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零二章 组织(续)

    有活力的社会组织,在后世指代黑社会,宇文温所指“有活力的社会组织”,实际上是黄州社团。。。。商团,作为非官方的民间组织,能够很有活力的提供各项服务。

    蔡长庚立了大功,宇文温又要立个标杆,所以蔡长庚这个幸运儿,成了一座坞堡的主人,然而接下来要如何守住这份家业,蔡长庚必然束手无措。

    道理很简单,以经营邸店为例,一个东家,不知道行情,不知道算账、对账,不知道去哪里进货,不知道如何疏通关系,也没有可靠帮手帮忙,面对着笑盈盈的掌柜、伙计,面对着时不时在店门晃悠的胥吏,他的下场是什么?

    很简单,伙计会占便宜,掌柜的会勾结账房做假账转移钱财,还会被胥吏接二连三敲诈,最后被人内外勾结,吃官司打不赢被打入大牢,倾家荡产。

    经营一座坞堡及其周边田产,难度比经营一个邸店要高很多,蔡长庚的情况,宇文温有所了解,这位是庶子,在家族没什么根基,可以说是孤家寡人。

    蔡长庚得了座坞堡,就和三岁幼童拿着金子走在闹市没区别。

    闻风而来的族亲,会变着法子占便宜,蔡长庚却无能为力,因为他没有多少可靠的心腹来帮忙,只能相信族亲的节操,然而节操这种东西不值钱。

    维持一个坞堡的运转,需要大量钱粮,而这座坞堡被攻破时,大部分钱粮都被充作军资,留给蔡长庚的钱粮不会太多,那么要想恢复坞堡周边农田的农业生产,就需要投入财力物力,雇佣佃农、购买耕牛等。

    这就需要资金周转,蔡长庚不可能拿出那么多钱粮,所以只能借,要么跟族人借,要么跟外人借,无论是跟谁借贷,必然是高利贷。

    “高利贷”一词,实际上算是宇文温的‘发明’,因为在这个时代罕见“高利贷”这一词汇,无论是官方还是民间,都是说借贷,没有特别强调高利贷。

    借贷的利息因人而异,向王公贵族放贷,利息低,向一般人放贷,利息就高。

    但无论如何,放贷收息获利,是最常见的敛财手段,堪称暴利,以蔡长庚这种情况,是放贷者的最佳目标,只要蔡长庚敢借贷,必然会被套牢,然后用命换来的家业,不出几年就变成借贷者的囊中之物。

    即便蔡长庚躲过高利贷一劫,也躲不过亲人的暗算,宇文温治理地方多年,断过许多案,见过各种龌龊,所以他大概猜得出蔡长庚数年后的命运:

    暴病身亡,因为没有儿子(有儿子也会夭折),兄弟便过继一个儿子做嗣子,继承坞堡。

    当然,只有嫡兄弟的儿子才能有这个机会,届时,蔡长庚用命换回来的家业,就这么易主。

    出现这种情况,是宇文温不愿意看到的,于私,他希望好人有好报,既然蔡长庚用命换回家业,那就要好好把日子过下去,不要昙花一现,到头来一场空。

    于公,宇文温精心策划的“腾笼换鸟”,要在淮西培养自己的势力范围,他不想被那些放贷者和所谓的族亲“截胡”,忙来忙去忙到最后好处全被人占了。

    即便是占好处,也得自己人来占,顺便帮蔡长庚这样的新戍主(未来的坞堡主)站稳脚跟,这就需要“组织”。

    组织能够提供低息贷款,能够提供财会,帮忙雇佣可靠的佃农、田客,可以租赁农具、耕牛,以优惠价格出售种子、日常用品,蔡长庚不需要去找高利贷和族人,就能从组织这里获得一切帮助。

    有了组织的帮助,蔡长庚会愈发忠心,想不忠心都不,而他忠心的对象,不言而喻。

    宇文温抽查完田契、地契,对抽查结果十分满意,笑着对蔡长庚说道:“蔡戍主,寡人看得出来,你是很努力在做事,做得不错,寡人看好你。”

    。。。。。。

    侧厅,刚送走西阳王的蔡长庚,一走进大门,早就等候多时的几个男子迎上前,急切的问道:“如何,大王如何说的?坞堡不会易主吧?”

    “哪能呢,大王出了名的守信用,说出去的话,就是金科玉律,你们莫要乱想。”

    “是是是,大王自然是。。。大王还有说些什么?”

    这几人围着蔡长庚问长问短,一名从开始就坐在席上的男子走近,为蔡长庚解围:“各位叔伯,让五郎坐着说嘛。”

    “对对对,坐着说,坐着说。”

    蔡长庚被人簇拥着坐下,耳边传来叽叽喳喳的说话声,他只觉得耳边有好几只苍蝇在嗡嗡嗡飞着,挥之不去,这几位是他的叔伯,而方才为他解围的,是他的嫡次兄蔡长佑。

    蔡长佑再次为弟弟解围,让几位叔伯坐下,一个个发问,蔡长庚才有机会喝一杯水润润喉咙。

    蔡氏一族,据说可以溯源到后汉时的襄阳蔡氏,那时的蔡氏是荆襄一等豪族,聚居在汉水上的沙洲,后来到了晋末,沙洲上的蔡氏坞堡为流民攻破,蔡氏子弟四散,其中一支绵延至今,就是他们一族。

    这样的祖宗到底是攀附来的还是真的,谁也说不清,但蔡长庚知道自己家族如今不过是普通大族罢了。

    山南荆襄各地,都有许多宗族,族中子弟聚族而居,随着时代变迁绵延至今,变换的官府,不变的家族,为了更好的延续家族传承,大家都需要跟主政地区的牧守官打好交道。

    如今的山南,有两个堂兄弟(兄弟)位高权重,兄是山南道大行台尚书令、杞王世子宇文明,弟是黄州总管、西阳王宇文温。

    而对于各地宗族来说,和西阳王打好关系,好处是实实在、见效很快的。

    黄州商贸发达,产业兴盛,各地宗族的产业只要搭上这条船,必然获利颇多,所以前往黄州西阳找机会的宗族子弟数不胜数。

    西阳王何等样人,那里是区区草民能见到的,而西阳王也不会亲自打理产业,所以如何与西阳王手下的掌柜、黄州的大东家们搭上线,是许多人在关注的问题。

    黄州对外来者是来者不拒,但等着发财的人,从西阳排到安陆,又排到襄阳,对于蔡氏这种普通大族来说,排不到前面。

    而现在,蔡长庚在西阳王面前能说几句话,虽然是公事公办,但终归是有个机会,所以几位叔伯希望蔡长庚能多争取一些机会,提携提携族中子弟。

    还有一件事,如今蔡长庚有了一座坞堡,又有数百顷良田,如此大的家业,不让自己同宗族的人来帮忙看着,那怎么能行?

    族里那么多族人没有田地,不分些田地给同姓亲人,却雇佣外来流民,这像什么话嘛!

    亲人两个字,在蔡长庚听来分外刺耳,不堪回首的往事,再度浮现眼前。

    看着眼前的一张张笑脸,他心中冷笑:亲人?你们何曾把我当做亲人!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