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四十章 搞事!

    既然是阴谋,既然要策划一个阴谋,场景当然要烘托出气氛,昏暗的烛光,映在窗户纸上摇曳的背影,窃窃私语,还有奸笑....

    奸笑是没有的,宇文温一本正经的和王頍策划阴谋,他要搞事,却不能打破底线。

    底线是什么?

    就是在河南、淮北局势稳定之前,避免和陈国决裂,但为了达到这一目的,他却要搞事挑起边衅,让陈国君臣心中那点小心思不至于蔓延、扩大,最后变成铤而走险。

    因为对方不但会想着收复江州地区,还会想要收复岭表地区。

    去年,周国生变,宇文温紧急赶回黄州,在岭表的周军主力随后也北返,留下一部分军队,由‘权广州总管’杨济统帅,而‘权交州总管’慕容三藏坐镇交州。

    没过几个月,大规模叛乱在岭表东部地区爆发,那些陈国的故吏以及当地酋帅,趁着周军主力离开的好机会,串联起来作乱,要死灰复燃。

    这是宇文温早就预料到的事情,离开广州前做出了相应部署,所以即便乱兵来势汹汹,已经转正为广州总管的杨济不会猝不及防。

    各地驻防周军在泷州陈氏、高凉冯冼氏的协助下,很快就顶住了乱兵的进攻,避免局势进一步恶化。

    冼夫人派出孙子冯魂领兵助阵,协助周军接连击破乱兵主力,现在岭表局势已经好转,然而在建康方面看来,这是“收复”广州地区的大好良机。

    所以,得到杨济通报消息的宇文温,自然要在淮水一带搞事,来个围魏救赵,只要吓得建康那边鸡飞狗跳,陈国君臣就没心思去打岭表的主意。

    那么,宇文温作为策划人,王頍作为执行人,需要尽快敲定一个‘剧本’,尽快付诸实施,折腾一下陈国君臣。

    不知不觉又过了一段时间,王頍眼见着‘剧本’已经完善,而宇文温看上去有些疲惫,于是识相的告退。

    房内剩下宇文温一人,侍卫入内给香炉换了香药,房间内淡淡香味驱赶着蚊虫,窗外夜色深沉,宇文温看了看怀表,现在是晚上十点,忙了一日后终于有空了。

    今日一早,宇文温去巡查城防,然后去看蛮兵们的“强化操练”进度如何,午后,在议事厅敲打各地豪强子弟,下午军议,然后一直见客,忙到现在才有空闲时间做自己的事。

    那就是撸串。

    宇文温平时很少在晚上撸串,因为吃完后没什么体力活动,没多久就要睡觉,届时吃宵夜时摄入的热量会聚集起来导致发胖。

    不过他今日忙了一天,消耗太大,需要撸串来恢复一下,至于多摄入的热量,明天他会全部消耗掉的。

    所谓撸串,当然就是一串串的羊肉、猪肉,货真价实,绝对不是用老鼠肉抹了肉粉冒充的,虽然没有什么诸如孜然等调味料,但用酱油处理过的羊肉串、猪肉串,烤过之后味道还是可以的。

    烤串,当然是用炭火来烤,但无需宇文温亲自动手,他甚至连撸串都不需要用手,只需要张嘴就行,但这样太纸醉金迷了,宇文温是断然不肯的。

    一碟碟烤好的肉串很快便被侍卫端上来,还有一壶酸梅汤、几碟小菜,宇文温坐在房间里,借着烛光自饮自酌自己撸串。

    喝酒误事,没东西喝的话撸串没意思,所以宇文温用酸梅汤代酒,自饮自酌,对坐无人,孤零零一根蜡烛,场面有些萧瑟。

    老婆儿子被扣留做人质,他每到夜里躺在榻上时,情绪就会不可避免的低落,虽然情绪很快就会恢复,但宇文温总归是有血有肉的人,烦恼始终挥之不去。

    正烦恼间,侍卫在外禀报,说王府有信使刚刚赶到涡阳,此时就在院外候见。

    宇文温不久前才收到杨丽华、萧九娘的家书,而现在王府来人大半夜赶到涡阳、入城见他,要么是真有急事,要么是易容的刺客。

    他大概询问了一下情况,待得知道信使确系王府中人,便让其进来。

    见着来人是猫队成员,宇文温彻底放下心,开口问道:“何事如此急切?”

