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一十章 捉奸(续)

    “嘭”的一声,尉迟惇拍得书案乱颤,笔墨纸砚洒落地面,他面色铁青坐着,不发一言,一旁的管家大气不敢出,低头而立,见着尉迟惇挥了挥手,赶紧告退,溜出书房。

    看着一地狼藉,尉迟惇心中怒火蹭蹭蹭往上窜,一个男人的自尊心被严重伤害,这让他愤怒不已。

    方才,尉迟惇回到府邸,不经意间得知王妃带人出去了,管家在他逼问下吐露实情:王妃是入宫去了。

    崔氏平日里时常入宫,探望处理政务的尉迟惇,顺便探望天子、太后、邾王后,所以没什么奇怪的,可带着健妇入宫那就不同了。

    崔氏这是去捉奸。

    尉迟惇当时就想到这点,气得青筋暴跳,好歹压住怒火转入书房,细细问了管家之后,频临爆发的边缘。

    捉奸?我和那波斯胡姬又没什么瓜葛,连面都没见过,你捉的是哪门子奸?

    再说了,我就是和那波斯胡姬有了瓜葛,那又如何!!

    男人纳妾有何不妥?堂堂蜀王,连个波斯胡姬都碰不得?大周丞相居然会被人捉奸?!

    这种事情传出去,你让我的脸面往哪搁?你让尉迟家的脸面往哪里搁!

    妒妇,你这个妒妇,将来如何母仪天下

    尉迟惇在心中咆哮着,却无法喊出来,因为家丑不可外扬,他是这么想,王妃却不这么想,就这么带着人入宫捉奸,然而根本就没有所谓的“奸情”,崔氏的行为,别人看在眼里会怎么想?

    前方战事吃紧,他尉迟惇在后方淫乱宫闱!

    还被王妃捉奸,吓得落荒而逃!

    我的名声就这么被你毁掉了!

    尉迟惇越想越气,噌的一声站起来,在房内来回走动,宛若一头猛虎在蓄力,即将破笼而出。

    他忽然转身向外冲,走了几步却戛然而止,叹了口气,转回榻边,颓然坐下,双手抱头,郁闷非常。

    崔氏确实持家有道,相夫教子,孝敬舅姑,都做得很好,唯一缺点就是善妒,这让尉迟惇十分无奈。

    他再入宫,还能如何,教训王妃?届时王妃一哭二闹三上吊,抱着儿子在太妃面前哭诉,到头来倒霉的还不是他自己?

    若是不教训王妃、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呢?

    被她气急败坏之下又抓又挠,脸上破相,还怎么接见文武官员?难道自欺欺人说是猫挠的?

    尉迟惇想了想,发现自己现在入宫没什么用,还不如就待在府里,等王妃回来,关起门吵翻天都不要紧,反正他又没和那波斯胡姬见过面,问心无愧。

    只是如此一来,波斯胡姬怕是要完。

    要怪,就怪红颜薄命吧!

    。。。。。。

    皇宫,侧殿内一片狼藉,阿涅斯奄奄一息,所穿衣裙破损严重,身上到处是伤,金丝彩凤履掉了一只,灵蛇髻也变成披头散发,她被健妇用木棒架出去,扔在台阶下空地上。

    两边站着战战兢兢的宫女,她们见着先前还有极高待遇的胡姬,如今被打得遍体鳞伤,又见着怒气冲冲的蜀王妃来到殿前,一个个吓得低着头,不敢吭声。

    就在不久前,她们还以为蜀王会来这里,和美人颠鸾倒凤一番后,对其难舍难分,然后收为侧室,暂时留在宫里居住,那么她们就能跟着过上好日子。

    结果蜀王没来,蜀王妃来了。

    事已至此,只能顾自己,这个胡姬是死是活,和她们没关系。

    扑倒在地的阿涅斯,艰难的撑起前身,左右各有一名健妇以木棒交错叉着她的腰,将她叉在地上无法动弹,蜀王妃崔氏缓步走来,俯视着阿涅斯。

    那名带路的宦官上前蹲下,捏着阿涅斯的下巴向上扬,以便让崔氏看清对方的样貌,而崔氏此时确实看清了,语气冰冷的说道:

    “真是个倾国倾城的美人呐,难怪大王会起心思。”

    “你。。。。你是谁?”阿涅斯问道,语气虚弱,“你敢这样对我,大王不会放过你的!”

