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四十四章 大礼

    宇文温有疑问,这在孔范的预料之中,因为换做是他,他也会满腹疑问,如今对方发问,孔范便回答:“不知大王有何疑惑”

    “孔公,不知何故送两名女子到西阳呢据王府中人来报,这两名女子似乎貌若天仙如此大礼,寡人可不知如何处置。”

    “大王,区区薄礼,不成敬意。”

    宇文温看着孔范,又问:“这美人,是要借寡人之手转送给谁呢不说清楚,寡人很为难呐!”

    “哎呀,大王误会了,这两位美人,自然是孔某送给大王的。”

    “误会”

    “当然是误会。。。”

    孔范开始解释,因为他有事相求,所以要先送礼,不然显得没有诚意,宇文温好像不缺什么,那么他就送天下间男人最喜欢的“宝贝”,那就是美人。

    然而他要送美人,只能往西阳送,毕竟要在众目睽睽之下把人往淮北送,难度很大,宇文温也不好“收礼”。

    孔范手中有渠道和宇文温“对接”,即便宇文温不在西阳,他的人可以通过这个渠道往来西阳和建康做买卖,顺便递送一些密信。

    当然,宇文温的人也可以如此。

    所以孔范为表示诚意,先送礼以便给宇文温一个“惊喜”,他准备的两位美人肯定是绝色,至于以后如何处置,就由宇文温自己决定。

    宇文温听到这里茅塞顿开,之前,他看了管家李三九写来的密信,知道吴明将尉迟炽繁母子救出宫,还知道“马掌柜”送来了两名美人。

    这年头把美人当礼物送人的行为并不罕见,宇文温不是对此有疑问,而是觉得孔范无事献殷勤肯定有什么大事,于是想办法把对方“弄”到涡阳。

    如今对方来了,有什么话就当面说清楚,至于孔范所说两位美人有“沉鱼落雁”之色,宇文温是不信的,他甚至自行脑补了一下“凤姐”的样貌,不由得意兴阑珊:中年老男人的审美,肯定很古怪的!

    “孔公,寡人府里,不希望有不明来路的女人。”

    “大王放心!这两位美人绝对没问题,大王日后就会知道!”

    宇文温听得“日后”二字,不由得眉毛一挑,他可不是那种见了美人就智力下降的色中饿鬼,来路不明的女人是绝对不会碰的。

    如果是别人送来的所谓美人,他肯定不会收,不过孔范“千里送美人”,宇文温觉得推了不太好,对方如此郑重其事,看来所求不小。

    宇文温不想纠结美人一事太多,开口问:“孔公送寡人如此大礼,所为何事”

    “大王,事情其实也不算什么。。。。”

    孔范这费一番折腾,当然是有要事相托,而且还得亲自见到宇文温,得对方亲口承诺才行。

    陈国丢了岭表,且不说何时能收复,但有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必须立刻解决,那就是香药的来源断了。

    海外香药,是建康权贵、世家高门日常生活里必不可少的消耗品,更别说皇宫里对香药的需求量很大,而香药的价格不菲,不是一般人能够大量消费的。

    这个问题在之前不是问题,因为海外番商会用海船满载香药来到广州番禹甚至建康,用这些名贵香药换取中原出产的丝绸、瓷器等特产。

    但现在岭表为周国所据,再也没有番商来建康,建康的权贵们只能用库房里存着的各类香药,然而无源之水岂能长久

    再加上之前建康发生兵乱,乱兵焚烧边淮列肆,导致许多库房里的香药要么被焚毁要么被洗劫一空,所以如今的建康城里,香药的价格一直在涨,可谓有价无市。

    别人没有香药用,无伤大雅,但皇宫里没有香药熏香,那成何体统,所以只能外购,向周国商人购买香药。

    而周国方面故意“压货”,问题出在一个人身上,孔范知道,那人就是宇文温。

    他还知道,宇文温攻下岭表后,牢牢控制了广州番禹、交州龙编这两处海贸港口,所有番商舶来的香药,都被大小商团按照宇文温定下的规矩瓜分,别人无从购买。

    而这些香药在大庾岭以北地区的销售,也严格按照宇文温定下的“区域配额”来卖,这不算是秘密,孔范也是知道的。

    问题是,宇文温故意控制流向三吴地区的香药数量,抬高价格借以牟取大量利润,这就有些麻烦了。

    皇宫对香药的需求量高是不假,但官家不可能禁止文武官员、高门世家抢购香药,然而僧多粥少的问题不解决,麻烦就不断。

    所以孔范要亲自向宇文温要香药的“份额”,专供皇宫所需,免得陈官家烦恼,至于其他人买不买得到,与他无关。

    “专供没问题,寡人马上写信回去,让他们放货,这个数,如何”

