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二十七章 判断(续)

    夜色中,西军本阵亮起点点火光,主帅宇文温听着东南方向传来的喧嚣声,松了口气,对方的左翼终于崩溃,那就意味着己方取得了突破性进展。

    随后赶回来的传令兵,证实了宇文温的判断:行军总管史万岁率骑兵突入敌阵,行军总管韩擒虎同样率骑兵突入敌阵,三面受敌的敌军承受不住,士兵开始溃逃。

    敌军的右军还在西军左军鏖战,正苦苦支撑;对方的中军伤亡惨重,如今被虎林军盯着,基本无法动弹;其左军崩溃,己方右军正在趁胜追击。

    突破性进展,但距离尘埃落定还有一段距离,颇为疲惫的宇文温啃着炊饼,后退几步,看起战术棋盘来。

    战术棋盘,是宇文温的辅助作战工具,所谓棋盘,就是和围棋棋盘差不多的东西,用各种颜色的旗子表示敌我及兵种,只是这棋盘尺寸比一般围棋的棋盘大了许多。

    这个时代的战争,没有空中鸟瞰手段,没有所谓上帝视角,所以对于主帅来说,需要在脑子里形成战场的态势图,以确保己方军阵能够较好协同,同时发现敌军军阵的破绽。

    然而,不是谁都能把上万兵力指挥得如臂使指,这涉及到军纪、指令传达的时效性问题,也取决于将领是否为帅才,换句话说,将将,很看天分的。

    有人带兵打了一辈子仗都没什么长进,而有人带兵一上战场就有如神助各种妙招不断,宇文温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不是天生帅才,但他知道勤能补拙,只要不断积累并总结经验教训,就一定会有成长。

    所以他想到了围棋,围棋有棋谱,对弈双方下完棋后会复盘,也就是说,可以藉由围棋的思路,将一场战役的全过程形成‘战谱’,方便战后“复盘”。

    这样作可以方便战后总结,而在战时,有战术棋盘做辅助,宇文温可以方便的知道敌我双方大概态势,而不需要绞尽脑汁“脑补”。

    战斗持续了一日,宇文温作为主帅虽然没有亲自出战,但脑子一直在飞速运转,注意力处于高度集中状态,久而久之难免疲惫不堪。

    因为精神疲惫,加上视线受影响,很容易出纰漏,未必记得敌我双方的态势如何。

    所谓好记性不如烂笔头,有了战术棋盘,他至少还能较为清醒的对战局有一个大概了解。

    用“辅助”来指挥作战,就如同撑着拐杖走路,虽然看上去逼格好像低了不少,但宇文温不在乎,他是个实用主义者,若装逼就能打胜仗,这个时代没人装逼装得过他。

    什么行为艺术,什么脑洞大开,这个时代的人,哪里有他那样的见识,这是时代的差距,无解。

    此时,行军元帅长史卫玄正在看着战术棋盘,见着宇文温过来,行礼道:“大王。”

    宇文温点点头,走到战术棋盘边看起来,卫玄的“业务能力”是不错的,虽然作为监军是啰嗦了些,但作为佐官之长,处理军温轻松不少,可以全身心投入到指挥作战中去。

    他借着火光仔细观看战术棋盘,看着看着,原本舒展的眉头渐渐紧锁,一旁的卫玄见状,开始提醒:“大王,虽然我军击溃敌军左翼,但切不可大意,因为。。。”

    “因为他们还有扭转战局的可能!”

    宇文温抢先把卫玄要说的话说出来,卫玄闻言点点头,而宇文温接过侍从拿来的竹筒,将筒中水一饮而尽。

    各储水车中的水已经消耗得差不多,现在将士们所喝之水,是战场上现打水井中手动泵上来的,战斗持续了一天,似乎要落下帷幕,但宇文温知道,这搞不好只是下半场的开始。

    因为根据他的判断,敌军并不是没有机会逆转战局。

    。。。。。。

    “嘭”的一声,田六虎将一盆炊饼砸在地上,力道之大,让木盆中的炊饼‘跳’出来,散落在充作餐布的布帛上,随后他瞪着眼盯着面前几名蛮兵首领。

    田六虎脸上抹着靛蓝,这是捕奴队们作战时的“行头”之一,能让人的脸显得有些狰狞,而此时,长着一字眉的田六虎,面目确实显得十分狰狞。

    “吃,赶紧吃,日头都下山了,吃饱了好睡觉!”

