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九十五章 仇寇

    忽如其来的变故,吓得宦官和御医惊慌失措,眼见着天子被新安王砸倒,蔡脱儿率先回过神来,就在陈伯固再度向陈叔宝挥拳时,他扑了上去,将天子压在身下。

    ‘噗嗤’一声,一块药钵的碎片扎入蔡脱儿后背,握着碎片的陈伯固见一击未中便去扯蔡脱儿。

    他没有利刃,所以只能砸陈叔宝后脑勺,但陈叔宝倒在地上摸着后脑嚎叫,看样子没死,陈伯固只能靠着碎片才能给陈叔宝‘补刀’。

    就在这时,一个玉碗砸中陈伯固脑门,那是御医扔过来的,而其他宦官也回过神,扑向陈伯固,死死抓住他的双臂,口中不住大喊:“新安王造反了!”

    殿外侍卫及禁军闻言冲了进来,陈伯固好不容易挣脱宦官的阻挠,见着蔡脱儿扶起满头是血的陈叔宝,奋力一脚踢过去,将两人踢倒。

    禁军、侍卫就要冲到眼前,陈伯固扯开蔡脱儿,挟持满头是血的陈叔宝,把药钵碎片抵在其喉咙处,退到墙角,向着众人大吼:“让开,让开!”

    “大胆逆贼,胆敢挟持天。。。”

    “让开”

    陈伯固咆哮着,挟持着陈叔宝向殿外走,众人见着天子满头是血,只觉得心惊胆战,又怕陈伯固对天子不利,只得让开一条路。

    陈叔宝体重不轻,明显比陈伯固高,所以身材矮小的陈伯固挟持对方颇为吃力,加上陈叔宝又在挣扎,陈伯固生怕被其挣脱,抡起拳头就往脑袋上砸。

    他袒露的胸膛,被陈叔宝后脑勺溢出的鲜血染红,陈叔宝吃了几拳后,反抗力度小了许多。

    陈伯固挟持陈叔宝走出殿外,原本在殿外侍立的宦官、宫女见状吓得手足无措,陈伯固见着周围人等似乎还没搞清楚发生什么事,便咬紧牙关拖着陈叔宝下台阶。

    结果一不留神,陈伯固被陈叔宝反手抓住头发,两人撕扯间滚落台阶,紧跟着出殿的禁军、侍卫们,见状快步冲上前要救驾。

    从台阶上滚下、摔得头晕目眩的陈伯固,被陈叔宝一脚踹开,他见着陈叔宝爬起身,手上的药钵碎片也没了,想要冲上去再次挟持对方。

    然而陈叔宝连滚带爬跑向赶来的禁军,再无法抓住,没没跑两步,陈叔宝忽然倒下,也不知是昏过去还是死了。

    顾不得那么多,陈伯固转身就跑,沿途宫女、侍卫不明就里,纷纷避让,他按着事前策划的那样,要赶在守门禁军反应过来之前逃出宫去。

    杀掉陈叔宝自己当皇帝?这种想法太天真了,除非陈叔陵还活着!

