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二十三章 火!火!火!

    东军本阵,主帅尉迟佑耆看着西军本阵出现的战象不由得额头冒出冷汗,战前军议时,他和众将猜测敌军可能采取的战术,怎么都没想到对方能弄出战象来。

    战象身躯庞大,冲起来连撞带踩,血肉之躯根本就挡不住,位于中军本阵的尉迟佑耆,虽然看不太清楚战况具体情况,但己方突击敌军本阵的将士伤亡不会小,很可能已经伤亡惨重。

    对方的战象可以一直冲,不但将己方突击的队伍击溃,还会直接冲击己方中军本阵,一旦中军撼动,即便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将战象解决,随后而来的敌军步骑,己方怕是挡不住。

    尉迟佑耆原本的计划,是用骑兵来个中央突破,没想到反而会被对方来个中央突破。

    此时此刻,尉迟佑耆脑袋一片空白,他自以为可以应对战场上的各种变数,结果当对方投入战象之后,他瞬间就束手无策了。

    这些战象是假的么?不可能。

    尉迟佑耆稍微冷静了一下,他知道宇文温去年讨伐陈国岭表地区,还平定了交州叛乱,甚至攻入林邑国国都典冲,所以这些战象应该是从岭表或者交州带来的。

    然而从岭表广州到山南黄州,陆路距离超过一千里,一路上崇山峻岭、道路崎岖难行,要把这么多大象运到山南,那要花费多少人力物力,要耗费多少时间?

    更别说从山南将大象带到淮北,这样疯狂的举动,就是为了用战象打仗?

    你还不如多弄些马!

    疯子,疯子!!

    尉迟佑耆心中咒骂着,但现在骂宇文温是疯子无济于事,他知道己方若不想办法挡住敌军战象的冲锋,战局怕是要不妙了。

    若实在不行,尉迟佑耆决定用人命来填,就在这时,一名将领面带喜色说道:“尚书令勿忧!敌军自寻死路,距离败亡不远了!”

    “此话怎讲?”

    “尚书令可记得后汉马伏波是如何破象军的?”

    “马伏波?”

    尉迟佑耆念着这三个字,片刻后双眼放光,紧缩的眉头瞬间舒展开:“原来如此!”

    马伏波,即后汉伏波将军马援,“马革裹尸还”典故中的马援,后汉初,交趾有征侧、征贰姊妹叛乱,马援领汉军南下平叛,据说曾与叛军战象交战。

    战象身躯庞大,背上有木屋,其内除了驭者还有士兵,远战用箭、近战用槊、矛,而战象本身又颇具冲击力,一旦集群冲起来可谓所向披靡。

    然而这样的庞然大物却怕火,汉军以火矢攒射战象,瞬间就导致这些战象惊慌失措,不管不顾四散奔逃,直接把己方军阵冲乱。

    南朝宋时,宋军讨伐林邑国,林邑军队擅用战象,宋将宗悫命人做假狮子,当两军对阵、林邑战象冲锋时,宋军假狮子上场,直接把战象吓得四散奔逃。

    所以,战象只是看起来凶猛,实际上胆子很小又怕火,甚至害怕巨大的声响,可谓胆小如鼠。

    现在,宇文温一方投入战象,己方赶制假狮子是来不及了,但用火矢攒射却很方便!

    “你说的对,火!火!火!”

    尉迟佑耆激动得连说了三个“火”字,当即下令调集弓箭手前出,向逼近的战象放火箭,而原本准备冲击敌军本阵的骑兵后撤。

    待得战象被火矢吓得惊慌失措、发狂回奔时,骑兵只需要跟在后面掩杀,就可以轻松破敌!

    众将领命而去,尉迟佑耆依旧激动不已,看着前方敌军本阵,他真希望看到战象回奔时宇文温那惊慌失措的模样。

    见着己方兵马调动起来,尉迟佑耆微微一笑:“你以为用战象就能取胜?那是自取灭亡!!”

    。。。。。。

    沉重的脚步声中,大地似乎在颤抖,已经汇合的战象如墙推进,践踏着面前一切拦路之物,各种尸体被其踩成肉泥,而顽强抵抗的东军步兵根本就挡不住这些庞然大物,临时集结的长矛阵,一个个被击破。

    每头战象的象腿满是鲜红血迹,看上去触目惊心,战象身上披着铠甲,头部、胸部也有铠甲护着,东军士兵正面对抗根本打不过,而战象的鼻子除了如同鞭子般抽动之外,还能卷人。

    一个个倒霉的东军士兵被战象用鼻子卷起,惊叫着被其举到半空,然后象鼻猛的向下一甩,士兵砸在地上当场死亡,如此惊悚的场面,吓得周围士兵面如白纸。

    和这样的巨兽对抗,要付出多少代价才能杀掉一只?

    更别说象背小楼上有弓箭手不断放箭,东军士兵们冒着箭矢拼命接近战象要砍象腿,却被小楼上的士兵用步槊乱捅,即便豁出性命砍了象腿几刀,却完全没有效果。

    突入西军中军的东军将士承受不住对方战象的冲击,很快就崩溃,战线渐渐恢复为最初的起点,而迎着败兵前进的是大量弓箭手。

    见着敌军战象逼近,东军弓箭手将手中火把插在地上,然后弯弓搭上火箭,点燃箭头绑着的易燃之物后,向着那些庞然大物射去,与此同时,又有刀盾手护着投掷手前出。

    火矢如漫天飞舞的萤火虫般落在战象身上,而投掷手冒险靠近冲锋的战象,将所剩无几的轰天雷点燃、投掷出去,与此同时,又有大量士兵在弓箭手后面敲锣打鼓,弄出巨大的动静。

    象群中火光闪烁,爆炸声此起彼伏,一头战象被炸伤前脚,负担不住巨大的体重量,战象哀鸣一声倒地,又有战象被炸断鼻子,鲜血直流。

    而许多战象身上插着火矢,点点火焰将其点缀得浑身是光,火矢上又冒出大量青烟,使得战象宛若一座座点燃的香炉。

    弓箭手不断射出火矢,冲锋的战象群笼罩在火光之中,冒险抵近的投掷手满怀期盼看着这些庞然大物,就等着对方受惊吓掉头狂奔。

    “嗷!”

    战象咆哮着继续前冲,将躲闪不及的东军士兵踩在脚下,惨叫声中鲜血四溅,遍体鳞伤的战象们加快速度移动,维持方向不变。

    没有一头战象转身逃跑,哪怕是鼻子被炸断的那只战象也是如此。

    面对快速逼近的战象,弓箭手们强压着心中恐惧奋力放箭,因为将军们说了,战象怕火、怕痛、怕巨大的声响,所以。。。

    眼见着战象将奋力阻挡的士兵一个个踩死,而火矢射在对方身上完全没用,弓箭手们开始崩溃,不顾督将声嘶力竭的喝骂,掉头就跑。

    火光大作,映红战象的眼睛,而即便没有火光映照,这些战象的眼睛也是通红的,似乎因为某些原因,它们已经处于极度亢奋状态。

    号角声起,无数东军骑兵集结成群,平端马槊,挥舞长刀,向着如墙进的西军战象冲锋,宛若惊涛巨浪,径直拍向岸边岸边礁石。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