    “哈哈哈,大王?有我在,你休想魅惑大王!”

    见着崔氏发话,宦官帮腔:“大胆,这是蜀王妃,你这狐媚子还敢无礼!”

    “王妃,你就是大王讨厌的王妃?哈哈。。。”阿涅斯笑起来,“大王喜欢我,许我将来做皇后,你算什么!”

    崔氏听了这几句话,只觉得脑袋嗡的一声几乎要裂开,随后一片空白,满脑子回荡着“许我将来做皇后”这几个字,本来稍微平静的情绪,瞬间爆发。

    她的兄长崔弘度、崔弘升,为了尉迟家的江山在外征战,已经有将近一年没有消息了,生死未卜,崔氏每念及此就心中不安。

    她为尉迟惇操持家务,辛辛苦苦那么多年,又有兄长出生入死,将来的皇后之位非她莫属,结果。。。

    大王果然见过这个贱人了!被其迷得神魂颠倒,许诺将来立其为后,那我呢?那我算什么!

    崔氏在心中咆哮着,眼角再度闪现泪光,看向阿涅斯的目光愈发冰冷,从牙齿里迸出杀气腾腾的话:“你,以为长得漂亮,以为大王喜欢你,我就不敢杀你么!”

    “你敢!”阿涅斯再次笑起来,“你敢杀我,我就托梦给大王,让她休了你!”

    “哈哈哈哈哈哈!”

    被阿涅斯所说刺激得失去理智的崔氏,从身边健妇腰间拔出匕首,弯腰对准阿涅斯的脸庞划下去,她要将这个贱人的脸划花,让其即便死了托梦,尉迟惇也认不出对方。

    刀锋即将逼近阿涅斯脸庞时,手腕忽然被人抓住,崔氏仔细一看,却是被对方抓住自己手腕。

    阿涅斯大叫一声,双腿一缩用膝盖顶着地面,随即腰间用力,宛若一头猎豹忽然发力,挣脱抵在她腰间的木棒,从地上窜起。

    手腕一扭,从崔氏手中夺下匕首,然后扭动身形,瞬间就绕到背后,将崔氏挟持住,用刀扎了对方一下,在其惨叫声中抵着脖子,挟持人质向一旁走。

    惊变突起,在场之人还没反应过来,就见蜀王妃被人挟持,还见了血,那些健妇率先反应过来,呼喊着要上前救人,却见胡姬又扎了蜀王妃一刀,不由得脸色大变。

    “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阿涅斯大声喊着,逼得想要上前的人们后退,蜀王妃在其手中,健妇、宦官还有宫女哪里敢造次,而原本躲在院外不敢参合的侍卫,见状呼啦啦冲入院中。

    原本要来捉奸的蜀王妃,反倒被人捉为人质,此事非同小可,一旦蜀王妃有个三长两短,大家吃不了兜着走。

    见着蜀王妃被人扎了两刀,没人敢贸然靠近,以避免刺激到胡姬,只能高声喊着“莫要伤害王妃,有话好好说。”

    阿涅斯挟持着崔氏不断后退,终于靠在院墙,后背无忧,她孤注一掷的赌博,终于赌赢了。

    方才健妇们冲进来时,阿涅斯很快便意识到情况不对,虽然她学过格斗,但终究是女子,体力不如男子充沛,知道自己即便打退这些健妇,也撑不了多久。

    所以她铤而走险,以承受群殴为代价,换得见到重要人物的机会,只有将其挟持为人质,她才有机会。

    看着面前众人,阿涅斯大声喊着:“所有人都退出院子,谁敢过来,我就杀了她!”

    院墙另一侧,同样有几个男子贴墙站着,他们身着宦官服饰,刚从好不容易挖通的地道里钻出来,结果隔墙那边动静如此之大,让他们不知所措。

    率队潜入皇宫的西阳王府典卫吴明,见着手下眼巴巴看着自己,听着隔墙动静心中叫苦:这是怎么回事?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