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一十一章 捉奸(再续)

    花园一隅,山水池间凉亭下,太后尉迟明月正在观鱼,今日不当值的左小宫伯王忻,坐在旁边说一些趣事,使得尉迟明月时不时莞尔,用团扇遮嘴轻笑。

    食案上有果盘,摆着各类瓜果,尉迟明月看着亭边水塘里的鱼群,心根本就不在这些鱼身上,而说着笑话的王忻,心也不在自己所说笑话上。

    王忻样貌英俊,年纪轻轻,出身高贵,而尉迟明月貌若天仙,同样年纪轻轻、出身高贵,一男一女坐得那么近,有说有笑的,远远看去就像新婚夫妇,正是好得蜜里调油的时候。

    跟随太后的几名宫女,识相的站在凉亭外不远处,垂手而立,低头不语。

    左小宫伯一直在讨太后的欢心,这事情是公开的秘密,只是没人说破而已,既然丞相、胙国公及夫人还有太后本人都没意见,那么宫女们自然不敢多事。

    按说太后要给先帝守寡,然而明眼人都能看出来,丞相迟早要改朝换代,那么到了新朝,太后作为丞相的侄女,大概会变成新朝公主,改嫁是必然的。

    而嫁给左小宫伯,两人算是门当户对、皆大欢喜,既然迟早是夫妇,如今亲昵些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胙国公夫人在场时,左小宫伯还不敢那么亲近太后,如今胙国公夫人已经带着世子出宫,邾王后又在花园另一边与贵人说话,区区几个宫女,哪里敢对左小宫伯多嘴。

    眼见着小左宫伯拿起一粒葡萄往太后嘴边递,宫女们的头愈发低了。

    尉迟明月见着王忻捏着一粒剥好皮的葡萄递来,心如鹿撞、双颊泛红,正犹豫间,见王忻微笑着看自己,便羞涩的张开樱桃小嘴,将那颗葡萄咬住,吃进嘴里。

    葡萄的味道,尉迟明月已经尝不出来了,因为她如今满心甜蜜,吃什么东西都觉得是甜的。

    在悬瓠时,王忻就在追求她,尉迟明月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但她不是傻瓜,王忻成日里有事没事就在眼前晃悠,总是能反应过来的。

    回到邺城后,王忻愈发殷勤,尉迟明月心乱如麻,她以为自己被天子抛弃之后和幸福无缘,如今有人如此接近她,一时间不知该如何是好。

    心情是又害怕又期待,见着父母默许,见着姊姊也不啃声,尉迟明月觉得自己应该是苦尽甘来了。

    既然日后必然嫁给王忻,所以尉迟明月觉得现在就和未来夫君亲近些也无妨,所以两人的关系愈发密切,虽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突破,没有搂搂抱抱过,但两人独处时坐得越来越近。

    见着王忻又递来一粒葡萄,尉迟明月依旧羞涩的吃下,随后听到对方问:“明月,这葡萄好吃么?”

    “嗯。”尉迟明月点点头,并未因为对方直呼自己名字而觉得无礼。

    “那还吃么?”

    “不吃了。”

    女子的名讳一般不为外人所知,能直呼其名的人,基本上是亲人,尉迟明月已经不把王忻当做外人,而王忻见着尉迟明月一脸羞涩的模样,只觉得口干舌燥。

    瞥了一眼亭外,他确定邾王后没有出现,对方所处位置也看不到这边,而胙国公夫人及世子已经出宫,所以,现在是最好的机会。

    尉迟明月低头绞着手,忽然右手被王忻握住,那一瞬间她差点跳起来,想要把手抽回来,却听得一句话:“明月,我要走了,去河南打仗。”

    “啊?”

    尉迟明月的注意力瞬间被转移到“去河南打仗”那里,已经顾不得把手抽回来,王忻笑了笑,在尉迟明月看来是强颜欢笑,不由得脱口而出:“那那,那你何时回来?”

    “河南战局危急,我这一去,不知何时能回来。”

    尉迟明月听到这里心乱如麻,结果被王忻拦腰抱起,她还没来得及惊呼,又听对方说道:“出征之前,我要娶你!由蜀太妃做主,我马上就要娶你,让你为我生下后代,为王家延续香火!”

