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七十七章 过江之鲫(续)

    长江北岸,枞阳,城外码头,水军总管来护儿与众将一道恭送天使登船,待得对方所乘船只逆流而上,众将便低声议论起来,人人面露喜色,言语间激动不已。

    听着嗡嗡嗡的窃窃私语声,来护儿没有出言呵斥,反倒是和左右谈笑风生,因为他的心情也不错。

    前年年底,朝廷对陈国用兵,来护儿作为岭南道行军的水军总管,率领将士浴血奋战,为岭南道行军攻拔江州立下大功,然而就当岭南行军平定岭表(岭南)没多久,朝廷发生巨变,丞相尉迟惇和天子决裂了。

    内战爆发,让许多人猝不及防,对于岭南道行军将士们来说,自己在南征期间立下的军功可能距离兑现遥遥无期,心中不免茫然。

    不过大家对西阳王有信心,邺城生变没多久,西阳王奇迹般从千里之外的岭表及时赶到江州、黄州,稳住了人心,还依照将士们立下的军功,及时发放了奖赏和抚恤。

    钱粮甚至土地都足额发放,只是官职、爵位非西阳王所能决定,所以暂时没有加官进爵,但将士们都为此振奋不已,因为他们知道,西阳王终有一日会将这一切兑现。

    所以水军总管来护儿及麾下将士摩拳擦掌,就等着陈军反扑,他们好给予迎头痛击。

    随着局势变化,水军驻防地由江州湓口城外江面的桑落洲,转移到合州枞阳郡枞阳,作为江州门户,随时拦截来袭的陈国水军。

    水军将士日盼夜盼月月盼,就是没盼来陈国水军,天子落难悬瓠,被西阳王救了,又来到山南,决定和陈国联手抵御尉迟氏,所以长江上打不起仗。

    于是来护儿及麾下水军将士就在枞阳驻扎了大半年,陆上兵马取了合州庐江郡后便止步不前,枞阳成了水陆转运的中转港,支撑着庐江驻军的粮道。

    后来天子重建朝廷,待得局势稳定后,便派出使者来到山南,对原江南西道行军、岭南道行军有功将士进行嘉奖,加官进爵。

    天使抵达枞阳,为水军将士带来了好消息,所以现在众将心情激动是理所当然,来护儿掏出怀表看了看时间,见着已经过去二十多分钟,于是拍了拍手,高声说道:

    “行了行了,一个个笑得合不拢嘴,晚上自己在房里偷笑就行了,时候不早,该做什么做什么去!”

    “是,总管!”

    众将散去,并不是回营帐睡觉,而是按部就班履行职责,水军将士驻扎在枞阳虽无战事,却一直在备战,其中就包括重建江州水军,所以今天又是一个操练日。

    周国拿下江州地区后,对原陈国江州水军进行了整编,以重建一直堪战的水军增强战斗力,这一重任由黄州水军承担,先在鄱阳湖进行人员整编、补充、船只建造,然后新建的水军转移到枞阳,一边操练一边备战。

    枞阳位于长江北岸,其北有大湖,枞阳位于大湖入江口处,从长江上游而来的货船,于枞阳处转入大湖后可直达湖泊北岸庐江郡地界。

    湖泊北部有源自大别山的河流注入,此河水量充沛,货船可逆流而上一段距离再卸下粮草辎重,经由陆路转运去庐江,陆地路程不过五十里,十分方便。

    所以驻扎枞阳的黄州水军,不但要负责江防、编练江州水军,还要维持这条重要的粮道,来护儿及麾下将领这大半年来,并不是闲得无所事事。

    操练水军,是在大湖里进行,而湖区的范围很大,沿岸许多大小村庄里,是亦民亦寇的渔民,来护儿派兵在湖区扫荡了半年,才确保湖内没有水寇敢来袭扰官军。

    与此同时,在湖内建立水寨、造船场,操练水军、打造战船,以增强己方水军战斗力,而在长江一侧,也立起水寨控制江防,既要提防陈军偷袭,也要做好收税的诸多事务。

    税是什么税?过路船只缴纳的商税。

    周国(宇文氏)和陈国交好,而陈国如今仅剩三吴之地以及一个山多地少的丰州,又正在对淮南用兵,所以需要从外地购入大量的粮食等物资,所以两国的贸易往来越来越频繁。

    陈国派出船只西进,满载海盐等物资到江州甚至上游黄州换粮食,而山南各地包括黄州的商船,满载着各类物资顺流而下,前往陈国做买卖。

    因为战事而中断的长江航运,随着周、陈两国的握手言和已经重新活跃起来,那么对这些途径枞阳的船只收税,是枞阳驻军必须承担的职责。

    来护儿来到江上水寨,登上望台用千里镜观察江面,此时江面上有许多船只从水寨附近经过,一眼看去密密麻麻,宛若过江之鲫十分壮观。

    大量水军快船正在这些过江之鲫间穿梭,船上将士兼任税吏,靠泊往来船只收税,税钱其实不高,按照船只载重量大概划分几个等级,船主直接按等级缴税。

    这样收税不需要管船里装的货物是贵是贱,但开舱检查是必须的,来护儿时刻提防下游陈军来个白衣渡江搞偷袭,所以对于陈国船只的检查一直很上心。

    江边水寨时刻有快船准备着,一旦发现西进的陈国船只里装载的不是货物而是许多人,这些快船能马上冲出去纵火,让对方有来无回。

    而来护儿每天必做的一件事情,就是到望台巡视,看看将士们巡查江防有无松懈,看看东进的己方船只有多少。

    自从江州地区为周国所据之后,黄州商团和江州各地豪强联合做买卖,只是一年时间,这买卖的规模就急剧增加,随之而来的大量盈利如同大水一般,托着水面上的“船”不停上升。

    这些浮在盈利之上的“船”,是大大小小的商家,其后大小东家之中就有许多官员、将士,大家靠着水涨船高,获得不菲的收入,来护儿就是其中之一,所以他看着面前的过江之鲫,心中颇为期待。

    前往陈国的船只越多,那就代表着黄州商团的买卖越多,那么经营着产业的官员、将士们,获得的收入就越多,所以枞阳驻军对于己方船只,那是笑脸相迎,热情得不能再热情。

    若不是总管府明令必须收税,大家都不想向自己人的船队收钱,毕竟如今洪州总管府初立,还是严格遵守法令比较好。

    正在用千里镜观察江面的来护儿,在密密麻麻的船只当中发现了几艘样式略为独特的大船,这几艘船的来头不小,不过依旧照例缴税。

    这是西阳王府名下的船只,来护儿近距离看过其构造,这些船船底是尖的,恐怕最终目的地不是长江沿岸港口,而是沿海的某处港口。

    不该问的事情就不要问,西阳王不说,谁也不会去打听这些船到底要去哪里,不过来护儿对于这些船的目的地有自己的猜测:入海后一定是往南走,去广州番禺。

    虽然如今风向不对,但硬帆能使八面风,所以船只沿着海岸线航行,即便是逆风也没什么问题,想到这里,来护儿又想起一件事。

    春夏之际东南风大作,正是域外番国海船抵达岭表广州番禺的季节,对方会运来大量海外奇珍,而已经打开商路的黄州商队,会将这些海外奇珍经陆路运回黄州。

    这些货物被各级“分销商”瓜分,然后转运各地销售,借此获取大量利润,这些“分销商”的东家之中,就有许许多多的官员、将士。

    西阳王南征岭表,不但给大家创造立功的机会,还给大家带来了滚滚财源,所以大家都在盼着西阳王扫清两淮。

    最好,连带着把陈国都收拾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