定”妹妹,结果他还得搞定儿子,两人才能有独处的时间。

    尉迟炽繁坐在一旁,看着父子俩说话,脸上全是幸福,但她同样心中些无奈,一家人团圆了,而她要和夫君独处却不知道还得等多久。

    听得儿子说到在悬瓠城外的生活趣事,尉迟炽繁不由得感慨万千,因为那个时候,宇文温就在悬瓠城里,父子只相隔数里,却无法见面。

    现在好了,一家人团聚,再也不分开。

    想到这里,尉迟炽繁决定回到西阳之后,一定要到庙里烧香还愿,感谢佛祖保佑她和儿子跟宇文温团圆。

    尉迟炽繁想着还愿,宇文温也想着日后到佛寺、道观烧香庆祝,但现在,他先得想办法把儿子“搞定”:小祖宗,你赶紧睡觉吧!

    宇文温不忍心打断宇文维城说话,而宇文维城越说越兴奋,从小口袋里拿出一个黄澄澄的东西向阿耶炫耀:“阿耶,这是西域拂菻国的金币,好看么?”

    宇文温接过金币看了看,这确实是罗马(中原称之为拂菻)的金币,含金量很高,在中原可以当做硬通货,但一般没人舍得拿出来用,倒是经常拿这些拂菻金币作为陪葬品。

    所以他怀疑这金币莫非是某个盗墓贼弄出来的“明器”,若真是那样,可晦气得很。

    “棘郎,这金币你是从何处得来的?”

    “是那个糊了的安掌柜给我的。。。阿耶,那安掌柜样貌很奇特的!”

    “糊了的安掌柜?”

    宇文温很快就知道儿子说的是谁,那可是他的老相识、粟特胡商安吐罗,吴明入城时已经将南逃的简要过程说了一遍,那位在邺城时自己找上门来、毛遂自荐的安吐罗,出力不少。

    宇文温觉得安吐罗既然是粟特人,想来这金币是当做货币来用,不太可能拿“明器”忽悠人,心里松了口气,将金币还给儿子。

    他看向尉迟炽繁,见着娇妻同样看着自己,目光灼热让他觉得口干舌燥,按下心中焦躁,对儿子说:“棘郎,阿耶给你讲故事,我们睡觉好不好?”

    “不好,我还要和阿耶说话!”

    “好啊,不过现在时间很晚了,棘郎要睡觉的,有话明天再和阿耶说好么?”

    宇文维城眼巴巴的看着宇文温:“阿耶~~再说一会儿话好不好?”

    “棘郎乖,到时间就得睡觉,不然阿耶要生气了。”宇文温板起脸,开始施放“阿耶之威压”。

    效果不错,宇文维城瞬间就怂了:“哦。。。”

    见着儿子就范,宇文温差点就要欢呼起来,结果宇文维城却嚷嚷着要和阿娘睡,这就让尉迟炽繁无奈了。

    宇文维城在西阳时,已经习惯自己睡,但是来到邺城之后,就和阿娘一起睡,一年多下来习惯了,现在抓着阿娘的手不放,宇文温软硬兼施都不行。

    “棘郎听话,阿娘还要和阿耶说一些事情,棘郎自己睡好不好?”

    “不好!阿娘是我的!”宇文维城开始撒娇,眼眶闪现泪花,宇文温的“阿耶之威压”瞬间就没了。

    父子重逢,温馨无比,结果父亲当晚就打儿子屁股,这种行为太无情,宇文温见来硬的不行,只能想办法“智取”,见着儿子死活要跟阿娘睡,他心生一计。

    宇文温掏出怀表,提起来使其在儿子面前做钟摆状晃悠:“棘郎,阿耶和你玩个游戏好不好?”

    “好啊!”

    能和阿耶玩游戏,宇文维城当然高兴,他按照阿耶的要求躺在榻上,两眼盯着摆动的怀表,看着看着,只觉眼皮越来越重,倦意上涌。

    这段时间以来,宇文维城跟着阿娘坐车又坐船,长途奔波十分辛苦,年纪小小的他已经疲惫不堪,本来吃过饭之后就哈欠连天,只是因为见着了阿耶所以极度兴奋。

    现在盯着这摆动的怀表,宇文维城的兴奋劲很快就消散,而阿娘又在一旁轻声呢喃着儿歌,他很快就眯上了眼睛,没多久便睡着了。

    尉迟炽繁轻轻拍着儿子,大概过了一炷香时间,见着儿子确实睡熟了,刚要和夫君说话,却被两眼冒火的宇文温搂在怀里狂吻。

    尉迟炽繁被宇文温弄得浑身发软、呼吸急促,看样子对方似乎就要在榻边把她给“吃了”,但儿子就在旁边,她哪里肯这样,拼命挣扎着:“三。。。唔。。。别在这。。。啊。。。啊。。。”

    话还没说完,尉迟炽繁身上衣裙已经被扯掉大半,全身就要冒火的宇文温被她一喊清醒了些,好歹想起得避开儿子,于是拦腰抱起娇妻走向对面书房,一旁的翠云见状红着脸低头不敢看。

    “照顾好世子!”

    “啊。。是。。郎主!”

    宇文温临时搬到的这个房间,是中厅加东西耳房,儿子睡的是西面的寝室,于是他抱着尉迟炽繁穿过中厅到另一边的书房,那里没有卧榻,却有坐榻。

    夏末秋初,天气炎热,榻上有没有垫被都无所谓,宇文温几乎是抱着娇妻冲入书房,随即将尉迟炽繁抵在门边,两人缠在一起,衣物越来越少。

    发簪落地,尉迟炽繁一头乌丝如瀑布般垂落,披在光洁的肩膀上,她只觉得自己快要融化在宇文温灼热的胸膛里,面颊泛起红晕,呼吸急促、双眼开始迷离。

    浑身发热的宇文温喘着气,抱起只剩脚上一双罗袜的娇妻向坐榻走去,不小心碰到坐榻前书案,案上一卷长轴纸滚落地面,骨碌碌铺展开来。

    那是一张舆图,绘制着黄河以南、长江以北广大区域,上面有山川、河流形势,还有各处要地。

    身形不稳的宇文温,抱着尉迟炽繁倒在地上,正好将舆图压在身下,尉迟炽繁仰面躺在无数山川、河流之上,长发铺开,身体舒展,在宇文温面前毫无遮挡。

    面若桃花的绝色美人,双眼迷离的看着夫君,全身肌肤在烛光的映照下泛起迷人的色泽,宇文温看着面前的山川、河流,看着已经动情的娇妻,毫不犹豫的压了上去。

    意气风发的宇文温策马驰骋,他要征服的不止是胯下骏马,还要征服无数人想要征服的东西。

    美人是我的,天下,也是我的!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