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五十章 没想到

    傍晚,朐山城内驿馆,西阳王宇文温及城中主要文武官员拜见千金公主,千金公主是当今天子亲姊,地位尊贵,但朐山驿馆的住宿条件不怎么样,所以宇文温一上来就先告罪,免得千金公主有误会。

    他的担心实属多余,千金公主明事理,没有那么矫情,更别说千金公主对宇文温十分信赖,哪里会有什么抱怨。

    她入城之后在驿馆下榻,住的是宇文温原来住的小院,室内陈设简单,没有什么奢华、复杂的用具,王府侍卫们一下子就把宇文温的私人用品打包成几个包裹搬出去,所以她看得出驿馆条件确实普通,不是宇文温不上心接待自己。

    场面话说完,脸也露过了,文武官员们告退,只剩下宇文温和鼻青脸肿的阴世师,继续陪着千金公主讲话。

    宇文温是宗室,和千金公主是姑侄关系,留下来陪聊理所当然,而阴世师之所以也留下来,是因为脸上的伤。

    方才在淮口草市,阴世师惊觉从身边经过的几名男子不对劲,因为对方虽然身着布衣,但身上传来金属摩擦声,阴世师判断那声音是环锁铠和兵器摩擦所致,故而认为这几个人有问题。

    他先发制人想要抓住“敌军细作”,结果这几位身手了得,三两下就赤手空拳把阴世师和随从打翻在地,亏得对方没有用利刃,不然阴世师就要当场毙命。

    这几位之所以没有用利器,不是来不及用,而是因为他们并非敌人。

    这些人和其他同伴是西阳王府侍卫,护送西阳王妃、世子还有千金公主渡海南下,一行人所乘海船抵达淮口港后,见着淮口已为官军(宇文氏)收复,他们几个先上岸探个究竟。

    被人当众打得鼻青脸肿、狼狈不堪的阴世师,虽然颜面尽失却没有失去理智,己方援兵赶来之时,他见对方声称是西阳王府侍卫,选择相信而没有下令来个打了再说。

    与此同时,刚回到淮口的宇文温,和自己的王妃、世子团聚,准备护送千金公主回城时,才看见鼻青脸肿的阴世师过来禀报草市发生的事情。

    对于这个误会,千金公主现在亲自见证,由宇文温代那几名侍卫向阴世师赔不是,以两人的身份如此行事,算是很给阴世师面子了。

    阴世师其实并不在意这个误会,本不愿如此,然而宇文温要这样,他只能接受,毕竟宇文温另一份心思他也明白,就是要分些功劳给他。

    什么功劳?救千金公主之功!

    千金公主历经波折逃到淮口,说实话大功都是西阳王府侍卫的,如今宇文温领着一群文武官员拜见千金公主,就是有分功劳的意思。

    如今又让千金公主做调解,算是特地让阴世师的“英勇负伤”行为能借千金公主之口,传到天子耳中,这种机会可不多,心知肚明的阴世师哪里还会在意误会。

    阴世师识相告退,室内只剩下宇文温和千金公主,宇文温颇为感慨的说道:“姑姑竟然走海路南下,侄儿真是万万没想到。”

    千金公主打量着宇文温,想起在淮口那感人的场景,笑着说:“西阳王,你又救姑姑一次了。”

    “这是侄儿份内之事,天子若知道姑姑平安归来,定然喜极而泣。”

    听得宇文温说起天子,千金公主急忙问天子情况如何,待得知天子一切安好之后,兴奋之情溢于言表:“那,那我何时启程前往长安?”

    宇文温的回答很干脆:“姑姑,侄儿明日一早就护送姑姑西进。”

    “这么快?”

    “姑姑,侄儿此次巡视海州,本来就计划明日西返。”

    能明天就走,千金公主当然高兴,但疑虑不是没有:“这样会不会太赶了?”

    “不赶,若不是天色已晚,侄儿还想马上护送姑姑西行。”

    “此是何故?”

    “青州总管府地界毕竟还在尉迟氏控制下,万一姑姑抵达海州的消息走漏....总是不好的。”

    姑侄正交谈间,脚步声起,一名女子端着果盘走了进来,身形婀娜却是异域样貌,那是戴着面纱的阿涅斯,先前回避,现在见着只有千金公主和西阳王便进来了。

    见着千金公主和西阳王正在交谈,阿涅斯不由得想起在番禹驿馆时的事情,如今她又见到西阳王,却没了当初的误解。

    去年在广州番禹,她和宇文温拔刀相见,对方丝毫不怜香惜玉,让阿涅斯以为宇文温是极其凶残之人,结果方才在港区,阿涅斯亲眼目睹宇文温搂着王妃、世子哭起来,她才确认这位是个“正常人”。

