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一十五章 踪迹

    风和日丽的上午,邺城城门忽然关闭,与此同时南城、北城之间的城门也同样关闭,忽如其来的变故,让城中百姓错愕不已,无论是身份高贵的官宦人家,还是地位卑微的寻常庶民,对此意见很大。

    邺城作为国都,每日城里城外的人流量都很高,不仅城内居民很多,城外廓内的居民也不少,还有往来城内城外的商贩,各处城门每日都是人员进进出出十分热闹。

    从外地来京公干的官吏,或者是从京城出发前往四面八方的官吏,每天都频繁进出邺城,还有大量的瓜果蔬菜、家禽家畜羊源源不断运入城,为大周国都居民提供必需的食物。

    现在忽然一关门,邺城就像疾驰中被绊了腿的骏马,瞬间停止运转。

    要进出城门的人在城门内外越聚越多,守门士兵不住解释说关城门是奉命行事,但大家愈发激动,喧嚣声也越来越大。

    喧嚣声在大量军队涌上街头之后戛然而止,见着这些披坚执锐的兵马控制各处街口,见多识广的邺城居民意识到大事不妙。

    见着援兵赶到,刚才还是满脸陪笑的司门,腰板马上硬了,对着眼前各色人等大声呼喊起来:“本官是奉命关门,你们有何意见,自己去和官军说!”

    “方才有逆贼试图潜入皇宫,事泄之后试图逃窜出城,你们若是再嚷着要出城,那就是逆贼同党!”

    司门还想发威,有官军将领带着兵过来,向着惊恐的百姓们宣布最新的公告:“尔等速回自家,一会里、坊就要关闭,届时还在街上行走的人,就请到大牢走一趟!!”

    “还有,见着可疑之人必须立刻报告里正、坊主,若是捉到逆贼及其同党,官府有重赏!!”

    “那些不在城中居住的人,就在这里接受检查,不要到处乱跑被抓到了才说自己是良民!”

    “有胆敢收藏形迹可疑之人、有胆敢知情不报者,按逆贼党羽论处,满门抄斩!!”

