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四十五章 大礼(续)

    下午的阳光斜着透过玻璃窗及薄纱窗帘,洒在浴室内地板上,同时也洒在张丽华脸上,她感受到阳光随即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方才竟然不知不觉睡着了。

    伸手往旁边一摸,是光滑的缸壁,此时她正躺在陶瓷浴缸里“泡澡”,而这呈现淡灰白色的浴缸,使得肌肤白皙的张丽华宛若灰色贝壳里的白珍珠,显得愈发耀眼。

    她有一头乌黑秀丽的长发,在入浴前已经盘起,用特制的浴巾包裹,没了头发遮挡,张丽华那宛若天鹅长颈般优美的脖子完整的显露出来。

    她抓着浴缸两侧的扶手坐起身继续沐浴,这陶瓷浴缸呈长条形,首端有类似枕头的位置,使得她可以很舒服的躺下,又不怕睡着之后滑落缸里溺水。

    水温很合适,所以张丽华躺着躺着就睡着了,睡着前照入室内的阳光只是抵达浴缸边,如今已经移动到浴缸上。

    她再次看着浴室,看着这相对于皇宫汤池狭小很多的房间,张丽华真希望自己是在做梦。

    她坐起来时弄出水声,惊动了一旁屏风外候着的侍女,对方低声询问是否需要服侍,待得张丽华说不用之后,侍女再度站定,不发一言。

    浴缸旁的案上摆着陶瓷皂盒,盒子里盛着一块黄色的香皂,张丽华探手将香气扑鼻的香皂拿起,轻轻擦拭着身体。

    眼前场景一花,她似乎回到了台城,回到了皇宫内的结绮阁,即将沐浴完毕,准备投入官家的怀抱,一夜无眠。

    世事无常,当年出身贫贱的那个小女孩张丽华,没想过日后会有大富大贵,而即将成为皇后、母仪天下的贵妃张丽华,没有想过会有跌落尘世的那一天。

    一切都要从那一天说起,朝廷派重臣和宗王来长干里安抚百姓,张丽华带着陈媗要去和对方碰个面,当场表明身份以重回皇宫。

    结果却遇到刺客行刺,场面大乱之际,张丽华和陈媗被惊慌失措的人群裹挟着离开,失去了一次回宫的机会。

    此次行刺,使得官军对长干里进行大规模搜查,许多士兵趁机敲诈勒索平民百姓,甚至强夺财物和女子,躲在民居里瑟瑟发抖的张丽华,不顾一切走了出去,向士兵们表明身份。

    士兵不信她说的话,要把她拖走,幸亏有官员赶到并认出了她,那官员就是坐镇现场指挥搜查逆贼的孔范。

    张丽华见到孔范后喜极而泣,只道自己终于苦尽甘来,流落民间数月后得以顺利回宫,结果却被对方软禁。

    孔范为何如此胆大包天?张丽华很快就想通了。

    孔范和孔贵嫔结为兄妹,孔贵嫔同样深受官家宠爱,所以张丽华知道自己若是就这么“没于乱军之中”,官家枕边的位置,孔贵嫔是最有希望顶上来的。

    所以孔范绝不会救她!

    然而已经晚了,张丽华和陈媗被孔范命人不动声色拐走、软禁,没有人会认为在长干里出现的两个民女,真的是张贵妃和宁远公主。

    张贵妃和宁远公主,已经没于乱军之中。

    事已至此,张丽华只能认命,和陈媗一起等死,因为孔范只有把她俩个杀了,才能高枕无忧。

    然而她们活了下来,被软禁在某处庄园,张丽华就此做出了判断:孔范垂涎她和陈媗的美色,所以要留着“享用”。

    身为贵妃,却要沦为臣下的玩物,如此屈辱让张丽华气得全身发抖,但她更害怕被孔范灭口,自己又没有勇气自尽,所以只能屈服。

    但孔范一直没有露面,某日有健妇端来一壶酒,“请”她和陈媗喝下,张丽华以为孔范要灭口所以命人送来毒酒,吓得浑身发抖,而陈媗则被吓得瘫倒在地。

    张丽华眼睁睁看着陈媗被健妇们强灌半壶酒后没了动静,知道今日就是她的死期,绝望的接过酒壶,将剩下的半壶酒一饮而尽,随即失去知觉。

    然后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到很多事情,一生的经历出现在脑海里反复出现,忽然间睁开眼,她发现自己没有死,而是被人安置在这座庄园里,陈媗也在。

