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零七章 倾国倾城

    “波斯胡姬?”

    尉迟惇喃喃自语,好一会才回过神,这个管理宫女的宦官刘驹儿所说,是先前跟着千金公主抵达邺城的那个波斯胡姬,名为阿涅斯,据说其脸上有伤,需要御医治疗。

    而尉迟惇推测,此女当是千金公主要献给宇文乾铿的美人。

    去年,千金公主抵达邺城后,将一同入京的阿涅斯安置在尼寺,天子于大婚之日遇刺,千金公主正在尼寺逗留,闻讯赶赴皇宫,波斯胡姬阿涅斯随其入宫。

    后来发生了一些事,天子“伤重昏迷”,而千金公主摔断了腿,丞相尉迟惇下令在宫中搜查逆贼党羽,许多宫女被软禁接受盘问,阿涅斯亦在其内。

    软禁期间,宦官们发现阿内斯脸上伤疤是假的,其真容让人见了惊为天人,刘驹儿当时便向丞相、蜀王尉迟惇禀报此事,只是尉迟惇忙着对付逆贼,没心想别的,便让刘驹儿将此胡姬软禁起来。

    没多久尉迟惇伴着新君御驾亲征,对付盘踞豫州悬瓠的宇文温,再回京时却抱病在身,宦官刘驹儿惯会见风使舵,知道时机不对,便没敢吭声。

    后来尉迟惇病愈,刘驹儿寻得机会提了一声,说波斯美人阿涅斯一切安好,尉迟惇听后不置可否。

    当时河南、淮南局势危急,尉迟惇心急火燎的盘算对策,哪有心思想什么美人,刘驹儿不敢说太多,只能再等机会。

    如今河南局势稳定,祸乱青齐的妖僧被官军击败,退守淮北的官军也稳住了阵脚,眼见着丞相心情不错,刘驹儿赶紧见缝插针,要把天仙一般的美人献出来。

    “那波斯胡姬的样貌果真倾国倾城?”

    “是的大王!奴婢不敢有半句虚言,那美人眼若宝石、肤如凝脂。。。”

    “嗯,寡人知道了。”

    尉迟惇继续向前走,刘驹儿笑眯眯紧随其后,他为了向上爬可是费了不少心思,蜀王正值壮年,见了那个貌若天仙的波斯胡姬,必然宠爱有加,那么接下来他发达了。

    尉迟惇是迟早要改朝换代的,到时候胡姬若能生下皇子,虽然不可能成为太子,却必然是藩王,那么刘驹儿伺候母子二人,足以体面的活到去世。

    这可比年老后被赶出宫,无依无靠凄惨去世要好!

    想着想着,刘驹儿笑得眼都眯起来,却发现尉迟惇竟然是往太极殿方向走去,不由得心中一惊:他忘记在前引路,引蜀王去见美人。

    “大王,大王请随奴婢往这边走。”

    尉迟惇见着刘驹儿又跑到面前啰啰嗦嗦,愈发不耐烦起来:“往这边走作甚?寡人要去的不是这边!”

    “大王,美人在这边呀!”

    “美人?”尉迟惇闻言一愣,随后心中骂了一句“阉竖”,面上却笑了笑:“改日再说吧。”

    刘驹儿闻言急得额头冒汗,这可是难得的机会,一旦错过,下一次可不知道要多久,万一蜀王又要出征,谁知道何时才回来。

    顾不得那么多,他豁出去了:“大王,一眼,只要大王看一眼,就能知道何为倾国倾城!”

