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四十三章 质问(再续)

    涡阳,连日大雨终于停歇,但满天乌云密布,预兆着下一轮大雨随时都会到来,而陈国的使节则已经抵达涡阳,他们此行是要和周军主帅、西阳王宇文温好好讲一下“道理”,另一场风雨即将来临。

    先前,收复涡阳的宇文温,在城中原尉迟佑耆下榻处搜到一封信,这封信是尉迟佑耆和陈国大臣孔范勾结的铁证,宇文温以此写信质问陈国君臣为何背盟。

    对于陈国君臣来说,这件事只有三个可能:

    其一,孔范确实和尉迟佑耆有勾结,但孔范完全没有这样做的动机,毕竟当初尉迟佑耆大军兵临建康城下时,孔范没有私下与对方勾结,怎么现在陈国局势明显好转时反倒要勾结了?

    所以陈国君臣一番讨论之后不认为孔范有问题。

    第二种可能,这封信是尉迟佑耆使出的反间计,故意让宇文温看到,促使宇文氏和陈国决裂,但这个可能性很低,因为尉迟佑耆如何知道自己肯定会打败仗、宇文温入涡阳,正好让对方看见那封信?

    第三种可能,就是宇文温故意伪造信件,要以此讹诈陈国。

    当然,如果尉迟佑耆真的和孔范有勾结,那么尉迟佑耆领兵打仗,将信件留在涡阳城里也说得通,但对于陈国君臣来说,他们倾向于第三种可能,那就是宇文温猖狂至极,试图编造书信以此讹诈陈国。

    但这种推测绝不可能堂而皇之说出来,虽然事前已经放出消息,要问问西阳王为何伪造书信,但当陈国使节来到涡阳,却改变了策略。

    他们在同宇文温会面之际,提出要求看一看那封所谓的“密信”。

    密信到手,使团成员仔细看了一遍,确实如宇文温所说,是尉迟佑耆写给孔范、约定南北夹击周军(宇文氏军队)的密信。

    但孤例不证,不能凭着一封信就断言孔范真的和尉迟佑耆有过书信来往,陈国使节一口咬定这是尉迟佑耆设下的反间计,而宇文温随即拿出了另一个证据:一些未被烧毁的纸张残片。

    这些纸张看上去是一封信未烧完的残骸,从残留的纸片之中,可以看到只言片语,大概能梳理出一些眉目:这封信是孔范写给尉迟佑耆的。

    孔范在信中提议共击宇文氏,残留的纸张中有“江州”、“淮水为界”字样,看上去就像是孔范要和尉迟佑耆约定,陈国取江州,和尉迟氏以淮水为界,握手言和。

    对于这所谓的证据,陈国使节随即提出了质疑:尉迟佑耆若真收到孔范的这封信,怎么会没烧干净?

    尉迟佑耆,是当今周国奸相尉迟惇的亲弟弟,若此人真的和孔范勾结,应该就是策划南北夹击宇文氏,而不是尉迟佑耆要叛逃江南。

    尉迟佑耆若真的和孔范私下里书信来往,即便行径曝露也不会怕尉迟惇知道,因为这是对付宇文氏的阴招,尉迟惇肯定不会反对。

    尉迟佑耆烧毁信件以防事情泄露,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但他何以惊慌失措到没有把孔范的信完全烧毁,反倒留下些残片?

    即便第一次烧没有烧干净,残片怎么会就这么遗留下来呢?