    面对田六虎不阴不阳的说话语气,几个名蛮兵首领讷讷,没一个人敢抬头与其对视,田六虎见状冷笑:“怎么,怕有毒嗯大王若要严明军法,用得着偷偷下毒”

    “不不,田老弟,我们。。。我们尽力了啊!”

    “尽力嗯脸都丢尽了!怪不得官府讽刺我们是山蛮,茹毛饮血,和猴子差不多!你们自己不争气,就别怪他人看不起!”

    田六虎几乎是咆哮起来,之前攻打汝阴时,随军助战的蛮兵表现极其不堪,被数百敌骑一吓就吓得大溃逃,让同为大别山出来的田六虎等义兵首领都觉得丢脸。

    西阳王没有追究什么,蛮兵首领们也知道自己不战而逃很丢脸,于是拍着胸膛说‘知耻而后勇’,每日刻苦操练部下,要在接下来的战斗中有所表现。

    表现是有了,今日大战,蛮兵们作为中军前校、第一战列,和敌军打了一个上午,表现确实比之前好了许多,而问题就出在撤退。

    按照战前规划,他们要诈败,引诱敌军冒进追击,结果诈败变真败,还被追上来的敌军打得抱头鼠窜,慌不择路之下差点反冲本阵。

    亏得本阵留有通道,蛮兵们才得以顺利透阵而出,躲过身后那些白袍白甲的凶神,然而己方左、中、右三军依旧不动,愈发显得他们溃逃的可笑。

    眼见着己方大军渐渐占了上风,收拢回来的蛮兵们觉得脸上发烫,听令在本阵后方休息,等着等着天就黑了。

    头领们原以为会被西阳王责骂,晚饭是不用想了,未曾料依旧有吃有喝,大家愈发觉得愧疚起来。

    山里人不懂说什么大道理,羞耻心总是有的,见着同出大别山的田六虎在骂骂咧咧,头领们反倒好受一些:“田老弟,我等还能戴、戴罪立功么”

    “立功你们确定胆子没吓破么”

    “没有!”

    “哦,是么。”田六虎嘿嘿笑了几声,“那好,赶紧吃饱喝足,晚上说不得还有恶战。”

    “还有恶战!”

    一名头领惊得脱口而出,田六虎听了哂笑:“呐,口是心非对不对”

    “不不不,不是,我是说如今大王好像已经打败敌军了,怎么晚上还会有恶战”

    “击败还未到尘埃落定之时,何以能放心”

    田六虎说完拿起一个炊饼,狠狠的咬了口之后又说:“你们在山里打猎,射中了豹子,没见它断气之前,敢说射死了么敢说它不会躲到某处,趁你不备来个偷袭”

    几名头领闻言有些雀跃:“那么有仗打的话,我们有机会戴罪立功了”

    “你们行不行别一下子又被吓跑了!这黑灯瞎火的乱跑,万一被老虎叼了去。。啧啧。”

    田六虎半真半假的说着,两淮虽然村落不少,但时不时闹虎患也是真的,见着几名头领是真心求战的样子,田六虎稍微松了口气。

    他和几名义兵首领此战作为西阳王的护卫,领着义兵守本阵,发了一天的呆,如果晚上还有恶战的话,他们就有机会杀敌立功了。

    都是从山里出来的,田六虎希望面前这几位及部下表现好点,自己脸上也有光,不然老是被人喊作“山蛮”,想反骂回去底气都不足。

    此时天已经彻底黑下来,天上看不见月亮,从云缝之中能看见一些星星,旷野里一片漆黑,只有己方军阵亮起点点火光。

    忽然间火光大作,田六虎和头领依着火光望去,只见本阵点起几座篝火堆,将一旁的中军大旗映红,这在漆黑的旷野里异常显眼,怕是数里之外都能看到。

    此举应该是为了追击敌兵的己方将士知道本阵在何处,但几名头领见状有些担心,因为这也会告诉黑暗中可能潜伏的敌人,中军本阵就在这里。

    田六虎看看中军大旗,又看看四周,再看看西面,这方向可是己方军阵的腹背,如果真有人趁夜摸过来的话。。。。

    在山里长大、经常打猎的人,对于黑夜十分熟悉,而经常搞偷袭摸寨子的捕奴队,最喜欢黑夜了。

    摸着下巴,田六虎咧嘴一笑,露出森森白牙。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