    。。。。。。

    皇宫一隅,偏殿内香气扑鼻,几名宫女正协助一名女子出浴,那女子一头棕发,双眼湛蓝,五官精致,有倾国倾城之色,正是波斯胡姬阿涅斯。

    她身体曲线十分优美,从大木桶里站起来时,宛若出水芙蓉,修长双腿依次跨出木桶,一名宫女跪下为其穿上便鞋。

    洗浴时漂浮在水面上的花瓣,有些许沾在背上,一名宫女轻轻用手将花瓣拂下,触碰到肌肤时,只觉滑腻非常。

    阿涅斯披上宫女捧来的大浴巾,包裹着身体,自己擦拭着肌肤,宫女们则为她擦拭长发,又有宫女上前,吃力的将大木桶抬走。

    待得擦干身体、头发,宫女们为阿涅斯穿上抱腹。

    抱腹,和心衣、帕腹一样,俱为女子贴身内衣,抱腹质地为绢,前片绣有花团锦簇,背部袒露无后片,肩部及腰部有系带。

    因为阿涅斯前胸曲线过于饱满的缘故,宫女们花了一番功夫,才把细带调整好,随即端来绫罗绸缎为她穿上,衣物已提前用郁金香熏香,带着淡淡香气。

    光滑的双臂以及肩膀,在丝衣下若隐若现,使得阿涅斯的身形愈发诱人,她被宫女们簇拥着转入寝室,开始梳妆打扮。

    阿涅斯坐在梳妆台前,两名宫女一左一右轻轻抬起她的手,为其纤纤玉指的指甲点甲妆,又有人在脚边跪下,轻轻抬起玉足,为其脚趾甲上甲妆。

    宛若珍珠的脚趾上,点了鲜红的甲妆,看上去赏心悦目,宫女为阿涅斯双脚上妆完毕,为其穿上柔软的罗袜,再为其穿上金丝彩凤履。

    一名宫女为阿涅斯梳理头发,然后将长发盘起,盘做灵蛇髻,以金环束之。

    灵蛇髻,相传为魏文帝之甄后所创,发髻形式变化多端,因人而异,能映衬得本就貌美如花的女子愈发妩媚,而宫女为阿涅斯盘起的灵蛇髻,使得她修长、迷人的脖子最大程度展现出来。

    宫女如行云流水般在阿涅斯身边打转,为其双耳缀上珍珠明月珰,为其双颊擦面脂再上腮红,为其眉心点上金钿花,又端来玉碗所盛精盐、微香汤水,让美人洁牙、漱口。

    最后捧来口脂,为阿涅斯上唇妆。

    用各类名贵香药精心制作而成的口脂,以盒存储,色泽鲜红、芳香扑鼻,效果出众但价值不菲,非寻常平民女子上唇妆所用抿红纸可比。

    上完唇妆的双唇娇艳欲滴,唇红齿白,映衬着如玉容颜。

    又有宫女在阿涅斯腰间系上香囊,香囊里装着西域香药,散发着淡淡芬芳,香而不腻,一番打扮完毕,本就有着异域风情的阿涅斯愈发明艳动人,以倾国倾城来形容再恰当不过。

    宫女们并未消停,忙着为檀香木所制卧榻铺被,提前以郁金香熏香的被褥、枕头等卧具以及帷帐,同样散发着淡淡香气,香炉里的香药即将烧尽,宫女很快便换上新的香药。

    至此,一切准备就绪,阿涅斯轻移莲步,踩在柔软的西域羊绒地毯上,来到卧榻边坐下,有宫女将一方金边丝巾罩在她头上。

    榻旁小案放着一个锦盒,内有同心结,卧榻上还铺着一方白色绢布,作留红之用。

    宫女们将寝室整理一遍,将梳妆用具带走,大部分人退出殿外,两名宫女留下,一左一右垂手侍立在卧榻两侧。

    从入浴开始一直面色平静的阿涅斯,抬头看了看四周,她看见寝室里装潢华丽,各类器具做工考究,宛若精致的餐具,盛放着美味佳肴。

    她就是那碟美味佳肴,静静等候食客的品尝,用自己独一无二的风味,引得对方回味无穷。

    阳光透过窗户洒在地毯上,让有着精美花纹的地毯散发着光晕,使得阿涅斯眼前一花。

    那日,千金公主从半空中大布袋坠落地面的情景,又在阿涅斯眼前浮现,她不由得握紧双拳,熊熊怒火在心中燃烧:千金,我要为你报仇!!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