    宇文温比了比手势,孔范见状大喜,他就知道得自己亲自开口,才能从宇文温这里要到特殊的“份额”,到时候宫中所需香药充足,官家自然会高兴,他在官家心目中的地位就愈发稳固。

    当然,这得运作一番,不能让官家怀疑他和宇文温勾结。

    “孔公放心,寡人会当着众人的面,让孔公带个消息回去给陈官家,就说岭表那边的香药,欢迎派人到江州采购,至于价格,总不能太便宜。”

    “多谢大王!”

    “孔公应该还有事相托吧”

    “正是!”

    孔范可不会仅仅为了香药之事就冒险和宇文温碰面,他当然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拜托宇文温。

    之前,建康城爆发兵变,其幕后主使为宗室陈方泰、陈伯固,此二人甚至策划弑君,事败之后畏罪潜逃,和那些乱兵一起逃往会稽地区。

    陈叔宝对二人恨之入骨,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但对方可能会走陆路逃往江洲地区,也可能走海路逃往岭表,也就是说会逃往周国控制地区。

    孔范希望届时宇文温能运作一番,说服杞王宇文亮,让长安朝廷将此二人交给陈国处置,而真要是有那一天,这份大功劳,当然要让他来拿。

    说来说去,孔范这么奔波,就是为了稳固自己在陈叔宝心目中的地位,宇文温对此甚至有些感动,觉得对方一把年纪还这么拼,真是励志。

    “寡人知道了,但不一定有十足把握。”

    “多谢大王!”

    见着孔范心满意足的样子,宇文温却觉得自己好像亏了几个亿,他之前还以为孔范有什么十万火急的事情要和自己来个利益交换,所以才不惜屈尊亲自给对方“搭台”。

    方才的外交场合,宇文温甘愿露出破绽,默认自己“中了”尉迟佑耆的反间计,还默认孔范指着自己咆哮,说什么“主辱臣死”,算是给足对方面子。

    可想而知,孔范凭借这一壮举会在陈国国内获得如潮般的赞誉,在陈叔宝面前加分不少,而他呢

    丢脸啊!

    堂堂藩王,被尉迟佑耆的雕虫小技“骗”,被陈国使节驳得“不敢”还口,还被孔范义正辞严的指着鼻子骂却“不敢”还口,宇文温知道这些事传到长安,他势头正旺的名声怕是要稍微下挫。

    其实只要不涉及原则问题,宇文温是无所谓名声下挫些许的,但他发现孔范此次前来其实没什么大礼,自己一番让利却换不回来什么等价的好处,不由得心中烦躁。

    宇文温之前一直有期待,期待是陈叔宝忽然病重眼见着要驾崩,孔范害怕被清算,于是一咬牙为他做内应开建康城门,于是灭国之功到手,结果。。。。

    结果你拿两个村姑就从我这里赚了许多好处!我迟早要赚回来!!

    宇文温心中恨恨,面上却没有任何异色,孔范是以“更衣”的借口离席,不能耽搁太久,所以他和对方再交谈了一下便打算开溜。

    然而孔范还有话说,此次宇文温用很特别的方法,给他一个前往涡阳的机会,还给足了面子,可谓诚意十足,而他此次所说两个请求,实际上并没有给对方带来太多好处。

    宇文温在此次的“交易”中好像很亏,孔范知道自己得赶紧解释清楚,免得对方心生芥蒂,下次未必就那么好说话了。

    他送的那份大礼,可真是稀罕的宝贝!

    “大王放宽心,那两名美人绝对没问题,其中一人,还是大王见过的。”

    “嗯寡人见过”宇文温心不在焉的回答,心里想着该如何回本,他养家糊口可不容易,没道理亏了不平账。

    “是的,大王当年路过建康,曾在城内停留。。。”

    “孔公,那时寡人在建康城里闲逛,见过的女子不知凡几,哪里记得那么多。”

    孔范闻言笑了笑,继续说道:“大王那时身份不为人知,和官家饮酒作诗,可曾记得官家身边那名美貌女子”

    听到这里,宇文温吓了一跳:那可是宠绝后宫的美人张丽华!你竟然把张丽华送给我了!

