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一十二章 心跳

    “汪汪,汪汪!“

    一直很温顺的小白忽然对着走近的宦官叫起来,前身低伏、尾巴竖起,这让宇文维城觉得莫名其妙,因为宫里经常能见到宦官,小白之前从来没对宦官如此叫过。

    看其模样,似乎有些害怕,宇文维城不知道区区几个宦官有何好害怕的,想去抱小白,却见其掉头就跑,跑远了又跑回来,咬着自己裤脚往另一边扯。

    宇文维城觉得莫名其妙,再想弯腰去抱,一旁的玩伴赶紧上前将小白抱起来——这狗儿似乎有些不对劲,万一发狂伤到天子可就不好了。

    然而小白依旧在叫着,汪汪声引得周围宫女、宦官还有侍卫看过来,正在接近西阳王妃的吴明,心中叫苦不已,然而事已至此,不可回头。

    吴明和手下身着宦官服饰,走路时也尽量模仿宦官的举止,此时他距离西阳王妃不足十步,而因为那只狗乱叫,一旁的侍卫注意到他几个,于是上前一拦:

    “且慢,尔等有何事?”

    “呃。。。这。。。”吴明暗道一声‘对不住’,开始演戏,他露出为难的表情,转头看了看山水池方向,又看看西阳王妃方向,再看看那几个侍卫:“呃,这个。。。呃。。。”

    如此表情,明显是欲言又止,侍卫们知道方才太后和左小宫伯往山水池那边去了,也知道两人的关系有些微妙,如今这宦官又是这种表情,怕是那边有什么不可为外人所知的事情。

    这种事,最好自己别知道,免得万一起了什么谣言,自己给牵连进去。

    侍卫们如是想,摆摆手示意吴明一个人近前。

    蒙混过关,吴明稍微松了口气,竭力保持平静,缓步向坐在凉伞下的西阳王妃靠近,心中不住提醒自己:‘得称呼王妃为王后殿下,绝不能喊错。’

    细节决定成败,吴明一直很注意细节,他担心一会王妃见到他会失言道出身份,亦或是神色有变,引起别人的注意,所以早已做好了准备。

    他要接连发话,不让王妃有失言的可能。

    距离越来越近,他见王妃正和一名女子交谈,那女子斜背对着吴明,所以吴明看不见对方样貌,只道是哪个入宫陪聊的外命妇而已。

    还差几步,一名宫女拦住吴明,正要发话,动作却僵住了,与此同时,吴明心跳加速:此人是王妃的心腹侍女翠云,是西阳王府后院管事。

    翠云和吴明相熟,此时见着吴明在面前,如同见着鬼一般,不过翠云好歹没有脱口而出喊出名字,硬是保持住面色不变,开口问道:“你有何事?”

    “奴婢有要事启禀王后殿下。”

    “稍。。。等。”

    翠云轻吸一口气,只觉心跳得厉害,转到王妃身边低语,低声强调是王府典卫吴明来了,尉迟炽繁闻言同样心跳得厉害。

    在悬瓠城外御营时,她就发现儿子玩的竹马有特殊标记,这意味着王府的侍卫就在附近,所以如今吴明出现在宫里还扮作宦官,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宇文温给尉迟炽繁交过底,说王府的秘密队伍值得信赖,去年她陪着千金公主来邺城,王府司马张定发和典卫吴明一明一暗也来了。

    此时吴明出现在这里,那就意味着是要救她们母子出去!

    那样的话,就有机会和宇文温相聚!

    尉迟炽繁心情十分激动,强作镇静示意吴明近前:“你有何事?”

    吴明答道:“回王后,奴婢奉太后之命过来,请陛下和王后到山水池。。。”

    “咦?吴典卫你来了?”

    一声童音道破秘密,吓得尉迟炽繁、吴明、翠云魂飞魄散,那是在一旁的宇文维城看见吴明,高兴之余脱口而出,这句话,直接让吴明的身份暴露。

    “典卫”是王府武佐官,皇宫里是没有这种官职的,宇文维城说话声音不小,临近的宫女、宦官还有侍卫都能听见。

    年幼的宇文维城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的处境,所以见着吴明后惊喜之下才有此一问,尉迟炽繁只觉得全身冰凉、心要从喉咙里跳出来,而吴明此时冷汗直冒。

    眼见着身份就要暴露,他情急之下弯腰行礼,挤出笑容对宇文维城说:“哎呀,奴婢吴点威,向陛下请安。”

    “点威”二字,说得特别重,吴明想以此遮掩“典卫”一词,见着宇文维城又要开口,他生怕祸从口出,猛地一指天空:“咦,那是何物?”

    许多人闻言顺着吴明所指方向望去,宇文维城也抬头望天,然而天上除了白云什么也没有,几乎吓昏的尉迟炽繁赶紧把儿子抱起来,开始连哄带骗:

    “陛下,太后在山水池设了个迷宫,去看看可好?”

