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七十九章 空手套白狼(续)

    西阳城外某庄园,一座四面除了柱子其余都是玻璃窗的精舍内,日兴昌柜坊的大掌柜、二掌柜以及几位主要股东(东家)正在开会,舍内没有其他人,连端茶递水的奴仆都没有。

    精舍外,十五步范围内都没有一个人,只要有人想靠近精舍,精舍内的人可以透过玻璃窗看得清清楚楚。

    如此安排,就是为了确保一点:会议内容不会被隔墙之耳听了去,如有与会者泄密,那么后果自负。

    之所以如此严格保密,就是会议内容非同小可,决不能泄露出去,以免造成后果无法估量的损失。

    此次会议的主要议题,是日兴昌柜坊将在洪州南昌开设分店,与此同时会在南昌城内发行流通券,为大宗货物交易提供方便。

    在南昌流通的流通券,同样是“布本位”,样式和在西阳流通的流通券相同,由位于西阳的日兴昌本店负责印刷、发行。

    为了确保流通券的信用和兑换能力,日兴昌柜坊以和洪州总管府各地财力雄厚的家族、商贾合作,让对方参与对流通券的联保,为此,日兴昌的股东会增加,理事会的成员也会增加。

    买卖要做大、做强,就不能局限在一个小圈子里,黄州总管府和洪州总管府地区的大小家族、商贾要联合起来,一起合伙赚大钱,这是西阳王反复强调的原则。

    去年一年,黄州商贾和江州地区的大小地头蛇合作,合作效果很好,所以在南昌‘流通’流通券的条件已经成熟,而若在南昌站稳脚跟,流通券的影响力会明显增加。

    江州地区现已为洪州总管府地区,自古以来物产丰饶,尤其鄱阳湖周边地区,历经数百年开发,如今已可以称为鱼米之乡。

    位于鄱阳湖畔的南昌,是鄱阳湖地区的物资转运中心,也是商贾云集之地,随着岭表商路的开通,可以预见南昌城的‘商品交易量’会暴涨,那正是流通券一显身手的好时机。

    也是日兴昌柜坊提升实力的绝佳机会,为此,吸收洪州总管府地区的地头蛇入股,是日兴昌在南昌站稳脚跟的必然举措。

    这也意味着日兴昌原有的股东们,其‘股权’会被稀释,在理事会的发言权被削弱,不过股东们想得很明白,要拉拢更多的合作伙伴,让利是必然的。

    而一旦把炊饼做大,即便自己的股权被稀释,可实际上拿到手的‘分红’,却会比原来更多,这样简单的道理都想不明白,根本没能力跟上西阳王的步伐。

    西阳王去年拿下陈国江州地区之后,用刀教育了各地豪强不听话的下场是什么,所以黄州商贾随后在江州地区展开贸易时阻力少了很多,然后再拉地头蛇入伙,相互间的利益输送能确保大家是一条心。

    黄州的水力纺织作坊主们,已经在洪州总管府地区开办了大量新作坊,其中许多是和当地豪强、豪商合作,这些水力纺织作坊已经投入生产,按照去年的发展势头,洪州地区今年的布匹生产能力将会达到黄州地区生产能力的两倍。

    有这么雄厚的织布能力做后盾,日兴昌在南昌流通的流通券必然稳如泰山,大规模增发流通券已成必然,所以今日会议,股东们要就增发流通券的总面值做出决定。

    流通券的大规模增发,不是想增发多少就增发多少,具体增发量,掌柜们已经汇总多方资料,给出一个建议增发的额度,提交有决定权的股东们过目,以便做出最后决定。

    流通券的发行量,原则是一比一,那就是参与联保的布坊其布匹存量是多少,流通券的总面额就是多少,因为日兴昌柜坊已经郑重声明,流通券随时可以足额兑换布匹。

    但实际操作中,流通券的面额要比布匹总存量要高些,但又不能太高,以免出现许多客户拿着大量流通券来兑现、日兴昌却兑现不了的情况。

    这种情况一旦出现,会直接导致日兴昌的信用暴跌,流通券变成废纸。

    日兴昌柜坊为了树立流通券的信用,花了好一番功夫,又熬了数年才有今日的成就,而要将其败坏,只需要一日就够了。

    所以对于此次增发的面额,东家们都很慎重,掌柜们提交上来的总结,其内容十分详细,对于风险也说得很明白,但东家们的关注点并不是这些内容。

    因为作为西阳王代理人的王越,已经准备了另一个方案,之前已让各位股东过目。

    这个方案的内容不复杂,西阳王‘建议’日兴昌的流通券,其发行量在囊括了黄州总管府、红州总管府地区的布匹生产能力后,超发两倍。

    这就意味着,若是手中有三匹布(黄州一匹、洪州两匹),日兴昌柜坊发行的流通券面值将是九匹布,超发两倍面值。

    西阳王‘建议’的这一行为,违反了最初的规矩:西阳王不会干预流通券的发行,发行量的多少,都由东家们开会表决。

    而之所以现在要如此做,是因为事出有因。

    随着战事旷日持久,随着官府采购军需物资的增加,多出来的开支,西阳王府撑了一年多之后已经无力承担,但又不愿行强征民间物资这种竭泽而渔的事情,所以要“空手套白狼”。

    那就是印纸当钱花。

    此举虽然风险大,但可行性很高,因为流通券的信用很好,正常来说下不可能出现大规模挤兑的情况。

    黄州总管府各地作坊、养殖场、邸店、食肆、乐坊甚至连外地行商都已经接受了流通券,将其作为铜钱、金银的替代物,也就是说,流通券在黄州总管府地界的大宗货物交易中,具备货币的功能。

    所以,西阳王要超发流通券,然后让官府用这些流通券去收购民间物资以资军用,但他不是凭着一句话就要印纸当钱花,却由各位股东平白担风险。

    因为流通券大规模超发之后,日兴昌承受大规模挤兑的能力下降,万一倒霉碰到挤兑狂潮,就需要各位东家想办法调集布匹解决危机。

    作为补偿,西阳王保证,未来三年内,岭表广州的海盐和蔗糖,各位股东都会有稳定的份额,每年递增一成,如此保证,是许多人梦寐以求却没机会得到的。

    “王兄,大王若有需要,我张某愿意将家财悉数捐出以资军用,不需要大王的任何补偿!”

    发话的是一名股东,而有了他开头,其余股东纷纷表态,愿意捐出家财,助西阳王征战,他们不是虚情假意,而是真心要捐钱。

    今日能坐在这里参与会议的人,早就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只要西阳王成功,自己必然也会成功,只要西阳王这棵大树在,他们即便今日散尽家财,日后肯定会赚回来,还会赚得更多。

    以在座之人还有黄州几个家族、商贾的财力,即便不倾家荡产,拿出来的钱财合在一处,怎么也能购买官军半年所需物资,只要熬过今年,西阳王步步高升,他们也就能跟着水涨船高。

    王越见着大家表态,心中颇为宽慰,他当然知道各位股东所言不是场面话,但西阳王是权衡利弊之后做出的决定,不会再更改。

    站起身,王越开始问在场众人:“前年年底,官军南征,黄州各地贤达踊跃捐资,数额十分惊人,那么刚过一年,大家又踊跃捐资,数额同样十分惊人,这让朝廷怎么想?”

    “大王善于经营产业,此事人所共知,朝廷只会说大王是宗室强藩,自行筹钱粮练兵护国有方,不会再有多想,而黄州商贾有如此惊人的财力,对于朝廷中的某些人来说,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猪肥了,可以杀掉吃肉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