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七十八章 空手套白狼

    黄州,巴口,某无名船场内,工匠们正在造船,这艘船如今刚开始建造,看不出外观是何模样,但仅从其结构来说,和常见的船只明显不同。

    造船的工匠相互间不时交谈,许多人说的话,并未带着黄州当地口音,也不是山南荆楚的口音,西阳王府中尉张鱼在一旁观看,并时不时通过‘通事’与这些口音特殊的工匠谈话。

    这些工匠是来自岭表广州番禺的船匠,祖传的造船手艺,对于建造海船很有心得,如今来到位于长江中游的黄州西阳,要为新型船只的建造献计献策。

    纯粹的海船和江船都有现成的样式可以抄袭,但是同时兼备江上航行、深海航行的船型不多见。

    数百年来,从长江入海又前往岭表沿海地区的船只,大多是沿着海岸线航行,而在浅海航行与在深海航行的船只,其船型也有不同。

    适合深海航行的船只,不一定适合在长江里航行,具体表现就是操纵性、灵活性、稳定性差,反之亦然,张鱼希望能摸索出一种新的船型,能够同时兼顾两种水域。

    这和西阳王府的需求有关,满载货物的船只从巴口出发,沿着长江入海,这一段航程波涛相对平静、水流相对平稳,所以船底可以是平底,方便驶过各种浅滩而不至于搁浅,船的重心高一些也不要紧。

    而入了大海之后,船只要横渡黑水洋,抵达海那边的倭国博多,这一段航程要突破惊涛骇浪,所以船底必须是尖底,而船只的重心要放低。

    在江、海之间航行的船只,要以一个船型同时适应两种水域,想‘定型’有些棘手,西阳王府之前制造的船只仅仅是初步兼顾两种需求,成绩算是“及格”,但距离“优异”还差得远。

    其实这个问题很好解决,那就是用江船运货到长江下游广陵、建康等地,然后把货物转移到海船上出海即可,无非是产生了装卸成本,以及耽搁一点时间。

    但问题是现在的广陵或建康非周国国土,转移货物的途中,一旦被人看见其中装着的贵重物品,很容易招来祸事。

    尤其是从倭国回航的船只,必然满载着大量白银,一旦在异国他乡由海船转移至江船时露出马脚,谁会放过这笔横财

    于是基于种种考虑,王府还是想弄出个性能优异的“通用船型”,特地请来了擅长制造海船的广州船匠,和擅长制造江船的黄州船匠一起,要琢磨出新船型,尽快投入试用。

    有鉴于此,原本跟随西阳王在光州一代作战的张鱼,被郎主派回来‘看进度’,顺便给王府送信报平安,同时给前往倭国的船队送行。

    张鱼及同伴已经开辟了一条新航线,从长江入海口直接横渡黑水洋,抵达倭国的博多港,这条航线得来不易,为西阳王带来滚滚财源,决不能闲置。

    只是之前长江航路断绝,去年张鱼一行从倭国回航,冒险前往岭表广州,恰巧遇到攻占广州的西阳王大军,所以才将货物运回西阳,让西阳王获得一笔不菲收入。

    如今周、陈两国交好,趁着长江航路通畅、东南风起,西阳王府的船队再次出航,张鱼却没有随着船队东进,因为郎主还有别的事情要他去做。

    监督新船建造是其一,其二就是守家。

    宇文十五如今在外领兵打仗,而先前回到西阳的王府司马张定发,休息了一段时间后,带着‘轮值’的侍卫前往西阳王帐前听命,所以在外大半年没回家的张鱼要‘轮休’,回西阳休息并负责王府的保卫工作。

    虽然黄州长史郝吴伯如今已升任黄州总管长史,但对方事务繁忙,不可能时时刻刻关注西阳王府的安全,所以王府自身的护卫队伍要能应对任何突发事件,确保王府家眷的安全,所以需要有人全权负责。

    张鱼对此不敢掉以轻心,但他担心的是另一个问题。

    去年他从倭国运回来大量白银,价值不菲,却很快就花光了,不仅如此,西阳王府各产业的盈利,除去王府的开支,大部分都投入到打仗中去,根本就没剩下多少。

    外人都说西阳王府产业众多,日进斗金,却不知道在日进斗金的同时,是日出斗金,打仗比做任何事情都要花钱,说是花钱如洪水都不为过。

    黄州军在外征战,为了确保粮草供应、确保将士们吃得好穿得好,官府必须调集大量物资到前线,但黄州总管府和别处官府不一样,不是无偿征用民间物资,而是花钱购买。

    可即便是以优惠价购买,每月都是一笔巨大的开支,所谓“巨大”,就是把黄州总管府一年的税收填进去都不够。

    官府的正常开支要靠税收支撑,有实物税也有钱税,官军将士立功后的奖赏、阵亡或伤残后的抚恤,都要靠官府的税收来支撑,即便黄州总管府的商税收入十分丰厚,也吃不消巨大的战争开支。

    战事持续至今已经一年多,黄州官府无力承担采购军需的开支,其缺口,自然是西阳王拿钱来填,一填就是一年多。

    而现在,随着战线的铺开,军需开支越来越大,西阳王口袋里的钱,已经越来越紧张。

    张鱼想不明白郎主为何要自掏腰包打仗,他有时会看见郎主拿着厚厚一沓账单发呆、长吁短叹,故而自己也心中焦虑。

    他不知道如何赚钱,只知道船队去一趟倭国就能带回许多白银,只有做好这件事,才能为郎主分忧。

    然而船队去倭国走一个来回,快的话数月,慢的话大半年甚至一年才回来都有可能,如此一来,海贸的利润宛若远水,哪里救得了近火

    想到这里,张鱼满面愁容,回想起郎主那诡异的笑容,他忽然想起对方说过的一句话,那就是“空手套白狼”。

    空手套白狼,好像是个俗语,但张鱼之前从未听说过,这句话的意思,以做买卖来说,大概就是没有本钱一样做买卖,不付定金就拿别人的货去卖,用卖来的钱还货款。

    有点类似借鸡生蛋。

    张鱼想不通郎主要如何做到这一点,他琢着莫非是撕破脸直接跟有钱大户“借”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