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四十九章 十年(续)

    码头,正在下船的宇文温忽然停住脚步,因为他隐约听到码头另一侧的草市方向有打斗声,抬头看去,草市那边人头攒动,看不出具体情况。

    他看看淮口戍上空飘扬的旗帜,又看看左右靠泊在码头的船只,若无其事继续下船,码头上列队警戒的士兵们警惕的看着周围。

    现在是夏末秋初,风向多变,海上时而刮东南风,时而刮西北风,位于海州北面的青州总管府沿海地区,其军队乘坐硬帆船可以较为轻松的南下驶入淮口。

    宇文温知道这就意味着青州方面可以派出水军偷袭淮口,派出的船只数量多容易暴露行踪,而对方若以三两艘海船装着数百精兵渡海来袭,不是不可能。

    或者化整为零,扮作渔民带着鱼获靠泊淮口、混进草市伺机动手,这都是很有可能发生的事情,海州驻军已经针对各种情况作出了布置,真要有敌兵敢混进来,只有一个下场,那就是全军覆没。

    所以对于淮口安全,宇文温没什么好担心的,即便码头上真的暗流涌动,他的随行人员也能压制敌人,所以还是尽快离开码头为妙,省得有人抱着颗轰天雷冲过来要和他同归于尽。

    码头上靠泊着许多船只,有大有小,有军有民,当然,海州水军十分羸弱,水军战船数量多不到哪里去,战船实际上就是寻常海船,形制和那些渔船没太多区别。

    因为饱受战火袭扰,淮口港区的码头十分破败,本来应该军民分开的港区,如今各类船只混杂在一起,靠着士兵和军吏在码头大呼小叫维持秩序。

    淮口港区秩序比起内河港——黄州巴口港来说差远了,重新整顿需要一点时间,所以现在的码头乱糟糟,宇文温不打算在这种地方待太久,下了船就往淮口戍方向走去,在那里骑马回城。

    随行士兵在两侧列队跟进,而近身护卫宇文温的都是西阳王侍卫,王府司马张定发警惕的看着码头外侧,观察是否有人躲在海船桅杆上意图放冷箭。

    行走间,忽然有一声“阿耶”传来,那是稚嫩的童音,宇文温听见之后循声望去,却见二十余步外一艘靠泊在码头的海船上,有名女子抱着一个男童,男童正在向这边大声呼唤。

    如今是下午,女子和男童刚好被帆影挡着,所以宇文温看不清对方样貌。

    大概是出海归来的孩子,看见码头上等候多时的阿耶,所以高兴的大声呼唤起来,这温馨场面正是令人感动呐。

    宇文温如是想,随即看向另一方,想看看接船的那位阿耶是何种幸福的表情,结果另一侧虽然人来人往,却没有谁是翘首以盼、望着海船寻找儿子的模样。

    转移注意力?糟糕....

    宇文温心中警觉,脚步加快,双眼扫过前方,要看看是不是有人暴起发难,就在这时,耳边传来呼喊声:“大王!大王!”

    “放肆,你想做什么!”

    有人从外围跑来,试图冲破外围士兵的拦截,推搡间发生冲突,宇文温探手去摸腰间藏着的气手铳,却觉得对方的声音很亲切——那是山南地区的口音,而且...

    他转头一看,见着已经被士兵制住的那个男子有些面熟,随后想起来这人是王府侍卫、猫队成员,随后心脏几乎停止跳动:这位去年就跟着吴明前往邺城,不该出现在这里,那么...

    那艘海船上的男童还在高呼“阿耶”,宇文温猛地向海船方向窜去,被眼疾手快的张定发挡住:“大王小心有诈,且待卑职去查探一二!”

    突发状况使得士兵和侍卫们紧张起来,张定发大声呼喊着:‘不要乱动’,却见迎面又跑来数人,个个眼熟得紧,他定睛一看,发现来人全都是西阳王府猫队成员。

    这几位去年跟着吴明去邺城,出事之后就潜伏在城里,如今出现在这里,那就意味着...

    宇文温如同一阵风般从张定发身边掠过,径直冲向海船,那几位赶来的猫队成员刚要躬身行礼,硬是被他推开,张定发见状示意还没回神的侍卫赶紧跟上,让士兵们维持秩序。

    海船旁又有几人已经下船,而宇文温的目光却聚焦在那女子和男童身上,男童刚站上地面就向他跑来,口中不住喊着“阿耶”。

    宇文温看得清楚,男童就是他朝思暮想的儿子宇文维城,那一瞬间他只觉得幸福填满胸膛,几乎要破膛而出,展开双臂迎上去:“棘郎,棘郎!”