    “大王,这是李管家的书信。”

    信使将一封信递上,其下夹着另一封信,宇文温不动声色接过信件,示意对方退下,拆开明、暗两封信看起来。

    明面上的那封信,是管家李三九所写,内容是王府的一些近况说明,而暗地里的那封信是密信,只有一张白纸,宇文温将白纸在烛火附近隔空烤了一下,上面很快便显现出一些相互间毫无关联的字句。

    字迹是李三九的字迹,宇文温确认无误后拿出密码本,开始逐字翻译密信的内容,眼睛渐渐睁大、呼吸急促。

    猛地站起身,宇文温揉了揉眼睛,抽了自己一个耳光,然后坐下重头翻译起密信,翻译到一半时,“嗖”的一声窜起来,强忍着兴奋之情,紧握双拳挥舞数下,在房内来回走动。

    李三九给他带来了一个天大的好消息,那就是潜伏在邺城的吴明,带着手下成功将王妃、世子救出皇宫!

    看到这个消息,宇文温几乎要喜极而泣,他的尉迟炽繁和棘郎逃出皇宫了,躲在安全屋里,至少数月内无忧,尉迟炽繁不会被人逼迫改嫁或者苟合,儿子不会被人欺负、忽然“染病身亡”!

    作为丈夫,作为父亲,宇文温知道老婆儿子逃出皇宫,哪里能不高兴,安全屋是他早就布的局,备有大量生活物资,肯定能保得母子俩安全。

    即便日后官军围攻邺城,尉迟炽繁母子也不怕被战火牵连,躲在安全屋里,吃得饱穿得暖,不怕被乱兵祸害,不怕被流矢射中,待得官军收复邺城,他们一家就能团聚了!

    欣喜若狂的宇文温,原地来回走动许多圈才再次坐在案前,反复看着那密信,笑得眼泪水都流出来,时不时用手去擦。

    这个消息,是猫队首领吴明用飞鸽传书传到西阳的,而其所用信鸽,是内战爆发之后,从西阳送去邺城的信鸽,邺城秘密据点里之前的那些信鸽早就用光了。

    西阳王府的猫队,为了穿越战乱地区送新一批信鸽去邺城,折了五条人命,而这些殉职的侍卫们,并没有白白牺牲。

    他们用生命护送的信鸽,将重要的消息及时传递回西阳。

    吴明将王妃和世子救出皇宫,同时逃出来的还有“太后”尉迟明月、千金公主,还有那个波斯胡姬,如此一来,所谓的“天子”、“邾王后”、“太后”都不在尉迟惇手上。

    宇文温知道,尉迟惇肯定会立一个替身当天子,掩人耳目,但纸包不住火,天子和太后、邾王后失踪的消息迟早会走漏出去,到时候尉迟氏的声望会再受打击。

    军事上连连失利,大义名分又没有了,尉迟氏迟早要完!

    想到这里,宇文温高兴得又“点”了十几串烤肉,甚至还要上酒,不过最后还是忍住没要,饮酒误事,他可不想大醉之后,一觉醒来枕边多了个女人。

    哼着小曲,宇文温就着酸梅汤撸串,随后拿着光溜溜的竹签在房里“拔剑起舞”,憧憬着与妻儿相聚的情景,心中激动不已。

    如此一直折腾到凌晨,宇文温兴奋的劲头才减弱些许。

    不经意间,他发现那封密信自己才翻译了一半,于是拿起密码本,继续翻译起来。

    前半截内容是天大的好消息,所以宇文温期盼后半部分也是天大的好消息,譬如说尉迟惇因为天子、太后不见了,气得爆血管以至于半身不遂什么的。

    “啪”的一声,宇文温又打了自己一个耳光,因为他怀疑自己眼花把密信内容翻译错了,所以要确认一下是否神志不清。

    抹了一把脸,宇文温重新开始翻译密信后半段内容,翻译完毕后,反复看着密信以至于出神而不自知。

    不知过了多久,他放下密信,喃喃自语:“这下,想不搞事都不行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