    面对陈国使节的质疑,宇文温的回答是“佛祖保佑,让阴谋大白于天下”,如此不讲理反倒讲“佛祖保佑”的行为,陈国使节有些无奈,但他们随后拿出了有力的证据。

    孔范作为陈国大臣,每年都会写很多奏章,这些奏章和其他大臣的奏章都存在宫中,此次使节们带来了不同时期孔范的奏章,以此为孔范笔迹的证据,要和宇文温一起验真伪。

    他们从建康启程之前,并不知道宇文温手中会有所谓“孔范来信残片”,但觉得既然孔范没有写过所谓密信,那么伪造信件者未必能模仿孔范的字迹,所以要以此辩伪。

    结果带来的奏章刚好派上用场。

    这些奏章经过精心挑选,那些有涉及军国大事内容的奏章当然不会拿来,而这些不同时期的奏章里,孔范的笔迹都跃然纸上,十几年下来丝毫不变。

    宇文温和佐官们仔细看着这些纸质有些发黄、发脆的奏章,又对了几遍那些残片,最后不得不承认那些残片上的字迹并不是孔范的字迹。

    当然,孔范也可能是让人代笔写信,但事关机密,正常而言孔范不可能让别人代笔,让别人知道这种事情。

    面对陈国使节的据理力争,宇文温沉默片刻后,不得不承认他中了尉迟佑耆的反间计,以至于对陈国产生误会,造成了一些不必要的损失。

    对此,宇文温表示非常遗憾。

    周国西阳王这种轻飘飘一句“非常遗憾”,让据理力争的陈国使节十分不满,而随行来到涡阳要自证清白的孔范尤其愤怒,当堂就发飙,对着宇文温吼起来。

    孔范的意思是“主辱臣死”,宇文温污蔑他和尉迟氏勾结,他问心无愧所以不在乎,但宇文温写信质问陈国天子,措辞极其无礼,主上被人冒犯,身为臣下的孔范,绝不会善罢甘休。

    他要求到长安,在周天子面前自证清白,声讨宇文温无礼之举,还陈国一个公道。

    西阳王必须对冒犯陈国天子的行为公开道歉!

    孔范几乎是咆哮着说出这个要求,在场的其他陈国使节第一反应是心中夸句“说得好“,但随后吓得魂飞魄散:你让宇文温道歉?万一周天子发怒了可如何是好!

    陈国方面对宇文温有些了解,知道此人是周国宗室,对天子有救驾之功,其伯父(生父)杞王宇文亮是长安朝廷栋梁,其堂兄(长兄)宇文明也是大权在握,让这样的人道歉,可能么?

    更别说宇文温此时麾下大军数万,短短数月时间席卷淮北,一旦被孔范的要求刺激得失去理智要对淮南用兵,那可如何是好?

    。。。。。。

    傍晚,涡阳城中驿馆,宴会正在进行,周国东南道行军元帅、西阳王宇文温设宴招待陈国使团,行辕主要文武官员在座,和宇文温一起,为先前的误会向陈国使节们不断敬酒以做赔罪。

    宇文温‘承认’之前是自己中了反间计,对陈国产生了误会,所以此次设宴既是礼节性招待,也算是赔罪,但公开道歉是不可能的。

    陈国使节当然知道宇文温已经做出了让步,对方不可能写道歉信让他们带回建康交给天子,所以今日能够让对方私下认错就已经很了不起了,可谓不辱使命。

    席间,宇文温不胜酒力先行离席醒酒,后来依次有双方官员离席‘更衣’,而孔范亦是其中一人,他独自一人去厕所,走在回廊里,前方一名仆役向他做了个手势。

    孔范点点头,见着身后无人,便跟着对方转到驿馆某处,在那里,“不胜酒力”的宇文温已等候多时,“第二次厕所谈话”开始。

    不久前宇文温和王頍分头搞事,目的有两个,如今都已经达到了,于是他笑眯眯的看向孔范:“孔公别来无恙?见着孔公中气十足、身体硬朗,寡人深感欣慰。”

    不久前还义正辞严指着宇文温并大声咆哮的孔范,此时笑眯眯的行礼:“多谢大王关心,孔某一切都好,方才堂上孔某无状,还请大王海涵。”

    “不不,寡人急于见到孔公,不得已才编了个故事,让孔公在建康为千夫所指,真是过意不去呀。。。。”

    狼狈为奸的两人,会谈时间有限,所以很快便转入正题,宇文温如此折腾,当然是因为有事情要问孔范,所以直接开门见山:

    “寡人有一事不明,还请孔公指点一二?”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