    呼喊着“阿耶”的宇文维城撞入阿耶怀抱,宇文温一把抱起儿子,狠狠的亲了几口面颊,然后高高举起,原地转了好几个圈,使宇文维城高兴得欢呼起来。

    转够了圈,宇文温将儿子抱在怀中,激动万分看向走近的女子,女子身着布衣随意挽了个发髻,有一张绝美的脸庞,那是他永远也无法忘记的样貌,此时此刻只觉得心脏要跳出胸膛,不由得脱口而出:

    “三娘,三....明月?”

    极度兴奋的宇文温正在深情呼唤妻子的昵称,喊到一半却忽然变了调,那女子看着宇文温,先是惊喜然后捂着嘴哭起来,激动得双肩耸动:“姊夫...呜呜....”

    看着样貌和尉迟炽繁极其相似的尉迟明月,那一瞬间,宇文温有死里逃生的感觉:阿弥陀佛!好歹没扑上去当众抱着小姨子亲啊!

    小插曲并未影响宇文温的心情,他看向海船,果不其然船上正要下船的人之中,有王府典卫吴明,而吴明搀着的那名女子,不就是宇文温朝思暮想的尉迟炽繁?

    忽如其来的幸福,让宇文温的脑袋一片空白,他想过很多种营救妻儿的方案,想象过无数次和妻儿团聚时的情景,却没想到团聚的时刻来得这么快、这么突然。

    新婚之夜的情景忽然重现,那一晚,醉醺醺的新郎宇文温看着新娘尉迟炽繁,两人深情对望,然后抱在一起倒在榻上,感受着对方的身体。

    现在,十年后,两人虽然距离远了许多,但依旧四目相对,深情对望着。

    宇文温看着尉迟炽繁,尉迟炽繁看着宇文温,她惊喜之余不由得捂住了嘴,双眼闪烁泪光,双肩耸动啜泣起来。

    宇文温一手抱着儿子,一手奋力挥舞,眼角同样闪烁着泪光,想高声呼喊却喊不出话,只是不停地傻笑,喃喃自语:“这是怎的,竟然走海路回来,太危险了....”

    在侍女翠云的帮助下,尉迟炽繁顺利下船,被冲到面前的宇文温一手揽在怀中,宇文温一手抱着儿子,一手揽着妻子,激动得泪流满面,最后哭出声。

    男儿有泪不轻弹,但宇文温在巨大的幸福感冲击下,无法控制自己的眼泪,他终于和妻儿团聚,不是在邺城,不是在很久以后,而是在这里,距离尉迟炽繁逃出皇宫还不到三个月!

    无数个夜里,宇文温都在做噩梦,梦见儿子宇文维城被人毒死、勒死,梦见尉迟炽繁被逼改嫁,被迫委身他人,每做一次这种梦,宇文温就觉得自己寿命减了一年。

    现在,不会了!

    众目睽睽之下,他不能抱着尉迟炽繁狂吻,所以一家三口就这么抱在一起又哭又笑,场面很感人,让周围一众“围观群众”感动之余觉得有些尴尬。

    吴明紧接着下船,本想向宇文温简要说明己方一行人为何会突然会现在这里,见着西阳王、王妃、世子团聚的情景,不由得想到远在西阳的司马令姬和儿子,瞬间眼眶发热,眼泪水差点就涌出来。

    海船上,正要下船的千金公主,看着西阳王一家团聚的场景,看着哭出声的宇文温,不由得感慨万千。

    她没想到自己竟然是以走海路的方式逃离尉迟氏的地盘,而现在,在这海边码头上发生的一幕幕,又让她起去年的情景。

    那时,她也是乘坐海船抵达海港,惊闻周军已经控制了番禹,随后她遇见了西阳王,而正是西阳王真正救了她。

    现在,她们乘海船南下,惊闻周军(宇文氏)已经收复了朐山,而她,又在码头上见到了西阳王!

    手臂一紧,千金公主转头看去,却是带着面纱的阿涅斯搂着她的手臂,阿涅斯看着船下西阳王一家团聚的情景,先是一愣,随后感动不已,然后看向千金公主。

    两人对视之际激动得眼眶发红,几乎要喜极而泣:我们终于安全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