    尉迟明月闻言脑袋一片空白忘了挣扎,王忻蓝抱着她在亭内原地转了几转,转得她有些头晕,连话都不知道说了。

    亭外的宫女见着左小宫伯竟然抱着太后亭外另一边走去,不由得大惊失色,太后之母、胙国公夫人王氏交代过,这两个再亲密也得有个限度,一旦发现不对劲要赶紧劝阻。

    宫女们刚要上前,被王忻一瞪:“不许多事!本官与太后,自有蜀太妃做主!”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宫女们哪里还敢吭声,更不敢去找太后姊姊邾王后求援,毕竟蜀太妃想让她们死,不过是一句话的事情。

    所以她们只能眼睁睁看着,看着小左宫伯拦腰抱着太后,沿着廊道向另一侧的假山快步走去,却没人敢吭声,没人敢求援。

    尉迟明月满脑子都是“提亲”,她知道自己迟早是王忻的人,而对方如今要提前向她提亲,要在上战场前和她做夫妻,要让她怀上王家的血脉。

    惊慌、幸福、羞涩,各种思绪掺杂在一起尉迟明月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不知道该拒绝还是接受,已经忘了自己被王忻抱着,等到她回过神来时,已经被王忻放在假山后的草地上。

    一旁是假山,一旁是围墙,假山挡住了凉亭方向的视线,而王忻,就在她上方,双膝跪地,双手撑在她双肩旁的地面,俯视着她。

    此时此刻,这里就只有两人而已。

    虽然还没抱在一起,但尉迟明月见着对方那灼热的目光,不由得呼吸急促,不知该反抗还是任由对方摆布,只是不住说着:“别。。。别。。。。”

    王忻看着身下面颊泛红的美人,只觉全身热得厉害,他今日要“生米煮成熟饭”,免得夜长梦多。

    尉迟明月日后必然改嫁,长辈们都默认让他娶对方,但王忻总担心夜长梦多,所以一直想“先下手为强”。

    蜀太妃虽然身子硬朗,但毕竟年纪不小,万一有个不测,胙国公没有讨好王家的必要,届时怕是不会同意他和尉迟明月的婚事。

    同样,蜀太妃不在人世后,丞相对于这门婚事怕是也不会太上心,更别说如今朝廷局势不怎么好,万一丞相想拉拢一些地方豪强,甚至世家高门,把尉迟明月当做筹码,到时候有他王忻什么事?

    所以要把生米煮成熟饭!

    眼见着尉迟明月现在宛若熟透的果实,就等着他采摘,王忻愈发兴奋,为避免太心急以致出现意外,他再施心计:“明月,你本来就要嫁给我的,不是么?”

    尉迟明月知道这话说得对,无法拒绝,王忻见着美人无意反抗,心中大喜,正要压下去,却听得一旁传来动静,转头看去,只见几个宦官翻墙跳了进来,正好就落在他俩身边。

    扮作宦官的吴明,见着眼前情景,首先反应是想道歉,毕竟打扰了一对鸳鸯的好事,总归不地道。

    然后他看见躺在草地上的女子之后,愣了数息,随即僵住了:这是什么情况?!

    情况之一:他翻墙前发现假山另一边有凉亭,凉亭外有宫女,一个个背过身,似乎是特意不看假山这边。

    情况之二:面前,西阳王妃躺在那男子身下,两人虽然还没抱在一起,但西阳王妃那样子明显没有反抗的意愿。

    情况之三:西阳王妃看着他,满是惊恐的模样,眼神并无茫然,不像是被人下药、灌醉以至神志不清的样子。

    结论:西阳王妃支开宫女,特意躲在假山后,和这名男子偷情。

    吴明思维敏捷,瞬间就根据种种情况得出结论,他看着面前即将苟合的男女,只觉得心咔嚓一声裂了。

    他不是对西阳王妃有什么想法,只是为西阳王感到悲哀,西阳王对王妃的感情有多深,吴明是知道的,西阳王一直在想办法救王妃,而王妃竟然。。。。

    吴明不知西阳王知道实情后,会是何种悲愤欲绝的表情。

    ‘我尽忠职守,领着人好不容易挖了地道入宫,本来是要救人,结果却变成了捉奸!!’

    吴明如是想,心中悲愤欲绝,其他几个手下见着眼前情景也惊呆了,他们没想到和西阳王恩爱有加的王妃,竟然会做出这种事情来。

    他们此次冒险挖地道入宫,是来救王妃和世子,结果撞见王妃的丑事,如此情况下,王妃哪里还会跟他们走,然而救不了王妃,他们又如何回去?

