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一十六章 踪迹(续)

    “哎哎哎,你们要做什么,此处是。。。。”

    “是什么?丞相有令,大索全城,你敢阻拦官军搜查,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让开”

    官军士兵气势汹汹冲进一处私邸,院内原本狂叫的几只狗瞬间就没了声音,而刚开始板着脸的管家见情况不对,马上换了一副笑脸,往领兵将领手里塞了一些“意思意思”

    “嗯?你是什么意思?”将领一瞪眼,没有收下好处。

    “哎呀,这里还有给将士们的意思意思。。。”管家示意仆人抬来一些钱帛,笑得愈发谄媚了:“还请诸位高抬贵手,手下留情。。。”

    “留情?当然留情,不过该查的还是要查。。。”

    将领示意手下把‘意思意思’收好,却没有糊弄完事的意思,示意士兵们到各处房间搜查,不过既然收了对方的好处,那么翻箱倒柜什么的就要注意轻重。

    与此同时,将领还和跟在一旁的坊主了解该处院子的情况,包括户主是谁、是官是民还是商、平日里住在这里的人有哪些。

    据坊主介绍,这处私邸为一名幽州豪商在邺城的别院,豪商到邺城时会在这里暂住,平日里府邸只有管家和一些护院、仆人。

    这样的别院,在邺城有很多,毕竟作为国都,各地官宦、豪商在邺城有别院很正常,不过既然城里出了逆贼,这些别院成为首要怀疑目标也很正常。

    而对于搜查队伍来说,搜查豪商在邺城的别院,可是油水最足的好差事。

    “开门好处”收了,事还是得照办,将领让管家召集所有仆人接受检查,侍女就免了,所有男仆都要一个个过关,看看身上有没有新伤口。

    然后每个房间都逐一检查,又不断敲着墙壁、地板,看看有没有夹墙和地道,许多大户人家的府邸都会设有地窖、夹墙,以便存放一些贵重物品和钱财,搜查者认为这处私邸应该不会例外。

    很快,士兵们在一处房间里发现有夹墙,虽然看其长、宽不可能藏人,但对于搜查者来说,这就是发财的机会。

    一名士兵拔刀晃了晃之后,管家苦着脸拿来钥匙,将夹墙暗门打开,只见夹墙里有几个隔断,放着各种珠宝首饰。

    “嗯?这些物品十分可疑,带。。。”

    “哎哟!将军呐,这可是。。。呃,这是些许意思意思,还请笑纳。。。。”

    管家又命人拿来一些钱帛,是为“封口钱”,也就是破财消灾的意思,笑纳了第二轮好处之后,将领摆摆手:“到后院去搜一搜!”

    后院是女眷居住的地方,不过这处私邸此时并无女眷,房间里该有的家具倒是一应俱全,各种衣物、被褥收拾得整整齐齐。

    把墙壁、地板敲了一遍,没发现异常,转入花园,只见这里有水池、奇石、花草还有凉亭,一切看上去和寻常大户人家的花园无异。

    仔细搜了一遍,又敲了一遍地面,没发现什么异常,更没有什么奇怪的踪迹。

    水池里的水有些浑浊,看不见池底,士兵们将木棍伸进池内,发现水大概有齐腰深,领兵的将领在池边转了转,发现有问题。

    观赏池的应该有荷花或者水生植物,还养着鱼,水不该那么混,而水池边的泥土看上去不像是长期浸水的样子,也就是说,这池水像是刚装满不久。

    面对将领的疑问,管家的说法是这池子在秋末时放干水顺便清淤,然后待得春暖花开,晒了几个月的太阳,今日才重新放水,准备重新种荷花、养鱼。

    “今日才放水,这么巧?”

    “将军,小的所说句句属实。”

    “呵呵,来人,戳戳池底!”

    几个士兵脱了大口裤,只剩犊鼻裈,就这么下水池拿着木棍不停戳着池底,不一会木棍便在池底淤泥下碰到硬物,将领见状大喜,下令把池水放干。

    管家急得满头大汗,再命人拿来钱帛想要“意思意思”,急着立大功的将领哪里领情,让手下把管家抓住,就等着一会来个“一网打尽”。

    折腾了好一会,池水放干,士兵们拿着铲子在池底挖起来,他们将淤泥扒开,向下足足挖了数尺,结果除了挖出一些密封好的酒坛,什么也没有。

    池子底下除了泥土还是泥土,没有想象中的地板,而这些酒坛里则装着大量散碎金银,看样子水池只是一处别样的储藏之地罢了。

    看着一坛坛金银,将士们眼睛在放光,不过将领知道事情不能做得太过,毕竟豪商肯定有靠山,日后算起账来,倒霉的还是自己。

    “这些东西是怎么回事呀?”

