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三十三章 心情

    【笔趣阁小说网 】

    东方露白,朝霞满天,晨曦挥洒在旷野里,映照着一个个身影还有满地狼藉,东、西两军打了一天一夜的决战,至此终于尘埃落定。

    东军大败,尸体、辎重散落十余里,步兵除去没有阵亡的人之外,绝大部分全都被俘虏,而伤亡过半的骑兵大部分逃脱,相对而言,西军的伤亡较小。

    西军将士的追击持续了一夜,直到天明才陆续返回,旷野里到处都是押解俘虏的士兵,向着己方本阵缓缓靠近。

    归来的西军兵马,以蛮兵的队伍最为显眼,他们兴高采烈押着俘虏,赶着十几辆马车,车上满载着钱帛物资还有人头,可谓是大丰收。

    正所谓“得胜的猫儿欢胜虎”,笑逐颜开的蛮兵们,沉浸在痛打落水狗的快乐之中,心情极佳,完全忘记了昨日午时自己大溃败的丑态。

    若按往日,按山寨里的规矩,这些战利品谁抢到就是谁的,不过此次不同,大家是跟着官军打仗,规矩严格了许多。

    西阳王说了,不许争功,战利品和首级要统一分配,所以急着将功赎过的蛮兵头领,三令五申禁止部下私吞钱帛物资、抢割首级。

    西阳王向来赏罚分明,头领们可不想触霉头,就等着一会论功行赏,而官军已经严令禁止虐待、滥杀俘虏,所以蛮兵们对俘虏的态度还算不错。

    用早就准备好的绳索,将俘虏们一个反绑后串起来,二十个俘虏一队,就这么押着向西走,举目望去,旷野里到处都是这样的队伍,还有许多驮马、战马,都被西军士兵驱赶着回本阵。

    马蹄声近,是一股股追击敌人的骑兵陆续返回,每一骑的马鞍边上,都挂着许多血淋淋的人头,蛮兵们颇为畏惧的靠边让,让这些连人带马都是血腥味的杀神通过。

    追击敌兵一晚上的骑兵们满脸疲惫,此战他们斩获颇丰,追出二十多里地,将溃兵几乎一网打尽,而帅都督以上将领的首级就砍了不少,待得俘虏指证首级完毕,那可是要计入大功里的。

    当然,砍得这么多首级不能全算在他们身上,这多亏了全军将士齐心协力杀敌,最后分配军功时需要主帅来主持公道,而西阳王一向公平,不需要担心自己的功劳被抢走,所以骑兵们的心情很好。

    中军本阵处冒起大量炊烟,那是伙夫们在准备朝食和热水,一想到待会就能吃到热乎乎的食物、喝上热乎乎的汤水,还能用热水洗一洗脸,归来的将士们脚步又快了几分。

    中军后侧,一口口新打的水井旁,青壮们奋力泵水,将清凉的井水挑到炊事车那边,野战炊事车一字排开,伙夫们正忙着烧水做饭。

    官军打了打胜仗,一直惴惴不安的伙夫、青壮们笑逐颜开,心情很好,干起活来劲头十足,毕竟官军胜了就意味着他们不会有性命之忧。

    铺在地面上的餐布,摆放着大量从辎重车里拿来的炊饼、火腿、腊肠、咸蛋、肉松等食物,待得热过之后,就要摆上宛若长龙的食案,供应给全军将士。

    西阳王宇文温,此时正在巡视饮食的准备情况如何,时不时抽查粟、麦、米的质量,听军吏汇报情况,看看有没有谁敢以次充好。

    在战场上玩命的将士,绝不能吃到掺沙的饭食,米不能是发霉、发黑的坏米,火腿、肉松、腊肠、咸蛋,有发霉、发臭的就要扔掉,不能将就着给将士们吃。

    更别说伙夫们煮粥时米要放够,煮出来的粥必须稠到能插入筷子不倒,谁要是敢糊弄宇文温,宇文温就要杀人以儆效尤。

    前线是这样,后方也是这样,宇文温派有专人监督军需食品,负责统计食品的“次品率”,如果发现哪家作坊所作的火腿、肉松、腊肠、咸蛋‘次品率’超标,黄州官府是要找相关责任人算账的。

