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九十一章 捷报频传

    建康,台城,刚从淮南归来的孔范,正在向天子汇报淮南形势,此次官军全取淮水以南要地,尤其拿下寿春、钟离二城,淮水防线已成,陈国北部边境暂时无忧。

    能做到这一点,和官军将士用命不无关系,当然,还少不了盟友的背后助攻,逼得盘踞钟离的尉迟佑耆大军在淮南站不住脚。

    尉迟佑耆为求麾下兵马安然脱身,以交还寿春和钟离为条件,才得以在陈军面前安全北撤,找宇文温算账去了。

    宇文氏和尉迟氏争夺河南、淮北,淮南陈军正好借此良机休整,抓紧时间组织百姓农耕,避免秋天绝收或大规模歉收,然后还要修葺各处城池,以防不测。

    振奋人心的好消息不止一个,从淮南回京的孔范,如今得天子透露,据丰州刺史遣使密奏,说岭表一带有心思故国的官吏、酋帅,不堪忍受周国官吏的压迫,已经联合起兵,要将北虏赶走。

    丰州刺史是听南来船民对广州局势模糊不清的诸多描述,才大概知道岭表有变,具体情况尚未摸清,但由此可知,留守岭表的周军,如未得主力来援,怕是撑不了多久。

    另外还有一个振奋人心的好消息,就是建康平靖了。

    建康城先前爆发叛乱,乱兵在秦淮河以南大肆劫掠、到处放火杀人,随后盘踞秦淮河以南长干里,妄图窥探神器。

    但这只是妄想,就在官军入驻钟离、寿春时,建康城内乱兵已被回援的官军击溃,携家带口还裹挟许多百姓逃出建康,流窜各地。

    此次叛乱,秦淮河畔的边淮列肆化作废墟,大量货物、钱粮付之一炬,无论官民、贵贱都是损失惨重,不过秦淮河以北城区未受乱兵太多祸害,达官显贵聚居的青溪一带,亦未有多少损失。

    更别说戒备森严的台城,没有一个乱兵能接近城墙,宗室藩王、朝廷主要官员及其家眷,都在台城内渡过这段时间,安然无恙。

    但还是有人未能幸免于难,即将被册立为后的贵妃张丽华,天子异母妹宁远公主,没于乱军之中,从此再无消息,看来已经香消玉殒。

    谈及这个事情,孔范赶紧劝慰天子:“还请官家节哀,贵妃若有在天之灵,绝不想看见官家形销骨立的模样。。。。”

