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零五章 猛于虎

    听得手下担心弄出祸事,宇文温不以为然,反正现在淮西局势已经乱成一团,再乱一些也无所谓,大乱之后才是大治,所以要趁着水浑,赶紧摸鱼。

    一番交代之后,手下告退,宇文温自己独坐沉思。

    坞堡豪强,已经被他“腾笼换鸟”,但还有很多笼子里的‘旧鸟’占着位子,必须要清空,但宇文温不打算放‘新鸟’进去。

    因为他这次下手的目标,是佛寺。

    宇文温不信佛、道,但不也厌佛、道,毕竟俗世众生总需要寻找心灵寄托,只要寺庙里的和尚、道观里的道士做正事,他才懒得管。

    但如今天下各地崇信佛教,已经接近佞佛,大大小小的庙宇,成了所谓出家人发财的工具,也成了国家的毒瘤。

    都说‘古代’是小农经济,田园经济,然而在这个时代,还有一种举足轻重的经济,那就是寺庙经济,各地寺庙的和尚们除了念经,还做买卖。

    而做买卖,总没有放贷来钱快,所以北朝寺庙有“僧邸粟”,南朝寺庙有“质库”,僧邸粟就是放贷,质库就是当铺的雏形。

    寺庙放贷、质当,最初的本意是赈济百姓、救急,顺便盈利补贴寺庙开支,本来是好事,但慢慢的就变了味,成了寺庙扩张的最有力工具。

    放贷,放的自然是高利贷,质当(当东西),利息也很高,天南地北的许多寺庙,靠着这种营生,将大量百姓变成寺庙的依附民,也就是形成了人身依附的佃农、奴仆。

    而原本是自耕农的百姓,其田产都变成寺庙田产,不在官府征税范围内。

    这样一来,导致朝廷在编户数大幅度减少,进一步导致税收锐减,造成财政危机,甚至连打仗都征不到兵。

    不仅如此,各地寺庙大量铸造佛像,这要消耗大量的铜,导致市面上更加缺铜,连带着越来越多的人将朝廷所铸铜钱熔化、盗剪取铜,这也会严重影响国家财政。

    一个国家内的寺庙其依附民的户数,达到朝廷在编户数的一半,这是何等样壮观的场面?

    所以将近二十年前,有了周武帝的灭佛,而现在,宇文温也要灭佛。

    他派出去的人做过详细调查,淮西之地,寺庙数量众多,占据了大量的农田,拥有许多不属官府管辖的依附民,又有许多寺庙放高利贷盘剥百姓,和坞堡豪强争夺那些自耕农。

    所以,宇文温既然要铲除旧的坞堡豪强,也得对付这些放高利贷的花和尚,所用手段就是派人假扮贼寇伐山破庙。

    这种事必须借他人之手来做,绝不能派兵,因为在大部分人崇佛的社会环境下,宇文温若变成灭佛急先锋,众叛亲离倒不至于,但麻烦会纷至沓来,朝廷内外也会为之侧目。

    所以趁着淮西局势一片混乱来个浑水摸鱼最合适,虽然那些财大气粗的寺庙都有护庙武装,但在宇文温的爪牙面前不值一提。

    真心礼佛、不放高利贷的寺庙,宇文温不会为难;德高望重的高僧,他也不会为难,那些盘剥百姓、成日里花天酒地玩女人的花和尚,一个不留。

    被‘流贼’焚毁的寺庙,“缺钱”的当地官府不会重建,那些依附民和寺庙田产会重新归入官府治下,卖身契即便没被焚毁,也不做数了。

    事情到这里就皆大欢喜了么?

    不会,无需给寺庙当奴仆,那些依附民不会因此喜极而泣,极有可能会满面愁容。

    为什么?