    将领明知故问,不住搓着手指,被士兵松开的管家,贴上来陪笑脸:“这都是我家郎主的传家宝,不值什么钱,这些意思意思,还请将军收下。。。。”

    “开拔钱”到手,将领心满意足,带着士兵扬长而去,继续搜查逆贼的踪迹,管家长吁一口气,让人将大门关上,刚要转入后院,墙角狗洞突然钻进一只小白狗。

    小白狗的速度很快,不住叫着向后院窜过去,管家见状吓得面色一变,随即压低声音吼起来:“赶紧把那畜生解决了!!”

    。。。。。。

    地下,宇文维城好奇的看着自己所处‘房间’,房间里的摆设很齐全,就是没有窗户,照明靠的是蜡烛,虽然是在地下,却没有憋闷的感觉。

    今日他经历了一场“冒险”,从宫里来到这个地方,期间各种刺激的经历,让年幼的宇文维城既害怕又觉得好玩,一开始被吓得不轻,现在回过神后渐渐兴奋,觉得自己有了向兄弟姊妹们炫耀的本钱。

    宇文维城在房里这摸摸那摸摸,稀奇得紧,尉迟炽繁坐在一旁,和妹妹尉迟明月说话,她们两个已经用水擦过身换了干爽的衣物,佩戴着香囊,身上的羊骚味已经没有了。

    尉迟明月从接连不断的惊吓中初步恢复过来,事到如今,她明白自己短期内恐怕见不到父母,所以对今后该怎么办充满迷茫和害怕,对于跟着姊姊出逃,有些后悔。

    但若是还留在宫里,要面对那个说一套做一套的王忻,被其不住纠缠甚至最后还得嫁给对方,尉迟明月又不愿意,所以觉得逃出来好像也不错,于是反复纠结之下情绪开始低落。

    尉迟炽繁怕妹妹东想西想想出毛病,赶紧好言相劝,但是妹妹问她接下来该怎么办,她无法给出一个确切的答案。

    被叔叔软禁在皇宫的尉迟炽繁,从没想过还有逃出去的一天,而完成这‘奇迹’的侍卫们,是夫君安排潜伏在邺城的秘密队伍,接下来该怎么办,得问典卫吴明。

    尉迟炽繁觉得既然吴明有办法把她救出宫,那就一定有办法护送她和儿子回黄州,和夫君团聚。

    姊妹俩正说话间,门外传来脚步声和狗叫声,尉迟炽繁正纳闷地道里哪来的狗时敲门声起,片刻后吴明转进来,怀里抱着一条小白狗。

    “是小白!小白如何会在这里的?”

    这个问题吴明也想不通,有些无奈的回答:“呃,说来话长,大概是机缘巧合吧。。。”

    尉迟明月欣喜的从吴明手中接过小白,抱在怀中逗弄着,她还在假山边时,小白跟着姊姊一行人过来,但翻墙时没有把小白带走,她还以为再也见不到这可爱的小狗了。

    小白见了主人之后不再叫唤,温顺的接受**,宇文维城见姨母抱着小白,便靠了上去,摸着这通人性的小狗。

    吴明见着这狗儿不再乱叫,擦擦额头上冒出的冷汗,松了口气,觉得从棒下将这窜进后院的狗救下是救对了。

    狗的嗅觉很灵敏,能够根据气味追踪气味的主人,这一点为西阳王府侍卫所利用,训练嗅觉灵敏的狗儿,用来追踪目标人物。

    与此同时,为了避免己方潜行时被狗追踪,要采取相应的措施,那就是改变自己的气味,或者用另一种气味遮掩。

    方才,吴明带着手下将王妃、世子从宫里救出,为防止追兵用狗追踪,吴明请几位贵人在出地道前换了身衣物,又往身上喷了些羊尿以遮掩气味,之后才带着她们转移到别处。

    这都是列在计划里的必备手段,提前做好了准备,所以经由小车快速移动到出口的贵人们,很快便换装完毕,赶在街道被封锁前,转移到这里,进入地下室‘避难’。

    原以为这样就没事了,结果王妃妹妹养的宠物小白狗居然还能跟着来,幸亏这小狗是独自来的,不然万事皆休。

    吴明想了想,他和这狗有过近距离接触,所以极有可能对方不是循着王妃姊妹、世子的气味追过来,而是循着自己的气味追过来。

    如此细节,竟然疏忽了。

    一旁坐着的尉迟炽繁,见着妹妹心情好了许多,不由得松了一口气,但还是有些忧心忡忡,开口问道:“吴典卫,接下来该怎么办?”