    “啊?好啊,那吴。。。。”

    “陛下,这时节蜈蚣很少出来,无需担心。”

    “蜈蚣?不是。。。。”宇文维城见着母亲瞪他,话到嘴边硬是没说出来。

    尉迟炽繁抱着儿子,强作镇静向坐在旁边的千金公主说暂时离开一下,千金公主从一开始就注意到这几位的表情,见着尉迟炽繁要带着天子去山水池,不由得心跳加速。

    千金公主经历了太多事情,所以察言观色的本事不小,她发现尉迟炽繁有些惊慌,而宇文维城问出的那句话,实际上点破了宦官的身份。

    “吴典卫”这个词,千金公主之前听过,某日尉迟炽繁带着儿子到她那里聊天时,宇文维城提起王府的吴典卫曾带一只模样可怕的怪猴到庄园让他看。

    综合方才种种情况,千金公主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西阳王府的吴典卫,不知使了何种手段,潜入宫中来救王妃母子。

    那么,她若是跟着一起过去,说不定就能逃出皇宫,去找弟弟了!

    千金公主如是想,强压着心中激动,要求跟着尉迟炽繁一起去山水池,看看那边的‘迷宫’。

    尉迟炽繁闻言心中叫苦,想拒绝又怕引起注意,毕竟她前一刻还和千金公主‘相谈甚欢’,后一刻就硬邦邦拒绝对方同游的请求,这太突兀了。

    一旁的吴明惊觉和王妃攀谈的女子是千金公主,先担心了一下,不过他记得千金公主在西阳以及前往邺城时,自己从未在对方面前出现过,所以身份应该不会暴露。

    吴明知道天子已经在长安重组朝廷,千金公主是天子的亲姊,若是能将其救出去,肯定有利无弊,此次冒险入宫救人,他谋划周全,多救一个人也无妨。

    为免王妃担心,他主动在前带路,一语双关:“还请王后、贵人随奴婢一起来。”

    话中话的意思,是请王妃放心,尽管让千金公主同去,不要因为紧张而引起别人的怀疑。

    尉迟炽繁抱着儿子向山水池方向走,心中激动不已,紧随其后的翠云亦是如此,而坐在推车上的千金公主,握着拐杖强装镇静,心中同样激动不已,心跳越来越快。

    其他宦官、宫女、侍卫不明就里,一部分留在原地收拾物品,一部分跟着天子、王后向山水池走去。

    没走多远,正门方向忽然喧嚣起来,有十余侍卫涌入,见着天子和王后,带头之人快步跑来:“陛下、王后,下官有要事急报!”

    “何。。。事如此惊慌?”

    心中惊慌的尉迟炽繁发问,那侍卫随后说:“蜀王妃为逆贼挟持,逆贼说要见长公主,否则就害了王妃性命!”