    很简单,苛政猛于虎。

    宇文温派出去的人,经过仔细调查之后,得到一个令宇文温百味杂陈的结论:比起给官府当良民,那些依附民更愿意给和尚、豪强做牛做马。

    妻女被人睡也罢,自己和儿子给人一辈子做奴仆也罢,好歹一家人能苟活,而若是给官府当良民,不说沉重的租调,就说服劳役、兵役,都可以让他们家破人亡。

    一个没受过训练的平民服兵役,拿着根长矛上战场那是凶多吉少;一个光州平民,被官府征发服劳役,去数百里之外的荧州黄河边修河堤,费用自理,这种劳役服一次,小康返贫、温饱破家。

    因为苛政猛于虎,让百姓们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宁愿借高利贷变成债主的牛马,也不愿意做官府的良民,甚至不等借高利贷,直接将田产投献权贵、寺庙以求庇佑,躲避劳役、兵役。

    那么,宇文温此次派人铲除寺庙,是救那些依附民于水火,还是将其推入更大的火坑之中呢?

    。。。。。。

    涡阳,城外大营校场,哭喊声此起彼伏,许多男子在刚抢回来的一张张人皮之中寻找着,然后抱着亲人的皮囊,撕心裂肺哭喊起来。

    这些人皮连着头颅,所以才能辨认模样,而一张张剥得十分‘完整’的人皮,让一旁围观的士兵看了之后只觉瘆得慌。

    此时的校场,人山人海,除了“寻皮认亲”的苦主、围观的士兵,高台上还有许多将领,为首之人是全军主帅、东南道大行台尚书令尉迟佑耆。

    他看着台下那瘆人的场景,胃部有些不适,但强忍着呕吐的反胃感觉,拿着纸皮大喇叭向台下士兵们喊话:“大家都看到了么?这就是逆贼的暴行,令人发指!”

    “杀牛杀羊,可以剥皮,逆贼杀了人,也要剥皮,还剥得如此完整,大家想想,是不是逆贼平日里就时常剥人皮,他们还算是人么!”

    “看看,看着这些义士!他们的家园,被逆贼烧了,他们的亲人,被逆贼掳走生不如死,他们报仇心切,冒险返回家乡刺探敌情,却被逆贼捉住,活剥人皮!”

    “这样的暴行,比虎患如何?老虎吃人,而逆贼猛于虎,是率兽食人!!”

    校场上的士兵,听着听着情绪激动起来,虽然己方骑兵深入敌境时,抓住俘虏也是剥人皮立大旗,但他们觉得这是逆贼应有的下场,毕竟那些骑兵之中大多是当地豪强子弟,和逆贼有深仇大恨。

    而现在,逆贼竟然如此凶残,剥了更多的人皮来示威,简直是令人发指的倒行逆施,比老虎还要凶残。

    情绪更加激动的人,是那些抱着亲人皮囊嚎啕大哭的豪强子弟,他们本就和宇文氏的军队有大仇,自告奋勇出击去袭扰敌兵的族亲,被害之后还被对方扒皮,如此深仇大恨,让他们的双眼变得血红。

    许多人跪地叩头,向着台上的尉迟佑耆呼喊着:“草民与逆贼不共戴天,恳请尚书令为草民做主,为淮西百姓做主,早日发兵荡平逆贼!”

    “大家放心,大家放心!朝廷不会无动于衷,本官必将出兵为淮西百姓做主!”

    尉迟佑耆宽慰着,心中激动不已,宇文温大概是胜仗打多了,竟然以为靠杀戮就能压服人心,殊不知这样做,反倒让民心向着朝廷(尉迟氏)一方。

    看着群情激奋的各地豪强子弟,看着摩拳擦掌的士兵们,尉迟佑耆知道民心可用,军心可用,那么,待得时机合适,他就要和目中无人的宇文温决战,必然能够一战破之。

    想到这里,尉迟佑耆看向西面天空,看向汝阴方向,心中冷笑着:到那时,你最好能逃出去,不然,即便死了,怕也是要被人分而食之!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