    “王妃请放心,此处十分安全,待得风声过去,可以上到地面房间起居,只是若要离开邺城,怕是得等上一段时间,等待机会。”

    “这样啊。。。”

    尉迟炽繁沉吟着,这一处地下室,让她想起了王府里的那个‘避难所’,当年陈国的始兴王领兵偷袭西阳,在内应的接应下入城攻打王府,当时她和其他女眷就是躲入府里地下避难所避难。

    见着王妃眉头紧锁,吴明赶紧解释:“王妃请放心,此处为‘安全屋’,十分安全,地下室通风良好,存储着干粮、水,衣物、被褥和日常用具,即便一直躲在地下不出去,也能维持数月之久。”

    尉迟炽繁点点头,她知道吴明所言非虚,这所谓的‘安全屋’她听宇文温说过,‘设计指标’是足不出户的情况下能‘自持’超过半年,其中基本设施一应俱全。

    这处地下安全屋,有寝室、浴室、厕所,还有书房、客厅,家具、餐具一应俱全,通风良好,每间地下室都能点几盏灯,如果不是没有窗户,真的和寻常房间没区别。

    安全屋还有足够的房间让‘客人’们下榻,尉迟炽繁和儿子一间,尉迟明月一间,千金公主和阿涅斯各一间,每个房间各有一侍女服侍。

    当然,这些侍女实际上是西阳王府的女侍卫,不是在邺城买的婢女,跟着王妃出逃的心腹侍女翠云,专门照顾世子。

    见着儿子和妹妹在逗狗,尉迟炽繁起身转入另一房间,房间里千金公主站在卧榻旁,看着医生给躺在榻上的阿涅斯处理伤口,她们俩同样换了身衣物、佩戴着香囊。

    医生当然是由侍卫兼任,虽然是兼职,但水准不低,毕竟猫队执行任务时,需要医生随行处理各类伤口,这可是保命的倚仗,绝不可能拿庸医凑数。

    见着西阳王妃过来,千金公主激动得握着对方的手说道;“多谢王妃,多谢王妃了!”

    尉迟炽繁微微一笑:“长公主不必如此,待得他日回到长安,天子见了公主不知该有多高兴呢。”

    千金公主点点头,只觉得千言万语抵不过一个“谢”字,方才刚在这里安顿下来,她便急不可耐的问起当前局势如何、天子情况如何,而吴明一一作了解答。

    千金公主从吴明口中得知,弟弟不但平安逃出邺城,还在豫州悬瓠得西阳王搭救,随后抵达长安,在杞王的协助下重建朝廷。

    知道弟弟逢凶化吉,平安无事,做姊姊的千金公主喜极而泣,而她能逃出皇宫,多亏了西阳王府侍卫的努力。

    想想自己之前是在广州番禺得西阳王所救,而西阳王不仅当年救过天子一命,去年又救了天子第二次,现在派来的人则救了她第二次。

    不,确切来说西阳王是救了她三次,因为在番禺时,宇文温还为她祛除了药瘾,不然没了特鲁斯的解药,她药瘾发作怕是要生不如死,把舌头嚼断。

    而自从她摔断腿后,多亏了西阳王妃及其妹发话,她才能得到及时治疗,虽然瘸了,却好过保不住腿,后来也亏得这对姊妹的庇护,她虽然被软禁但衣食用度却不错。

    想着想着,千金公主愈发觉得西阳王一家对她恩重如山,见着尉迟炽繁姊妹对伪帝、伪王后、伪太后一事颇为惶恐,她决定日后和弟弟团聚后,一定要极力为尉迟氏姊妹及宇文维城说情。

    知恩图报,不是理所当然的么?

    对于千金公主来说,尉迟明月是弟弟明媒正娶的皇后,虽然尉迟家族如今的行为是大逆不道,但尉迟明月一个弱女子不过是身不由己的可怜人。

    直到现在,她还把尉迟明月当做弟媳,所以如果有日后,她希望弟弟能给尉迟明月一条活路。

    见着尉迟明月不在场,吴明赶紧把之前不好说的消息说出来:“长公主、王妃,不久前有流言传到邺城,说年初时,陛下已在长安昭告天下,废皇后为庶人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