    这个庄园到底是在何处地界,她完全不知道,只知道庄园不在城里,附近没有城池,而是位于一座大山的南麓,看样子似乎是一处别院。

    住了差不多一个月时间,服侍她和陈媗的那些侍女、仆人口风很严,张丽华根本就打听不出什么有用的消息。

    但有一点她可以肯定,那就是自己再也无法回到皇宫,再也不是身份尊贵的贵妃了。

    张丽华想到这里眼神一暗,就在这时,屏风后传来侍女的说话声:“娘子,时间差不多了,奴婢等服侍娘子出浴。”

    沐浴完毕的张丽华,穿上已经提前熏好香的衣裙后转入外间,同样沐浴完毕的陈媗已坐在榻上,一副惶惶不安的样子。

    见着张丽华来了,陈媗如释重负,她如今可以依靠的人就只有贵妃,自从来到这庄园,她几乎是和贵妃寸步不离,晚上也要睡在一起,只有这样她才睡得着。

    陈媗生于皇宫,从小娇生惯养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有父母护着,有宫女、宦官伺候着,没经历过什么事,这数月以来的经历吓得她如同惊弓之鸟,只有张丽华在身边时她才有安全感。

    但即便再懵懂无知,陈媗也明白情况不妙,她和张丽华在这里居住,是被软禁而不是在做客。

    陈媗不知道自己和贵妃接下来会如何,但知道自己肯定会成为某个男人的玩物,心里十分害怕,又想念母亲和兄长,所以来到这里之后,经常暗地里落泪。

    陈媗如此柔弱,像苍蝇一样整天跟在身边挥之不去,张丽华对此有些反感,她是贫贱人家出身,尝过人间冷暖,面对困境好歹比一般贵妇要坚强些。

    不过张丽华也明白陈媗因为自幼娇生惯养,经不住事是很正常的表现,此时陈媗就像一个被雷声吓着了的孩子,需要依偎在母亲身边才能睡得安心。

    现在,她们两个相依为命,所以张丽华想开了,不会觉得陈媗每晚都要和自己睡在一起很烦,毕竟她自己再坚强,也只是一介女流,面对接下来的人生,同样手足无措。

    侍女们见着两位已经就坐,便将准备好的饭菜端上来,现在是下午,正是用“夕食”的时候,待得两位贵客用膳完毕,一会还要安排戏班表演戏法让两位解闷。

    热腾腾的饭菜刚端上来,门外响起说话声,虽然说话的声音很低,但张丽华还是听出来些许端倪。

    说话的人是男子,是以发问者的姿态说话,而回应他的那些侍女,明显是以下人的姿态回答。

    莫非是正主来了?

    张丽华如是想,双手不由得紧握成拳,没多久便松开:事已至此,还能如何。

    她和陈媗已经被孔范当做大礼送人,而收到“大礼”的人,想对她们做什么事,张丽华和陈媗除了屈服还有别的选择么?

    身为堂堂贵妃、天子禁脔,却沦落到委身他人以求苟活的地步,即便张丽华对此觉得十分屈辱,也只能强打精神迎接自己新的命运。

    她宁愿变成他人小妾,也不想被卖入乐坊变成人尽可夫的风尘女子。

    脚步声近,张丽华起身走到食案前,陈婤反应过来跟着起身,紧张的躲在张丽华身后,身体微微发抖,就像躲在老母鸡身后的小鸡一样,惊恐万分看着即将出现的猛兽。

    一名男子出现在门口,侍女们齐刷刷向其行礼,张丽华微微低头,用眼角余光瞥了对方一下。

    这是个大概二十来岁的年轻男子,样貌端正、面白无须,个头颇高却不显单薄,虽然穿着有别于一般仆人,但张丽华不觉得对方是什么一家之主。

    她正要行礼,却见那男子先一步行礼:“两位贵客安好?某姓李,小小管家,奉郎主之命,将两位贵客暂时安顿在此处,不知住得舒适否?”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