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零九章 捉奸

    皇宫,永巷,宦官刘驹儿垂头丧气的走着,他精心策划了一次“献美”,要把那位倾国倾城的波斯胡姬献给蜀王,本以为今日一定能够成功,结果美梦破碎。

    天仙一般的美人,蜀王居然丝毫不动心,莫非是不行么?

    刘驹儿如是想,丞相、蜀王尉迟惇去年带着天子御驾亲征,在河南豫州接连吃了败仗,最后抱病回京,大家当时心中惴惴,生怕蜀王“薨”导致局势大乱。

    不过在御医的调理下,蜀王的病终于好了,而现在,刘驹儿觉得蜀王对绝色美人不感兴趣,要么是出征时命根子受了伤,要么是吃了什么药落下病根,“不行了”。

    或者是不相信他说的“倾国倾城”?

    还是担心那波斯胡姬身份不明,怕对方是千金公主手里的一根毒针,会乘机行刺?

    刘驹儿心乱如麻,有些悔不当初,毕竟当时波斯胡姬阿涅斯的真容暴露时,有人要花重金将这绝色美人买下,只是当时他一门心思想着要讨好蜀王,便拒绝了。

    现在想想,还不如当时不声张,悄悄把阿涅斯卖了,毕竟是由他来审问这些宫女,没有其他人关心这种事。

    停下脚步,刘驹儿仰天长叹,为自己坎坷的命运而唏嘘。

    当年,邺城还是齐国国都时,皇帝喜欢吃喝玩乐,谁能讨得皇帝高兴,谁就能做大官,刘驹儿是贫苦人家出身,为了谋个前程,一咬牙净身入宫当了宦官,以求接近皇帝。

    结果第二年周军攻入邺城,齐国灭亡,周天子遣散宫女、宦官,还把皇宫拆了,身为残缺之人的刘驹儿无处可去,只能混迹市井,艰苦度日。

    没过几年,周国内讧,相州总管、蜀国公尉迟迥在邺城拥立新君,重建皇宫,开始征集宫女,宦官,刘驹儿等故齐阉人大多潦倒得不行,闻讯喜极而泣。

    刘驹儿又回到皇宫里当宦官,只是那天子是傀儡,没什么前程,刘驹儿在宫里熬了几年,好不容易有机会向蜀王献美邀宠,结果却碰了一鼻子灰。

    现在,刘驹儿进退两难,波斯胡姬的美貌已经为蜀王知晓,虽然现在不感兴趣,也许以后什么时候想起来要一睹芳容,所以刘驹儿不能把此女‘转卖’。

    可留在宫里,他面临着一个巨大的风险,那就是蜀王妃极有可能听到风声,找他算账。

    蜀王妃崔氏,据说是个妒妇,蜀王的侍妾一个两个都是样貌平平,刘驹儿要献美邀宠,不是没想过其中的风险,但他有个挡箭牌,就是“奉命审问”。

    去年天子大婚,出了很大的祸事,所以在场的宫女,必须经过严格审问,以确定是否有人参与逆贼行刺一事,或是逆贼同党。

    奉命审问宫女的刘驹儿,可以堂而皇之的将“凶嫌”软禁,等候丞相发话。

    正是如此,刘驹儿才能把波斯胡姬阿涅斯软禁在宫里一处侧殿,同时尽量不让阿涅斯为绝色佳人的消息泄露出去,免得引起蜀王妃的注意。

    然后找个机会将美人献给蜀王,蜀王‘享用’之后必然大喜,然后木已成舟,蜀王妃再闹腾也没用。

    这就是刘驹儿的盘算,结果失败了。

    那么接下来,万一此事让蜀王妃知道的话。。。。

    想到这里,刘驹儿不由得打了个寒颤,然后又打了一个寒颤,那是因为他看见十余步外、永巷南端迎面走来一群人,为首那位贵妇,正是蜀王妃崔氏。

    崔氏此时面带寒霜,板着脸快步疾走,几名禁卫将领满头大汗跟在旁边,口中不住说着什么,崔氏身后跟着两列健妇,各自手上拿着齐眉棍,杀气腾腾。

    而崔氏面前,有一宦官带路,见着刘驹儿就在永巷里,那宦官激动万分指着他喊道:“王妃,就是他,他就是刘驹儿!”

    崔氏闻言定睛一看,见着惊慌失措的刘驹儿,不由得柳眉倒竖:“你。,好,很好!!”

    “王、王、王妃。。。”刘驹儿吓得语无伦次、双腿打颤,崔氏如此来势汹汹,其目的不言而喻,如今蜀王不在场,刘驹儿已经可以想象自己的下场会有多悲惨。

    “说!大王在何处!”

    崔氏怒气冲冲的问道,刘驹儿哆嗦着勉强说:“大、大、大王,大王出宫了。”

    “王妃!大王早已出宫了,怕不是有何误会。。。”那几名禁卫将领满头大汗的劝着,心中不住叫苦,这种破事居然让他们撞上了,拦也不是,不拦也不是。

    “出宫了?哈,好,好!”

    崔氏怒极而笑,今日她正在王府督促世子读书,忽得宫中眼线来报,说宦官刘驹儿果然引着蜀王去见那被软禁的波斯胡姬,当时就差点气晕。

    她早就怀疑刘驹儿软禁那名波斯胡姬有阴谋,只是未得证据,不好发作,如今此人果真撩拨大王去偷腥,崔氏只恨自己当初太犹豫,随即带着健妇入宫去捉奸。

    也罢,大王跑了也好,省得一会护着那贱人!

    崔氏想着,对着刘驹儿怒喝:“刘驹儿!那个贱人在何处!”

    “不、不、不不是这样的,王妃,大王没去那里啊!”刘驹儿已经吓得双膝一软,跪倒在地。

    “还敢狡辩!”

    崔氏走近前,扬起手却收回,随即转头吩咐:“去,掌嘴!”

    一名健妇上前,抡圆右臂对着刘驹儿就是一个耳光,扇得对方原地打转,面颊肿了一边、牙齿掉了几颗。

    那健妇如同拎鸡一般将刘驹儿拎起来,崔氏看着对方,从牙齿里迸出话来:“阉竖,竟敢蛊惑大王!”

    “王妃饶命,饶命啊!”

    “说!那贱人在何处!”

    一旁等着立功的宦官主动邀功:“王妃,奴婢知道那贱人在哪里,奴婢在前面带路!”

    崔氏随即跟着这宦官向前走,几名将领见状心知要糟,交换了一下眼色,其中一人立刻向后跑,要再次派人去向蜀王告急。

    永巷北端有门禁,是为五楼门,守门侍卫见着蜀王妃一行人过来,一个个不知所措,听得健妇们高呼“让开”,你看我我看你,心中叫苦不迭。

    蜀王妃时常入后宫,探望天子、太后和邾王后,所以想要装作不认得对方是不可能的,没办法拖延时间,只能硬着头皮让开道路。

    “王妃,请随奴婢来!”

    崔氏跟着宦官快步向前走,眼角闪烁泪光,此时此刻,心中是无穷无尽的怒火,还有绵延不绝的委屈:

    我为了这个家操劳多年,侍奉舅姑,教导儿子,打理府里诸多事务,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大病初愈不想着我,竟然想着和狐媚子厮混。

    你如此负心,对得住我么!

    崔氏此次带人入宫捉奸,不怕把事情闹大,省得日后有更多的贱人往大王怀里钻,她认为尉迟惇已听到风声提前溜出皇宫,所以下定决心,吩咐左右:

    “去,跟着他去,将那个贱人乱棍打死!!”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