    宇文温为了扶持黄州总管府各地作坊,为了扩大‘就业’,不惜以有偿采购的方式向各作坊采购军需,持续一年多的大采购,在给各地作坊主带来滚滚财源的同时,使得官府的军费开支骤升。

    为了筹措巨额军费,宇文温都已经祭出超发流通券的杀手锏,这种时候若是还有奸商敢以次充好糊弄官军,他可就要借人头一用。

    视察完饮食准备情况,又到一旁的医疗营地转了一圈,和伤兵们说了一会话,宇文温拿着热乎的炊饼和一碗咸蛋粥,回到中军处。

    长史卫玄正在向军吏们发号施令,己方大捷,善后的事情还有很多,看管俘虏、清点战利品、统计战功等等,事务繁杂,绝不能拖延。

    虽然要做的事情千头万绪,但对于卫玄来说不是问题,毕竟他不是只会清谈的“清流”,当行军元帅长史不单单做监军,还得作为幕僚长操持大小军务。

    有这样的能人打点军务,宇文温乐得轻松,他虽然没有参与追击敌兵,但同样一夜无眠,一来是大胜的喜悦让他亢奋、无法真正入睡,二来是打盹时做了个梦,那梦太过惊悚,以至于后来想打盹都不行。

    卫玄为了阻止他亲自追击溃兵时发生不测,说了“并刀如水”四个字,在原本的历史里,这是北宋词人周邦彦所作一首词,是绿帽男的幽怨,所以使得宇文温想岔了。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宇文温打盹时就做了个绿帽之梦。

    他梦见自己没能改变什么,那年,入宫的尉迟炽繁被宇文赟灌醉后强占,面对至高无上的皇权,尉迟炽繁屈服了,他也屈服了。

    每隔几日,尉迟炽繁就要奉诏入宫,一去就要在宫里待上几日,待得回来时,两腿发软合不拢甚至连路都走不了,而他这个绿帽夫君只能和夫人抱头痛哭,无力改变什么。

    这种屈辱的梦太过刺激,刺激得宇文温精神抖擞,而且心情极度恶劣,持续了大概半个时辰才恢复正常。

    虽然在自己努力下历史已经改变,但实际上宇文温依旧有心结,尉迟炽繁远在邺城,他每念及此就有些惆怅。

    他不知道王妃会不会被娘家人逼着改嫁,不知道王妃会不会为了保全世子而被迫与人苟合,尉迟炽繁一日不回到身边,宇文温的内心就一日不得安宁。

    不知不觉到了中午,初步的战果统计出来,此战官军(宇文氏)大获全胜,缴获了大量的粮草、辎重,敌军除了少量骑兵之外,几乎全军覆没。

    此战,斩获帅都督以上将领首级七十九个,敌军的主要将领十不存一,跳掉的将领之中,就有主帅尉迟佑耆。

    据俘虏所述,尉迟佑耆在其左军被击破时,集中骑兵迂回,要接着夜色掩护突击官军左翼,结果被早有防备的左军击溃,其部曲见势不妙,架着尉迟佑耆逃离。

    因为逃得快,所以左军骑兵奋力追赶追到天亮都没能追上,让其跑掉了。

    没能活捉尉迟佑耆,宇文温的人质交换计划落空,虽然心中有些失落,但他很快便化解了负面情绪,因为此次大战,确实是一次大捷。

    尉迟氏在淮北的野战力量,完蛋了!

    一片欢声笑语之中,宇文温望向东面,他不是在看涡阳,而是在看向更东面的徐州。

    抓不到尉迟佑耆不要紧,宇文温下定决心先把黄河以南、淮水以北州郡扫平,再挥师北上进攻河北,待得兵临邺城,他要亲自将妻儿救回来!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