    孔范说着着面露悲色,陈叔宝闻言黯然神伤,想说些什么,话到嘴边却变成一声长叹。

    张丽华是陈叔宝最宠爱的妃子,受宠爱程度无人可比、历久不衰,他本想立张丽华为皇后,结果即将被废的沈皇后如今安然无恙,张丽华即便没死也已变成残花败柳。

    当时,得知噩耗的陈叔宝伤心欲绝,但随着时光流逝,现在他心里的伤口已经愈合,除了时不时触景伤情外,再不会暴跳如雷、动辄杀人出气,因为这样根本就没有意义。

    爱妃香消玉殒,但后宫里同样还有很多佳丽,陈叔宝依旧夜夜不空,所以悲痛欲绝的情绪渐渐消散。

    但作为天子,自己的禁脔竟被卑贱乱军掳走,然后百般蹂躏,每念及此,陈叔宝就气得不行,他觉得自己的天子尊严被人践踏,决不能就这么放过了。

    陈叔宝已经下令,让领兵围剿的将领把这些乱兵及其家属赶尽杀绝,以告慰张丽华的在天之灵,也为他好好出一口气。

    孔范知道如此一来,那些乱兵必然会被逼得狗急跳墙,一条路走到黑,但没打算劝谏,天子要出气,谁敢拦着就会倒霉。

    他所考虑的事情就是稳固自己的地位,绝不能轻易离开建康、离开权力中枢,更不能轻易离开天子。

    领兵打仗,孔范一窍不通,但说到争权夺利,那他可是其中好手,之前,孔范和施文庆身为内外监军,密切合作,牢牢掌握着朝中局势。

    但施文庆为乱兵所害,孔范不能长期远离京城、远离天子,省得有人挑拨离间,把他据于建康之外以便取而代之。

    他在淮南捞的功劳够多了,所以要回到建康继续争权夺利,于是趁着天子召自己回京的机会主动让贤,请天子派宗室到淮南当监军,而他自己要为重整建康出一份力,为天子分忧。

    孔范所说,正合陈叔宝之意,心腹施文庆死了,而立下大功的另一个心腹孔范,他自然要留在建康委以重任,让宗室出镇淮南也是理所当然。

    最重要的是需要孔范在身边出谋划策,以决定接下来该采取何种策略,在宇文氏和尉迟氏之间左右逢源,收复被宇文氏占去的国土。

    “官家,微臣以为,既然岭表风波又起,宇文氏忙于对付尉迟氏,恐怕抽不出兵力南下增援,其岭表尤其广州驻军恐怕撑不了多久。”

    “那么,朝廷可遣使前往长安,要求周国归还岭表,实际上是给对方一个台阶下,反正无论他们答不答应,岭表都是占不住的。”

    “至于江州,且徐图之,毕竟王师刚收复淮南,百废待兴,又要提防尉迟氏再度南犯,所以此时不宜与宇文氏发生冲突。”

    孔范所说也是陈叔宝所想,若不是那场叛乱造成了大量损失,打乱了朝廷的全盘部署,他真想现在就向宇文氏要回江州,免得上游有个风吹草动,建康就吓得鸡飞狗跳。

    见着陈叔宝心情还算好,孔范心中斟酌一二,开口试探:“官家,不知应阳公家眷如今在何处,是否已经正法?”

    “应阳公?你是说王猛?”陈叔宝忽然激动起来。

    “是的,官家。。。”

    “莫要提他!寡人对他信任有加,让他都督岭表诸军事,结果呢?结果呢!”

    孔范瞥了一眼陈叔宝,把心一横,继续说道:“官家,为大局计,微臣以为,不如将应阳公的家眷送去长安。”

    “不行,朕绝不。。。。嗯?爱卿是来说情的?”

    “微臣是为长远计,官家若要将王猛家眷正法,不过出了口气,而之前无奈投降周国的文武官员,从此便绝了念想,若官家大度,将王猛家眷送去长安,这些投降之人,恐怕心中对官家会愈发觉得愧疚。。。。”

    “若他日官军西进,这些人怕是会争先恐后起事,要将功赎罪。。。。”

    陈国应阳县公王猛,原为都督岭表诸军事的陈国大都督,周军攻入岭表,王猛率兵抵抗却接连败北,最后率部向周军投降。

    这一情况后来才为建康所知,而王猛出镇岭南,其老母、夫人等家眷留在建康,事发之后被官府软禁等候处置,只是因为后来局势大变,陈叔宝迟迟未做决定,一直拖延至今。

    之前,孔范‘冒险’到合州汝阴与周国西阳王宇文温谈判,私下接触时,宇文温向孔范提出保全王猛及其部下家属的要求,所以孔范当然要竭尽全力促成此事。

    投降和被俘不一样,投降周国的陈国文武官员,其中大部分人不会主动回来,陈国将其家眷送去周国,算是留下一个后手。

    陈叔宝一开始不愿意,不过很快便被孔范说服,接下来,是出使长安的人选,孔范以进为退,主动请缨:“官家,微臣愿为国分忧,出使长安!”

    “这可不行,孔爱卿还得留在建康为朕献计献策,怎能远离,更何况周国的西阳王在淮西,如何与其打交道,还得孔爱卿建言才行。”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