    话音刚落,聚集在城门处的人如鸟兽散,各自向着自家方向狂奔,而并非城中居民的人们,苦着脸站在路两边,接受士兵的盘查。

    这样的情景在各座城门上演,而赶回自家的人们,在半路上还得接受驻守各处街口士兵的盘查,只要士兵们认为形迹可疑,当场就会扣人。

    待得大家好不容易赶到各自所住里、坊,里正、坊主已经领着一些住户在进出口认人。

    如果有非本里坊的人想要浑水摸鱼混进里坊,其难度很大,因为只有本里坊的住户才能入内,即便如此,这些要回家的住户还得接受官军将士的盘查。

    每个里坊的进出口都有士兵把守,所有从外归来的里坊居民,全都要说明之前在外做何事,并掀起衣袖、裤腿,让士兵检查身上有无伤口。

    女人也不例外,不过为了避免激起民变,由里正、坊主带来的奴婢进行搜身。

    寻常百姓居住的里坊是如此,富贵人家居住的里坊也是如此,当然,搜身是不可能的,更不能搜女眷的身,即便上面要求这么做,现场的官吏、将领也不可能傻乎乎照做。

    大概问几句话,登记一下是何家家眷便放行,还得客客气气的,免得对方日后算账。

    能享受到这样待遇的人毕竟是少数,城内大多数里坊被折腾得鸡飞狗跳,因为士兵们开始挨家挨户搜查,在各式各样的房屋里翻箱倒柜。

    如此情形,去年曾经出现过,那时正是天子大婚,结果天子被逆贼行刺,伤重昏迷,最后逆贼使妖术逃出皇宫,于是官军大索全城,弄得各处里坊鸡飞狗跳。

    今日的情形,比那时还要折腾,因为某一区域内的里坊,进行搜查的士兵们拿着木棍不断杵地,看样子是要辨别地下是否有地下室或者地道。

    杵着杵着,还真就有地面的动静和别处不一样,士兵们精神一振,拿来铲子就开始挖地,户主在一旁见了哭喊着这里没什么地道,被士兵们制住。

    正所谓欲盖弥彰,越是说没有,那就越是可能有,士兵们奋力挖土,没多久铲子便在地下碰到硬物,大家觉得莫非这就是地道入口的“门户”,挖土的动作越来越快。

    结果挖出来的是几个瓦罐,瓦罐口用泥封住,打开一看,却是满满一罐铜钱。

    户主见着士兵们盯着铜钱的眼神不对,急得大喊这是全家多年积蓄,然而狼看了肉哪里那么容易松口,几个瓦罐里的钱瞬间少了一半。

    得了甜头的士兵们干劲十足,丢下欲哭无泪的户主,转入隔壁人家找地道,上官要抓逆贼、找地道,那么他们觉得自己辛辛苦苦挖出来一些“小玩意”,拿一些当做辛苦钱是理所当然。

    里坊内到处都是哭泣声、喝骂声、敲击声,而街道上的行人越来越少,不一会狗叫声起,这声音不是从里坊内传出,而是在街道上响起,那是许多猎犬在叫唤。

    大队士兵在街道上小步快跑,最前头的几名士兵牵着十余只猎犬,宛若围猎时追赶猎物一般先前小跑,但现在不是打猎,而是在追踪。

    队伍前列,几名宦官掺杂其间,手里拿着一些手帕、衣裳等物品,时不时给猎犬们嗅一嗅,让其循着衣物主人的气味进行追踪。

    狗的鼻子很灵,而猎犬的嗅觉更加灵敏,能根据猎物的气味进行追踪,所以为了追击逆贼并救回被逆贼挟持走的人质,禁军调来大量猎犬协助搜寻。

    而这些猎犬之间还有一只小白狗,在一群彪悍的猎犬之间显得十分柔弱,叫声也小,看上去有些弱不禁风。

    那是太后的宠物,宦官们带它出来是为了让其协助寻找主人,见着猎犬们时常不怀好意的拍打小白狗,一名宦官便将其抱起。

    猎犬们低着头在地上嗅来嗅去,带着队伍拐了个弯,从其他队伍正在找地道的里坊区域离开,转到另一片里坊。

    走着走着,猎犬们忽然兴奋起来,叫得愈发大声,士兵们见状松开狗绳,这些猎犬随后咆哮着向前方冲去,在一处院落门外停下,对着院内不断大叫。

    领兵将领见状大喜,当即下令前后包抄这座院子,不一会士兵们强行撞开院门冲了进去,原以为会遇到反抗,结果院内空荡荡一个人影都没有。

    猎犬们叫着跑向后院,在一处房间外停下,士兵们撞开门冲进去,却发现房内没有什么异样。

    如寻常人家的起居室一般,房内家具应有尽有,地板很干净,没发现有什么颜色不同的地面。

    猎犬们进入房间,围着卧榻不住叫唤,士兵们将卧榻挪开,用木棍敲击地板,回音和房内其他地面受敲击时的回音不同。

    面对光滑平整的地板,士兵们无处下手,于是用带来的铁锤奋力砸地板,不一会将那块石板砸碎,露出一个黑乎乎的地洞口。

    地洞口找到了,士兵们兴奋之余,却不敢轻易下去,以免被可能潜伏在洞里的逆贼所伤,想要放猎犬进去,却怕伤了人质。

    权衡利弊之后,他们让猎犬打头阵先进地洞,人随后跟进,要趁着猎犬把地道里的逆贼弄得乱成一团时,他们再趁机制服对方并趁机救人。

    猎犬和十几名士兵进入地道,其他士兵和宦官围在地洞口和房间外,一个个翘首以盼就等着好消息,结果过了许久,狗和人回来了,却只带回来一些衣物。

    这都是些女装衣裙,为丝绸、锦缎所制,华贵非常,想来就是太后、邾王后所穿,又有一件明显破损的衣裙,其上还有些许血迹,看来是挟持蜀王妃的胡姬所穿。

    总总迹象表明,这就是逆贼入宫、出宫的地道,而被其挟持的人质,已经换了衣物,如今不知所踪,他们来晚了一步。

    与此同时,那名宦官抱着的小白狗,入院时跳下来后不知何时没了踪迹,再也找不到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