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四十七章 布局

    东海之滨,海州东海郡郡治广饶,巡视军务的西阳王宇文温此时正在城外山上迎风远眺,眺望东面的茫茫大海,海风拂面,带来了大海的气息。

    看着眼前碧蓝色的大海,宇文温只觉心旷神怡,亲身体会到魏武帝当年写下《观沧海》时是怎样的一种心境。

    魏武帝就是曹操,当然这个帝号是曹**后由儿子曹丕追封的,当年的曹操还是汉丞相,时逢北方三郡乌丸及袁尚、袁熙作乱,曹操便亲自领兵平乱。

    战事平息之后,大军路过位于海滨的碣石山,曹操登山远眺,面对沧海(渤海),发出了“日月之行,若出其中;星汉灿烂,若出其里”的慨叹,写下了《观沧海》这一千古名篇。

    而现在,徐州总管府下辖所有州郡都已经被官军收复,行军元帅宇文温从涡阳东进,来到隶属于徐州总管府管辖的海州巡视,看着面前的茫茫大海,和数百年前的曹丞相有了相同心境。

    但他有自知之明,不敢和曹丞相比文韬武略,虽然现在是作诗的最佳时机,但宇文温不打算“借鉴”什么名诗为己所用将自己的文学声望刷高。

    若按他自己的“古诗”水平,此时当真要赋诗一首,大概就是“大海啊!你都是水!”这种水平,除了煞风景还是煞风景。

    吹了一会海风,宇文温转身往回走,他所在的广饶实际上就是位于大海之中的一座孤岛,这座岛以大山为主体,距离陆地有一段距离。

    海州州治朐山就在西面陆地上,海州原为汉时东海郡辖地,广饶郡所在海岛旧称郁州或郁洲,和海州隔海对望,而州治朐山所在之处,就是淮水入海口。

    南朝刘宋时,因为一系列内乱,青兖之地为魏国所据,宋国国境南移到淮水一线,于是宋国在淮水入海口(淮口)设青州(侨置),以此为淮水防线最东端的重要据点,后来改称海州。

    海州濒海,东面大海上有大岛,名为郁州,周回数百里,岛上有白鹿,又可以开垦出良田,可以煮海水得盐,十分富饶。

    又因为郁州不和陆地连接,不怕北军骑兵来攻,于是宋国在郁州筑城,安置流民开荒并驻扎士兵,将郁州归入海州管辖以为相互策应,二州归属一名刺史(海州刺史)管辖。

    周国取了海州之后,将海上东面大岛改为东海郡,将海州州治朐改名为朐山。

    虽然海州之称是刘宋时期才出现,州治朐的历史却悠久得多,当年秦王扫六合,统一天下的秦始皇命人在朐立石碑,以之为秦东门(秦帝国的东大门)。

    而对于宇文温来说,现在这东海郡是旅游胜地,他是借着巡视军务之机到这里“旅游”,看看《西游记》中“著名景点”——花果山水帘洞,顺便来考察一下海州的盐业现状。

    我凭本事打下的盐场,凭什么不能用它来赚钱!

    宇文温如是想,所以要借助公务之便,抢先在这一天下闻名的盐场布局,在海盐产区占有一席之地。

    两淮盐场,自汉以来就很有名,所谓两淮就是淮南、淮北,淮南盐场中比较出名的地区就是盐城,而淮北盐场就是淮口以北、山东以南的盐场,海州沿海地区亦在其内。

    两淮盐场可是后世明清之际扬州盐商发家的聚宝盆,而淮北盐场又比淮南盐场有优势:雨水相对较少,日照时间长。

    当然,此时的海盐生产还是“煮盐”,而广州番禹已经开始了“晒盐”,宇文温觉得自己若是在日照时间长、雨水相对较少的淮北盐场提前布局,可以预计日后必然财源滚滚来。

    宇文温不可能独霸淮北盐场,但可以分一杯羹,为黄州乃至山南各地商人获得另一个稳定的食盐来源,这些商人后面的家族,自然会愈发依靠他来发家致富。

    食盐买卖自古是暴利,而用这种实实在在的利益为纽带,宇文温织起的关系网才会更牢固,毕竟光有大话、没有好处,可无法让别人为自己卖命。

    宇文温到海州的第二日,就选定了一块不错的海岸线,而今日他在广饶看了看,又选了一段海岸线,日后一番运作之后,就能光明正大开张煮盐。

    待得局势稳定,两处盐场会率先推广晒盐法,到时候晒出的盐,可以装在船上沿着淮水逆流而上,供应淮西地区。

    这段距离超过一千里,若进入黄州就是一千五百里左右的距离,而岭表沿海的海盐走陆路入黄州,是将近两千里的路程,但过了大庾岭之后,商队可以乘船沿着赣水顺流而下,省了将近五百里的路程。

    所以,淮盐、广盐对于黄州来说不是水火不容的竞争关系,而对于黄州、江州地区甚至山南地区各处经商的家族来说,有了两处货源在手,赚起钱来要有多爽?

    坐在西归的海船上,宇文温回头望向广饶郡所在海岛,只见位于海天线上的海岛和天边白云融为一体,他不由得想到一个词“山海连云”。

    海州,就是后世连云港的一部分,只是这时海上的郁州还没有和陆地连成一片,所以后世的花果山原型,只是郁州孤岛上的山峰,名为苍梧山。

    待得两宋之际黄河夺淮,滚滚黄河水在故淮口入东海,将海水染黄后才有“黄海”这一地理名词,而黄河水带来的大量泥沙使得海湾渐渐淤积,使得郁州渐渐和陆地相连,沧海变桑田。

    后世的淮河入海口已经换了个位置,而现在的淮口却是一个颇为重要的港口,在长江入海口为陈国控制的时候,宇文温在淮口布局,可以很轻松的建立起两条贸易航线。

    山南、巴、湘以及黄州的货物翻越大别山进入光州,由黄水入淮水顺流而下一路东进抵达淮口,可选择两条贸易航线前往不同的地区。

    一条航线是从淮口入海南下到广州番禹,另一条航线是从淮口入海东进直达倭国,在两条航线上往返的船只,可以极大带动淮西地区、黄州地区、山南地区以至长江上游地区的货物流通。

    届时,会有不计其数的大小家族靠着这些由宇文温开拓、运营的商路生存,到时候谁敢跟西阳王过不去,就是和这些家族过不去。

    这就是宇文温的布局,要尽一切可能“开源”,用不可抗拒的利益吸引更多的人和团体聚集在他身边,好好修炼“内功”,以待量变引发质变的那天到来。

    海风很大,宇文温转入船舱独坐,从怀中掏出两张画像,借着窗户透进来的阳光仔细端详着。

    这两张画像,分别是两个女子的肖像,是写实的素描画法所绘制,还原度很高,是管家李三九命人偷偷画下,然后派人千里迢迢送到宇文温手中。

    宇文温前日才收到这两张画和密信,画上的两名女子果然容貌出众、各有风情,一个是陈国皇后张丽华(追封),一个是陈国宁远公主陈氏。

    他当年路过建康时,和张丽华有一面之缘,而那位宁远公主他之前是没见过的,如今看着两位美人的画像,宇文温完全没有下体发热、口干舌燥的感觉。

    尉迟炽繁还在邺城东躲西藏,宇文温哪里有心思想着搞新欢,叹了口气,将两张画像揉成一团扔出窗外,随后看着窗外海景发呆,嘴角发苦。

    相隔千里,何时才能团聚?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