    。。。。。。

    花园外,阿涅斯挟持着面色苍白的蜀王妃崔氏走在通道上,向花园靠近,前、后相距三十四步距离,是大量的侍卫及禁军。

    阿涅斯行进间不断的左右挪动,避免一直背对某个方向,她独自一人挟持崔氏,没有帮手,没有人背靠背戒备后方,所以必须如此才能干扰有可能偷袭的人。

    不仅如此,行进中的她不能靠近墙壁、窗口、门等物体,免得有人躲在这些障碍物后面搞偷袭。

    偷袭的手段也许是射箭,也许是用木棍敲,也许是用石头砸,也许是直接扑过来用手将她打昏,所以不得不防。

    这样的知识,是当年由主人特鲁斯请的老师所教授,为的是在遭人围攻时,挟持人质自保伺机逃命,阿涅斯接受过相关训练,所以今日虽然是第一次经历,做起来却驾轻就熟。

    在其前后的侍卫、禁军,不是没想过伺机放箭救人,然而阿涅斯不断晃动的身影,使得他们不敢轻易动手:万一射中了蜀王妃,那可不妙。

    所以阿涅斯挟持着崔氏从自己下榻的侧殿移动到此,并未遭人毒手,唯一的问题,是她体力不足。

    蜀王妃崔氏的身材不算瘦小,阿涅斯要在确保控制崔氏的同时提防有人偷袭,不停左右变换位置,还得拖着对方往花园走。

    这一路过来,阿涅斯消耗的体力不小,而精神处于高度集中状态,久了开始疲劳。

    实际上她的体力已经接近透支,现在不可能有人来救她,而她即便逃出皇宫也不知道该去哪里,天下之大已无阿涅斯容身之处。

    唯一支撑着她挺到现在的力量,就是要见上千金公主一面的最后愿望。

    阿涅斯一直以为千金公主死了,所以劫持崔氏伊始,她要求去千金公主的墓地,打算在那里把仇人的王妃杀了,告慰千金公主的在天之灵,然后自尽。

    死在千金公主身边。

    结果宦官们众口一词说千金公主还活着,也在宫里住着,阿涅斯一开始不信,见着众人信誓旦旦这么说,便要见上一面。

    哪怕是见了之后便死,她也愿意。

    据说千金公主如今在花园,只是因为瘸腿行动不便,所以阿涅斯要去亲眼看看,只要千金公主还活着,阿涅斯就放心了,她不能拖累对方,崔氏可以不死,她死就行。

    体力消耗大半的阿涅斯,好不容易挟持着崔氏来到花园正门,但她没有贸然进去,因为门后两边是绝佳的设伏地点,她独自挟持人质,一旦门后左右都有人动手,根本顾不过来。

    此时此刻,阿涅斯不会相信任何人的保证,就站在门外,要求千金公主过来。

    随后她的心急剧跳动,因为她真的看见千金公主过来了。

    千金公主穿着绸缎衣裙,气色不错,坐在一个由宫女推着的两轮推车上,手里拿着根拐杖,阿涅斯见着千金公主果然没事,那一瞬间几乎喜极而泣。

    “千金!千金!原来你还活着,我以为你已经死了!”

    “啊。。阿涅斯?真的是你?”

    坐在推车上的千金公主见着阿涅斯还活着,震惊之下不由得站起身,情绪激动起来,方才侍卫来报说波斯胡姬挟持人质要见她时,千金公主还不相信。

    两人目光交错,各自心中百感交集。

    自从去年那场巨变后,侥幸没摔死的千金公主就以为无依无靠的阿涅斯要么死了,要么沦为他人玩物,而阿涅斯亲眼目睹千金公主从高处坠落,一直认为对方已经摔死。

    结果现在,两个人又见面了,十几步距离,却不知能否再在一起叙旧、聊天。

    千金公主见着阿涅斯还活着,又见着崔氏身上衣裙有斑驳血迹,率先回过神,大声喊道:“你莫要伤害她!”

    阿涅斯闻言笑了笑,她知道自己的行为,会给千金公主带来很大的麻烦,所以既然已经知道千金公主无恙,她是时候了断。

    话说多了,会愈加牵连千金公主,阿涅斯向着千金公主点点头,笑着放开崔氏,然后握着匕首就往自己脖子抹。

    千金公主见状大惊失色,然而距离决定了她除了惊呼没有任何办法,就在这时,获得自由的崔氏反手一巴掌打在阿涅斯脸上。

    猝不及防的阿涅斯被打得身形一晃,手中匕首跌落地面,愤怒的崔氏一把将她推开,然后弯腰去捡匕首。

    作为蜀王妃,作为未来的新朝皇后,崔氏觉得自己在众目睽睽之下被人挟持是奇耻大辱,她被胡姬挟持,任由其摆布,又被对方扎了几刀,疼痛和惊恐之下涕泪横流,凄凉又无助。

    这一切,都被身份卑微的宫女、宦官看在眼里,就如同看一个在街边卖惨讨饭的乞丐!

    丢了那么大的脸,受了那么多伤,出身名门的崔氏已经愤怒得失去理智。连害怕都顾不上,只想着要报仇。

    看着阿涅斯,崔氏声嘶力竭的喊着:“贱人!我要将你碎尸万段!”,随即挥舞匕首向对方划去。

    阿涅斯仓促躲闪,刀刃划过她的面颊,激起一道血光。

    脸上传来刺痛感,阿涅斯痛苦的哼了一声,捂着脸踉踉跄跄躲闪,她手里没有刀无法自尽,因为不想连累千金公主,便没有对崔氏动手。

    而崔氏红了眼,握着沾血的匕首开始疯狂挥舞。

    “阿涅斯过来!我们和王妃一起逃出去!”千金公主情急之下脱口而出,扔了拐杖向前跑,要带着阿涅斯一起,跟着西阳王妃母子逃走。

    此话一出,跟在旁边的吴明只觉得心都要从胸膛跳出来了。

    今日入宫,遇见的破事一件接一件,方才为了让王妃和世子先走一步,吴明冒险跟着千金公主见波斯胡姬,免得千金公主纠缠王妃。

    结果事情闹到这种地步,全身而退的可能性越来越低,吴明只恨方才为何不当机立断。

    瞥了一眼身后,只见他的手下跟着王妃已经快要走进山水池的小门,又看看周围那些疑惑的侍卫、禁军,还有哭喊着跑向波斯胡姬的千金公主,他瞬间做出了决定。

    拔出短刀,猛地冲上前,就在崔氏握着匕首要扎向倒地的阿涅斯时,吴明赶在冲上来的侍卫、禁军之前,一拳打在崔氏脸上,然后将其揽着,挡在身前。

    就在这时,三支羽箭几乎同时射中他的后背,亏得身上穿着环锁铠,吴明才没被当场射死,他扎了崔氏一刀,声嘶力竭的咆哮着:

    “全都退下!不然我和蜀王妃同归于尽!!”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