    宇文温记得这个波斯胡姬,知道阿涅斯为千金公主所信赖,也知道这位容貌出众,不过对方现在还带着面纱,他觉得很奇怪。

    这种事不好问,又不能总盯着对方看,宇文温才懒得理阿涅斯戴面纱所谓何故,眼见着时机成熟,便开始进入“苦情戏”阶段。

    他在千金公主面前跪下为妻儿请罪,想要请千金公主回京之后,在天子面前美言几句,不再追究尉迟炽繁、宇文维城的罪过。

    在悬瓠时,宇文温为了妻儿在天子面前负荆请罪,而后来天子抵达西阳时,亲自下诏赦免西阳王妃、世子大逆不道之罪,但宇文温认为这还不够,还得加个“保险”。

    宇文维城被尉迟惇立为皇帝,在宇文氏这边看来就是伪帝,如此行为和弑君差不多,是封建时代最大的罪过,人人得而诛之。

    宇文温知道这个罪名会成为儿子一辈子的污点,肯定会时不时被人拿来说事,作为父亲,他绝不想看着儿子背负这罪名,前途尽毁。

    所谓长痛不如短痛,他要拼命洗掉宇文维城身上的污点,就得现在趁热打铁。

    虽然天子去年已在西阳下诏赦免宇文维城的罪过,但若较真的说,以那份诏书的颁布时间为时间节点,天子可没有赦免宇文维城在那之后的所作所为。

    当然,作为傀儡皇帝,屁事不懂的宇文维城在邺城朝廷根本就做不了主,但事关大义名分,这黑锅宇文维城不背也得背。

    所以宇文温还要请千金公主帮忙说好话,自己再上表请罪,争取天子下诏再次赦免宇文维城的大罪,这样才能堵住悠悠之口。

    千金公主见着宇文温跪在她面前请罪,赶紧起身去扶对方:“西阳王何须如此?西阳王接连救了天子,救了我,这份大恩,我自然要报,而西阳王妃和世子不过是为奸相胁迫,她们母子哪里能自己做得了主?”

    “我回到长安,定然会如实向天子陈情,天子知道实情之后,绝不会再为难王妃和世子!”

    千金公主在邺城时,跟着尉迟炽繁逃出皇宫,当时就决定若能和弟弟团聚,一定要极力为尉迟炽繁及宇文维城说情。

    宇文温见着千金公主已经表态,心里松了口气,他知道过犹不及的道理,再跪下去就过分了,于是起身,颇为疑惑的问道:

    “姑姑,此次竟然走海路南下,侄儿以为其中必然危机重重,不知为何如此冒险?”

    面对侄儿的发问,千金公主笑着摇了摇头:“这其中缘由我可不知道,你要去问问吴典卫,都是他安排的。”

    宇文温点点头,是他糊涂了,千金公主一个柔弱女子,哪能策划一场千里大逃亡,他见千金公主颇为疲惫,正要告退,却忽然想起一件事情。

    方才他为妻儿请罪(求情)时,本该连带着为另一个人请罪,只是没想到自己方才请罪时,心情急切之下忘记了,如今单独提有些尴尬,但没办法,该说的还是得说。

    男儿膝下有黄金,宇文温没那么贱,不会随随便便跪地,但为了“走正常渠道”洗去妻儿的罪过,为了确保妻儿日后的生活可以恢复如初,所以方才愿意跪地求千金公主。

    如今又硬着头皮再度跪下,千金公主见状大惊:“西阳王,这又是如何了?”

    “姑姑!侄儿...呃...侄儿妻妹也是身不由己,她是没办法才随波逐流,所以,还请姑姑在天子面前说说好话,保得她一命吧!”

    千金公主闻言一愣,她没想到宇文温是在为尉迟明月求情,随即觉得有些尴尬:姊夫为小姨子求情,怎么看怎么觉得暧昧。

    不过千金公主很快就想明白其中缘由:应该是尉迟炽繁求宇文温,求宇文温为尉迟明月求情。

    一想到刚嫁给弟弟就形同守活寡的尉迟明月,千金公主心中唏嘘不已,她知道尉迟明月是个可怜人,是家族利益的牺牲品,就像她自己一样身不由己,所以在邺城时千金公主就下了决心,要为尉迟明月求情。

    “西阳王,听吴典卫说,天子已经下诏,将尉迟明月废为庶人了?”

    “是的。”

    “唉,既然尉迟明月已被废为庶人,天子可能不会想再见到她了,我若是提起,只怕适得其反。”

    “呃....咳咳咳...这个...呃...还请姑姑...呃...”宇文温忽然结巴起来,说话支支吾吾的,阿涅斯在一旁见着他那模样真想笑。

    宇文温此时嘴角发苦,尴尬异常,入城时尉迟炽繁苦苦哀求他,要他为尉迟明月向千金公主求情,所以他只能硬着头皮来为小姨子说情。

    这种事,本该尉迟炽繁来做,奈何尉迟炽繁自身难保,所以只能由宇文温来求情,然而姊夫帮小姨子求情的话,更容易让人误解。

    因为尉迟炽繁不光要保住尉迟明月的命,然而宇文温不知该如何开口,才能避免别人误会自己。

    难得见到宇文温有如此尴尬的表情,千金公主心中觉得好笑之际想通其中关键,对方不知道如何开口,她就直接点破:“西阳王,可是不希望尉迟明月被天子勒令出家?”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