    “孔公所说,莫非。。。”

    “正是,还请大王放心。”孔范笑眯眯的回答。

    宇文温只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呃。。。不是说张贵妃已经没于乱军之中了”

    “非也,张皇后未被乱兵掳走,亦未受侵犯,一直躲在民居。”

    “张。。。。皇后”

    宇文温觉得自己脑子有点乱,他知道陈叔宝最宠爱的妃子是贵妃张丽华,那么张贵妃什么时候变成张皇后了

    还有,张丽华怎么会被人当做礼物送给他

    孔范知道宇文温听了真相后必然会惊讶,两人上一次碰头时,孔范提起过建康城发生变乱,贵妃张丽华没于乱军之中。

    当时,孔范注意到宇文温有些失神,所以琢磨着莫非这位对有一面之缘的张丽华念念不忘,如今机缘巧合,他正好把张丽华当做礼物送给对方,这份大礼可是多少金银财宝都换不来的无价之宝。

    “孔公,这是怎么回事张贵妃。。。张皇后到底怎么回事”

    “大王,大家都认为张贵妃没于乱军之中,官家已经追封张贵妃为皇后,世间已无张贵妃,机缘巧合之下,孔某。。。所以大王尽可放心。”

    “那。。。另外一名女子莫非。。”

    “是被大家认为随着张贵妃没于乱军之中的宁远公主,之前尚未出嫁。”

    孔范口中说出的话,让宇文温觉得难以置信,他不知道孔范为何敢如此胆大包天,把贵妃和公主掳走,当做礼物送给别人。

    不怕陈叔宝知道真相后把你全家满门抄斩么

    宇文温如是想,而孔范见他似乎很惊喜,暗暗松了口气,张丽华和宁远公主都是貌若天仙的绝色美人,想来宇文温见到会很“满意”。

    孔范见着时候不早,赶紧行礼:“大王,时间不早,孔某先行告退。”

    “啊。。。啊,好走,不送。。。。”

    宇文温含含糊糊的说着,脑海里似乎浮现一张小卡片,上面写着:安全、快捷、诚信、舒适,寂寞艳少妇,青春美少女,任君挑选,包您满意。。。

    他被孔范送的“大礼”震惊,一时间回不过神,站在原地目送对方离开,但只是过了一会,迷茫的双眼瞬间变得犀利起来。

    陈叔宝对你不薄,你祸国也就算了,居然敢把陈叔宝最宠爱的妃子和妹妹都拐了送人,是不是太无耻了

    做奸臣也得有底线啊!

    绝色美人张丽华,还有那个宁远公主,宇文温不清楚孔范是如何将这两人掳走,又当做礼物送给自己,完全没有因为这个天降大礼而激动万分,因为他很快想通此事所包含的巨大风险。

    风险有三,其一,孔范把张丽华送给他,是将一个致命的把柄交到他手上,因为这件事一旦让陈叔宝知道,孔范会死得很惨,所以算是很有诚意。

    但与此同时,宇文温若收了张丽华,意味着有一个把柄落在孔范手上,对方若情急之下以此相要挟可不妙,因为宇文温不可能置要挟于不顾。

    别国后妃、公主,应该由天子来处置,就算臣子看上了,也得天子将其赏给自己后才能“用”,而不是臣子私下去“拿”!

    私藏陈国贵妃、公主之事,一旦让朝廷知道,宇文温虽然不至于死,却会脱一层皮。一想到可能有把柄在别人手上,宇文温就觉得很危险。

    风险之二,宇文温要是真把张丽华和那个宁远公主收了,即便孔范不说,张丽华和公主屈服,却意味着往家里放了个不稳定的轰天雷,随时会爆炸。

    万一消息走漏,他同样得脱一层皮,而王府里有个杨丽华,一旦暴露身份足够让外人“惊喜”,再加个张丽华暴露身份,双重“丽华”带来的双重“惊喜”,肯定会闹出人命。

    风险之三,张丽华能够得陈叔宝专宠,想来心机了得,应该是宫斗高手,宇文温觉得自己要是把这“戏精”纳入后院,恐怕原本和谐的后院从此鸡飞狗跳,不得安宁。

    宇文温不缺绝色美人,不要说王妃,就是他的“萧萧”也是很棒的,足以艳压天下群芳,所以,有必要为了一个张丽华而让自己的家庭处于危险之中么

    宇文温想着想着,眉头紧锁,完全没有获得天降大礼后的喜悦之情,他背着双手,向回廊另一边走去,走到一半,喃喃自语:

    “所以这笔买卖我是净亏,亏了好几个亿啊!”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