    两边人都僵住了,率先反应过来的是王忻,他正是紧要关头时,看见这几个翻墙过来的宦官手中拿着短刀、木棍,吓得心脏差点停跳。

    本来浑身发热即将喷发欲火的王忻,被这一下吓弄得瞬间“冷却”,已经绷紧的某物,当即就软了。

    他惊恐的爬起来,转身就往来处跑,留下惊恐的尉迟明月,蜷缩着身子,原本红润的面颊已经发白。

    说时迟那时快,吴明三两步追上去,抡起短棒照着王忻后脑勺就敲,王忻还没来得及喊就被敲昏,吴明收了短棒,强压着心中怒火,转身行礼说道:

    “属下吴明,已将意图轻薄王妃之人敲昏,还请王妃引属下去救世子,然后随属下等一起逃出去。”

    吴明觉得来都来了,无论如何也得把**。。。王妃和世子救走,日后西阳王如何处置,不关他的事。

    今天看到的场景,他会如实向西阳王禀告,若是王妃不愿意走,那便只救世子,只是现在为了给王妃一个台阶下,要睁着眼睛说瞎话,吴明觉得实在是太憋屈了。

    片刻后,只听一个女声问:“你。。。你是吴明?”

    声音不对,这不是王妃的声音,吴明抬起头仔细看了看“王妃”,随即目瞪口呆:“啊。。是四女郎?”

    蜷缩在地上的尉迟明月,认出当面之人是吴明,当年她在安陆时,经常出入姊姊、姊夫的府邸,所以和还俗和尚吴明很熟悉,如今见着不速之客是吴明,她不知道接下来该说什么。

    方才那一幕被熟人撞见,她羞得无地自容,还有什么脸叙旧。

    吴明和手下面面相觑,随即不约而同松了口气,几乎是喜极而泣:阿弥陀佛,还好,还好,不是王妃!

    西阳王妃有个妹妹,姊妹俩年纪差了几年,但样貌很相像,王府侍卫大多知道这件事,所以吴明知道刚才自己认错人了,不由得为自己对王妃的恶意揣测愧疚不已。

    事不宜迟,没时间叙旧,吴明开口问道:“女郎,某等奉西阳王之命来救王妃、世子,不知女郎可知王妃、世子现在何处?”

    。。。。。。

    花园另一隅,邾王后(西阳王妃)尉迟炽繁正与千金公主交谈,天子(西阳王世子)宇文维城在一旁嬉闹,和玩伴一起逗弄着白狗“小白”。

    尉迟炽繁和儿子被软禁在宫里,千金公主同样被软禁在皇宫里,去年是尉迟炽繁陪同千金公主入京,所以两人颇有缘分,同为笼中鸟,便时不时往来,聊天解闷。

    千金公主在去年那场变故里摔断一条腿,虽然接好了,但走起路来一瘸一拐,速度不快,于是尉迟炽繁命人打造了一个推车,千金公主垂足坐在车上,由宫女推着在宫里到处走走,当做代步工具。

    因为有尉迟炽繁和尉迟明月时不时关注,本来已经失势的千金公主在宫里的生活过得不错,除了没有自由,吃穿用度一直维持着长公主的水准。

    今日天气不错,尉迟炽繁送走母亲、弟弟之后,便派人请千金公主来花园坐坐,顺便聊天散心。

    千金公主这些年来历经磨难,对于自己的遭遇并不放在心上,很看得开,虽然摔断腿变成瘸子,却一直很开朗,此时见着生龙活虎的宇文维城,不由得想起生死未卜的弟弟宇文乾铿。

    被软禁在皇宫里的千金公主,处于与世隔绝状态,唯一比较可靠的消息来源是尉迟氏姊妹,但有的事情尉迟炽繁和尉迟明月不可能说,所以千金公主到现在都不知道弟弟如何,更不知道外面的局势变成什么样子。

    聊着聊着,千金公主若有所思,尉迟炽繁也若有所思,尉迟明月和左小宫伯王忻转到花园另一边的山水池去了,她总觉得不妥,想去看看,却不好离开。

    这种事情,涉及到妹妹的名誉,尉迟炽繁觉得自己若是表现得太焦急,怕是会让人说闲话,但若是不过去看看,万一出了什么事。。。

    然而尉迟明月日后必然嫁给王忻,这是长辈们默认的事情,尉迟炽繁觉得自己若是过去后,闹出“捉奸”的事情,大家面上都不好看。

    所以,两人在那边真就弄出什么事来,又能如何,尉迟炽繁就怕自己多管闲事,导致一桩姻缘出纰漏,她可没脸面对父母和妹妹。

    尉迟炽繁和千金公主各怀心事,有一句每一句的聊着,就在这时,有数名宦官从山水池那边过来,尉迟炽繁见了觉得有些奇怪。

    山水池那片区域,进出只有一个门,别人要去,必须从她所处之地附近经过,除此之外并无别的路径。

    跟着尉迟明月过去山水池的随从都是宫女,之后尉迟炽繁就再没见有宦官过去,她不觉得自己看走眼,所以。。。。

    这些宦官怎么会从山水池那边过来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