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一十九章 消息(续)

    罗马国,即中原所称“拂菻”,安吐罗知道,这个国家的简略名字若按读音来说,“罗马”比“拂菻”要贴切些,只是罗马和中原一西一东,读音传来传去传走调了。

    阳光照耀的地方,自然就有国,所谓国不止中原才有,同样,不止中原的国有皇帝和王。

    突厥国有可汗,波斯国有王中王,而罗马国也有尊贵的王,一般是正、副双王,正王的尊号是“奥古斯都”,副王的尊号是“凯撒”。

    这种知识,见多识广的粟特商人知道,但中原的皇帝、权贵们不关心,只知骂南人是岛夷,骂北人是索虏,中原以外的国家,在皇帝和权贵眼里都是所谓“蛮夷之国”。

    东西方互不了解,这是好事,所以东西方商路就靠粟特商人维持,也正是如此,经商所得巨额利润让大大小小的粟特家族、聚落繁衍生息数百年。

    而对于经营东西方万里商路的粟特人来说,尊贵的奥古斯都所下订单必须完成,所以绝对守信用的粟特商队,无论如何也要把货物带到罗马国都康斯坦丁堡(君士坦丁堡)。

    因为奥古斯都亲自定下样式并让人绘制成图纸,要以此图纸定做一面特别的镜子,所以粟特商人无法用手上的存货来应急,安吐罗此去晋阳,就是和另一个粟特首领商量此事。

    这笔买卖,完成时间以年计,但他们不想耽搁太久。

    粟特人分成许多家族、聚落,散布在东西方商路上的各个地段,各自做着各自的买卖,但相互间经常合作,所以安吐罗并不承担这次买卖中运货、交货的任务,但承担了进货的重任。

    所以必须得他想办法,去黄州把这面镜子搞定。

    而安吐罗也必须去找宇文温商量一些事情,为今后早做打算。

    安吐罗一直在和宇文温合作,而随着对宇文温的了解,他愈发有危机感,宇文温的经商头脑不是其他权贵所能比的,不但会赚钱,野心也不小。

    权力上的野心另说,安吐罗知道宇文温在试图规划一条商路,那条商路会威胁粟特人的财路,而粟特人却无力改变。

    去年,宇文温攻下陈国岭表地区,随后大量岭表、南海特产出现在黄州,并且向周边地区销售,这些货物之中,有来自海外的香药和特产,其中就有来自波斯国的香药及特产。

    安吐罗在西阳留有掌柜打理买卖,据其收集的消息,西阳王有开拓海贸的想法并已付诸实施,所以安吐罗从中感受到巨大危机即将到来。

    因为异域香药在中原的主要输入途径是陆路,也就是由粟特人经营的陆地商路输入中原,而一旦海路通畅,海贸大兴,波斯国、天竺诸国所出香药及特产极有可能大部分经由海路运抵中原。

    这样一来,粟特人世代开拓的陆地商路就会面临巨大竞争,毕竟一艘海船的载货量,可抵得上数十支陆地商队的载货量。

    安吐罗知道,海船从波斯到中原岭表番禹一个来回至少要一年,但海船巨大的载货量可以弥补耗时太长的缺点。

    由数艘海船组成的船队,即便半路沉了一半,其剩余货物带来的利润,也不是数十支陆地商队能超过的。

    这是巨大的危机,也是巨大的商机,所以安吐罗要提前做打算。

    他决定,无论如何也要见见宇文温。

    要交钱定做琉璃镜,琉璃镜做好以后,可以直接从黄州运往关中,然后由粟特商队走陇右经由凉州、瓜州至敦煌,在那里交给另一支商队带着,穿过碛西、葱岭入河中,再前往遥远西方的罗马国。

    这是安吐罗和晋阳粟特首领商定好的线路,关键在于他要见到宇文温,而安吐罗也确实要亲自面见对方,忙自己的事情。

    问题是此举风险不小,一旦被丞相知道,那是要满门抄斩的。

    。。。。。。

    “哈楸!”

    宇文温无缘无故连打了几个喷嚏,不由得遐想起来,这种情况一般是有人在想他,至于是谁在想,那就不知道了。

    也许是远在西阳的杨丽华、萧九娘和子女,也许是远在邺城的尉迟炽繁和儿子,当然,也可能是在邺城的尉迟惇,宇文温知道对方怕是无时无刻都在想着把他抽筋扒皮。

    宇文温接连坏了尉迟惇的好事,对方恨他入骨理所当然,尉迟四郎这么恨他,尉迟五郎恨他也是理所当然。

    不过尉迟佑耆用不着诅咒宇文温,因为双方现在即将拔刀相见,你砍我、我砍你,看谁先被砍死。

    汝阴以东、涡阳以西,两座城池辖区的交界处,此时此刻,宇文温大军与尉迟佑耆大军在旷野里即将展开决战。

    宇文温率军自西边汝阴而来,尉迟佑耆率军自东边涡阳而来,两军东西对峙,各自军阵自北向南展开,旌旗如海,号声喧天。

    宇文温所布大阵,是以步兵为主的矩形横阵,步阵居中,两翼布置骑兵,这种阵型中规中矩,看起来简单,但人数多了就不简单。

    大阵被宇文温名为长虹阵,横向分左军、中军、右军,纵向分前校、中校、后校,是为一线、二线、三线,二线、三线军队即后世所称预备队,要依次投入作战。

    前校三阵,以幢(兵力三百)统计,步兵共计四十五幢,为一万三千五百余人;中校五阵,步兵共计七十五幢,为二万二千五百余人;后校四阵,步兵共计六十幢,为一万八千余人。

    合计步兵五万四千余人左右,其中正规官军、蛮兵、义兵、宗族兵混杂。

    又有左右翼骑兵,亦分前校、中校、后校,护卫大阵左右;又有左右校游骑,负责外围游击、哨探敌情,与此同时负责驱散敌军游骑。

    主帅宇文温坐镇中军,以虎林军督阵兼决战预备队,行军总管杨素领左军,行军总管韩擒虎领右军,行军总管史万岁领右翼骑兵,别将薛世雄领左翼骑兵。

    数万人排出的军阵,士兵和士兵之间有空隙,并不是肩挨着肩,而作战单位(队、幢)之间也有五到十步左右的间隙,所以全军阵型横向虚实长度超过十里,纵向虚实长度超过四里。

    正所谓人数上万、无边无际,数万人排出的大阵,左右看不到头,指挥起来只能靠旗帜、号角进行协调,发号施令只能靠骑马往返的传令兵。

    宇文温看看左右如潮人海,只觉得热血沸腾,再看看前方规模更大的敌阵,更是兴奋得呼吸急促:尉迟佑耆,此战我定要将你生擒,换回尉迟炽繁和棘郎!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