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七十四章 好处

    霍州境内,大别山北麓,迎风砦,今日有客入砦,带来大批礼物,故而砦中人声鼎沸十分热闹,议事厅内,砦主田元显和族中长老一起接见来客。

    主宾双方直接交谈,虽然口音有异,但大体上交流起来没有障碍,来客都是年轻人,和田元显一样都姓田。

    中原朝廷,将南部边疆生活的大小部族统称为蛮族,其中就囊括了生活在大别山脉及周边广大区域的各部族,这些所谓蛮族多以田、梅、冉、鲁为姓,因为生活区域不同,中原朝廷对其称呼也不同。

    生活在大别山脉西南区域的蛮族,被称为西阳蛮,又因为大别山西南麓有巴水,举水等五条大河南流入长江,这一区域的蛮族也被称为五水蛮。

    而大别山脉西北角的桐柏山,生活在其间的蛮族被称为桐柏山蛮或者桐柏蛮,桐柏山以西襄州地区的大阳山,有大阳蛮,桐柏山以东的豫州西部山区,有豫州蛮。

    而大别山北麓光州地区,有光州蛮或光城蛮,那么位于大别山东北麓的霍州地区,自然有霍州蛮,此时,被归为霍州蛮的蛮酋田元显,接见的客人就是来自于西阳蛮的田守光等人。

    所谓“蛮”,是中原朝廷对他们的蔑称,迎风砦里的人可不会称呼自己为“蛮”,同样也不会称呼来客为“蛮”。

    大家都是大别山中人,也许很多代以前的祖先是同一个碗里吃饭的兄弟,所以田元显对于来客还是比较热情的,不过他对来客身后的中原朝廷,就没那么客气了。

    田元显手里拿着把匕首,一边切烤肉一边说:“后生,你家大王准备许我什么官职爵位是霍州刺史,岳安郡守,还是什么王”

    田守光放下烤肉,顾不得满嘴是油,直接回答:“老砦主说笑了,这种封官许愿和放屁一样,大王哪里会拿来骗人。”

    “那他让你们来我砦里做什么打听消息么”

    “老砦主,晚辈几个今日来,是登门拜访,毕竟霍州换了新官府,总得和隔壁邻居打声招呼不是免得有什么不必要的误会,闹出事来可就不好了。”

    田守光二十多岁,而田元显已经有将近六十岁,按年级可以做他爷爷了,加上满厅的老者,还有手按佩刀、皮笑肉不笑的族兵,给人的压力很大,但田守光浑然不惧。

    他出身大别山某山寨,属于所谓“西阳蛮”,如今是一支捕奴队的首领,和田六虎等人一般,跟着西阳王南征北战,去过岭表广州。

    此次西阳王取了霍州,为了安抚在霍州极有影响力的蛮酋田元显,便派田守光等人做使者,到迎风砦送礼,顺便当说客。

    做说客,当然要对拜访人物有了解,而被称为霍州蛮酋的田元显,并不是久居深山不通世事、没见识的孤僻老头,想要说动对方可不容易。

    十余年前,时值周国灭齐国,豫州之地为周国所据,新任豫州总管于翼抵达悬瓠就任后,开始大力整治这一新获区域,据险自守的霍州蛮酋田元显,为其人品折服,遣子为质,归顺周国。

    齐国灭亡,陈军进犯霍州,田元显领兵立栅,将陈军击退,后来于翼离任,田元显不知何故反叛,不再臣服周国。

    霍州之地历经周、隋、陈几个朝廷管辖,但田元显这些年来一直缩在山中,不归附任何朝廷,因为时局动荡,历任霍州刺史无力对付实力出众的田元显,见他不生事,便井水不犯河水,双方互不侵犯。

    西阳王取了霍州,因为还要对淮水一线用兵,生怕官军主力离开后,田元显这条实力强劲的地头蛇打起州治岳安的主意,于是决定拉拢田元显,才有了田守光这次登门拜访。

    其实像田元显这样的蛮酋,数百年来历朝历代统治者不是没有打过交道,总体而言所用的手段是承认现状,封蛮酋为州郡官员,治理本部民众,名义上归附朝廷,实际上还是我行我素的土霸王。