    陈伯固如是想,拔腿狂奔,他和陈叔宝的关系确实不错,但他和故始兴王陈叔陵的关系更好,而陈叔陵还活着的时候,就一直处心积虑对付陈叔宝,要取而代之。

    陈叔陵若能取代陈叔宝继承大宝,陈伯固认为自己的日子要比现在好过许多,但陈叔陵死了,陈伯固只能继续取悦陈叔宝。

    作为文帝之子,陈伯固知道自己和御座无缘,还要安分些,不然就会像兄长、废帝陈伯宗那样“暴病身亡”,亦或是像二兄、始兴王陈伯茂那样在建康城中“为贼所害”。

    如无意外,他就会这么小心翼翼活下去,直到病死、老死,但事情随后起了变化,让他做出了不一样的选择。

    因为就在去年,西衡州刺史、衡阳王陈伯信,死了。

    。。。。。。

    台城东门,某处民宅内,全身披挂的南康王陈方泰,正静静聆听台城方向的动静,院内还有许多甲士,一声不吭,等着陈方泰下令。

    是攻进台城,还是撤出建康,就看一会事态如何发展。

    此时的台城,城门未关,他们奋力冲击,肯定能冲入台城,将天子杀掉,然后逃亡。

    一旦事情不像预料中的那样进展顺利,不用多想,立刻逃出建康。

    陈方泰心中默默祈祷,希望陈伯固得手,若天意不在他们这边,那就赶紧外逃,收拢向前溃散的乱兵再做打算。

    作为宗室,如果是之前,陈方泰没想过自己会策划如此大的一个布局,但事情随后起了变化,让他做出了不一样的选择。

    因为就在去年,广州刺史陈方庆死了。

    陈方泰和陈方庆是兄弟,他们的父亲、南康愍王陈昙朗,是高祖陈霸先的弟弟,是文帝陈蒨、宣帝陈顼的堂叔,昔年在齐国做人质,后来被害。

    陈昙朗前往齐国为质时,陈方泰和陈方庆已经出生,留在建康,后来父亲遇害,陈方泰继承南康王爵位,和弟弟相依为命,兄弟俩作为宗室,日子过得还不错。

    而当他们的堂侄陈叔宝继位后,对宗室十分提防,时逢岭表广州刺史马靖似有不臣之心,陈叔宝便以陈方庆为仁威将军、广州刺史,带兵讨伐马靖。

    马靖授首,陈方庆坐镇广州,然而岭表实际上的大权,是在镇南大将军、都督二十四州诸军事、东衡州刺史王猛手中。

    陈方泰知道,王猛还有监视陈方庆的职责。

    与此同时,王猛还要监视另一个宗室,那就是西衡州刺史、衡阳王陈伯信。

    陈叔宝如此提防宗室,陈方泰除了叹息毫无办法,而去年周军入寇岭表,王猛竟然以意图不轨为理由,派兵攻打并害了陈方庆、陈伯信的性命,两人家眷亦未能幸免。

    堂堂宗室,就这么被人如同杀鸡宰羊般杀了,消息过了数月才传到建康,而朝廷迄今连个说法都没有,这让陈方泰心寒,也让陈伯信之兄陈伯固心寒。

    陈方泰不相信弟弟陈方庆会在周军压境的情况下意图不轨,他认为王猛肯定事前得了陈叔宝密诏,可以见机行事,宁杀错也不放过,所以陈方庆和陈伯信才会屈死。

    从中可知,陈叔宝对宗室不信任到了何种地步,想杀就杀,既然对方视宗室为草芥,那么宗室就可以视陈叔宝为仇寇。

    正是因为各自弟弟的惨死,让做兄长的陈方泰、陈伯固起了心思,适逢士兵们对犒赏长期拖欠不发心怀不满,两人很快便开始布局,要借力打力,让陈叔宝付出代价。

    他们布的局很成功,一场规模空前的兵变在建康爆发,不但除掉了施文庆等奸佞,居然连带着把祸国妖妃张丽华也弄死了。

    现在,就差干掉陈叔宝,然后逃出建康。

    陈方泰、陈伯固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坐了御座也坐不稳,他们没有大义名分,没有哪个手握兵权的将军会听令,所以只求取了陈叔宝性命,以告慰弟弟的在天之灵,至于陈国的局势。。。。

    陈叔宝把好好的江山败坏成那样,即便最后陈国亡了也和他俩无关,陈方泰和陈伯固已经想好,实在不行就去投靠周国。

    陈方泰想着想着,忽然听到台城方向有动静,望风的人探头出去张望片刻,低声说道:“大王,是新安王冲出来了!”

    陈方泰闻言冲出院子来到街上,只见迎面冲来数骑,当头之人正是陈伯固,只见陈伯固袒露胸膛,身上有血迹,策马疾驰,身后跟着几名随从。

    “事情如何了?!”陈方泰大声问道,语气里充满期盼,而陈伯固只回了一句,语气焦急:“走,快走!”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