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三十七章 内插法

    傍晚,刚结束军议的宇文温再度入城,在涡阳城内下榻处,吃了几个炊饼喝了几碗粥,继续接客。。。见客,此次他要见的客人是平民,要商谈的事情为公私兼顾。

    王越及几位黄州商贾,在涡阳官署等了大半日,此时终于见到了西阳王(大东家),于是人手一叠厚厚的资料,准备向宇文温做汇报。

    宇文温很忙,所以没时间废话,他的开场白就是“本金即将到位,下一步可以开始了”。

    所谓“本金”,就是宇文温午后接见各地豪强子弟时,提出要向各宗族“借贷”,这些宗族必须在五日之内借给官军数额不等的物资,这就是“本金”。

    宇文温拿到这笔预计折钱超过一百五十万贯的物资,可以用来补充军需,但怎么用,却有两种办法。

    第一种办法,就是直接把这些物资充作军需,简单直白;第二种办法,就是“资本运作”,经过一系列运作之后,两文钱能花出至少三文钱的效果。

    第二种办法听起来不错,但实行起来有风险,那就是一旦遇到“不可抗拒因素”,可能会搞砸,不像第一种办法那样稳妥。

    宇文温综合考虑后,选的是第二种办法,也就是将借来的物资存入日兴昌柜坊,在确保军需的前提下,让日兴昌柜坊和其他人也能发一笔财。

    他代表黄州总管府署,以一成的利息向各地豪强借贷,以一成五的存息存入日兴昌柜坊,而日兴昌柜坊以二成的利息放贷,放贷给各地作坊主,让其扩大生产,招募更多的百姓。

    还要放贷给淮西各地新坞堡主,让他们有充足的物资保障以便顺利完成秋收,而这些地方收获的粮食将是保障岭南道行军作战的关键。

    宇文温如此进行资本运作,就是要使这笔物资的作用发挥到极致。

    他放下资料,开口问道:“二成的放贷利息,能确保日兴昌不亏本么?能确保借贷的人还了钱后还能不亏?”

    王越闻言回答:“大王请放心,这一利息经过计算,绝对不会出现亏本,甚至还略有盈余。”

    “公式比较复杂,又是更新过的,你们可不能马虎了。”

    “大王放心,新的公式,掌柜们都已经能娴熟运用,以此计算出来的结果,绝对没有问题。”

    宇文温再度拿起资料:“世事无绝对哟。”

    “大王说的是,草民唐突了。”

    王越话音刚落,宇文温看着他身边一人,问道:“你来说说,淮西的放贷情况。”

    “是,大王。。。”

    跟着王越一起来见西阳王的几位商贾,开始向宇文温介绍此次资本运作的细节,而他们所说的“公式”,是一种神奇的理财算式:内插法公式。

    确切的说,是不等间距三次内插公式。

    这个算式,是由二刘之一的刘焯提出来的,原本用于天文历法的编制,宇文温对此一窍不通,刘焯还特地解释了一番。

    内插法,又名招差术,汉时数算著作《九章算术》中的“盈不足术”,相当于一次差内插法(线性内插)。

    自汉以来,历朝历代天文学者,试图编制出一套最精确的历法,他们把太阳和月亮的视运行都看作匀速的,以此为前提来计算太阳运行和编造历法当然比较简单,但不准确。

    元魏末年的天文学者张子信,通过长期观察天象,发现太阳在春分后运行慢,秋分后运行快.这一事实促使天文学家们创立新的方法去计算太阳运行等问题。

    以文学出名,但数学、天文同样精通的刘焯,在张子信的理论基础上,以及《周髀算经》中一次内插法的启发下,首先在天文历法中使用等间距二次内插公式,提高了计算精度。

    刘焯在推算日、月、五星行度时都采用等间距二次内插法,以时间为自变量,把一年分为24个相等的时间间隔,每个间隔被当作两节气间的时间长度。

    刘焯认为太阳的运动是匀加速的,因此太阳视行度数的计算,应采用等间距二次内插法。

    而数学知识基本忘光的宇文温,完全看不懂刘焯推算出来的这个公式什么意思,但他质疑刘焯关于“一年二十四节气时间间隔相等”的定义。

    聚集在西阳的学者们,也有精通天文历法之人,对此提出各自的看法,无数次学术辩论之后,刘焯意识到自己的看法可能有误,于是再度改进了内插法的计算公式。

    等间距二次内插公式,演变为“不等间距二次内插公式”。

    由此,刘焯将他呕心沥血编撰的新历法再度修改,宇文温对这个“不等间距二次内插公式”不感兴趣,因为他即便看懂了,也不打算参与编制历法。

    然而大掌柜王越对这个公式琢磨了一番之后,发现内插法还有别的用途,那就是财务管理以及理财(资本运作),将一笔投资效益最大化。

    用比较‘专业’的术语来形容,就是用内插法来计算收益率。

    例子一,计算折现率,某有钱人张三,想要在日兴昌柜坊存钱吃利息,他的想法是存入五千贯,五年后连本带息要有七千五百贯,那么存款利息要达到多少,才能实现他的理财目标?

    例子二,计算计息期数:某西阳城居民李四,手头上有一套闲置的小院,他有两个选择,一是出租院子,二是直接把院子卖掉。

    将院子出售,按行情售价是二十贯,若将该院子出租,需每年年初收取租金三贯,假定售房所得存入柜坊,利息为一成,且院内房屋修葺费用不计。

    这种情况下,李四要把院子租多少年,才能使租金收入和一次性卖房所得收入(含存钱利息)相当?

    例子三,计算投资回收期:某商人王五,要用自己的资金一万贯,投资建造一个造纸作坊,建设期三个月,经营八年。

    纸坊投产后产生净现金流前四年依次为四千贯、三千贯、两千贯、四千贯。

    后四年每年产生的净现金流都是三千贯,那么如何计算包括建设期的投掷回收期,还有不包括建设期的投资回收期?

    这三种问题还能演变出更多的问题,积商可以解决,但终归是依靠经验推算,一旦遇到情况复杂、变量特别多的“投资项目”,即便是奸商也未必理得清头绪。

    而有了内插法,只需要代入内插公式,马上就能算出结果来,简单明了。

    对于以吸纳储户资金去放贷获利的日兴昌柜坊来说,内插法公式就是投资理财、资本运作的利器。

    刘焯提出的等距二次内插法公式、在此基础上改进的不等距二次内插法公式,经过掌柜们的实际操作及检验,发现确实“神乎其神”。

    而刘焯和其他学者一起推导出来的“不等距三次内插法公式”,更是让日兴昌在开展放贷、投资业务时如虎添翼,本来用于计算天文历法的内插法公式,变成宇文温盈利的法宝。

    这就是数学的力量,宇文温此次要资本运作、一鱼多吃,底气就来自经过实践检验的内插法公式。

    问题不是没有,一切的前提是他不能打败仗,说到底,没有军事胜利,哪来收益?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