    统治者们对蛮酋封官许愿,但内心深处不会将其看做自己人,打的主意就是要将蛮酋统治下的蛮户收编变成良民,所以久而久之蛮酋们也学精了。

    南北朝廷以淮水为对峙前线,位于其间的大别山脉处于这条线上,诸蛮酋便待价而沽,那边给好处就投靠哪边,在元魏、萧梁对峙时这种情况特别明显。

    然而那些自以为可以渔翁得利的蛮酋,到后面大多结局不怎么样,于是越来越多的蛮酋选择坐山观虎斗,不参合山外的纷争,自己过自己的日子。

    缺粮、缺物资,就派兵出山去劫掠郡县,官军来了就缩回山中,至于对方的封官许愿,越来越没人信了。

    所以田元显对于周国西阳王的招揽完全不感兴趣,他不会为了别人的野心,赔上自己和族人的性命,田守光等人喋喋不休说了许多话,根本无法说动田元显。

    若按以往,田元显早就下逐客令了,不过他对田守光等人很感兴趣,所以想知道那个西阳王到底许了何种好处,让这几位如此卖力奔走,甚至还跟着南征岭表,到千里之外的烟瘴之地送死。

    对于田元显的疑问,田守光有些疑惑:“送死老砦主怕是弄错了,我们是去做买卖,又不是做打手。”

    这回答出乎田元显意料,他还以为对方要冠冕堂皇说什么大道理,结果竟然这种理由,不由得继续问:“做买卖做什么买卖”

    “这话说来就长了,山里总是缺点东西,那就得从山外面买,或者用山货换,老砦主是知道的,山外的奸商敲骨吸髓,想要换一斗盐,要价可不低。”

    “那一斗盐,其中还掺着三升沙,心黑一点的甚至掺五升沙,吃到嘴里还咯牙,你跟他理论,他就说爱买不买,这种气,我可是受够了!”

    此言一出,许多在场的族老和族兵默默点头,山里缺盐,人没盐吃就全身无力,所以他们时常跟入山的行商买盐,亦或是派人出山买盐。

    但买到的盐质次价高不说,那些奸商的态度经常让他们憋出一肚子火。

    卖给山里人的盐,价格要贵数倍,还故意掺沙,这些奸商偏偏又杀不得,所以只能忍。

    田守光自顾自的说着,话题转移到其他方面:“不要说盐,就是粮食也掺沙,铁器,都是次品,收的却是良品价,那些奸商说贩货辛苦所以售价高,我看是吸血吸得辛苦!”

    “遭瘟的奸商,两百根铁针敢换一张鹿皮!在黄州西阳,铁针的批发价是一文钱五根,一张普通鹿皮卖到一贯,你们想想看,这是不是暴利!”

    “寨里弄一张鹿皮,得耗多少功夫一不留神还得搭上人命,这种买卖,若是以往也就认了,可现在不同了,我们自己去进货,稀罕他的!”

    田元显听到这里有些错愕,他觉得田守光有些答非所问,而对方随后补充道:“老砦主方才问,做什么买卖,很简单,什么买卖都做。”

    “方才后生说了,岭表广州靠海,那里有海盐,千里迢迢运到黄州,售价比那些奸商卖的要便宜一半,还都是不掺沙的精盐,我,往盐里掺沙,九升盐掺一升沙,买到深山里,售价翻一倍,你们说,有没有良心赚不赚”

    “岭表有蔗糖,雪白如霜,吃在嘴里甜甜的,从岭表运回来,价格翻三倍都有人抢,卖了糖去买铁针,一万一万的买,然后到深山里换鹿皮,四百根针换一张,然后运回西阳卖,一贯一张,赚不赚有没有良心”

    田守光指了指田元显案上的玻璃盏,那是他送的礼物,随后开口问:“还有这玻璃盏,我们能比外头的行商便宜三成的价格拿货,运到山里卖。。。老砦主觉得,赚不赚”

    田元显觉得脑子有些乱,对方说的话,包含内容太多,他急切间弄不清楚弯弯绕绕,但能听的出来,做买卖很赚钱,但这和跟着西阳王去岭表有什么关系

    “老砦主,这赚钱的买卖谁都想做,但西阳王凭什么让你做哦,设陷阱时不出力,猎到野猪就想来分肉,哪有这么好的事情!”

    “从黄州到广州,上千里的路程,沿途到处是山蛮。。。。咳咳咳,山贼,被人抢了货物可就亏得血本无归,所以要人押镖,如此一来,镖行的买卖不就来了“

    “镖。。。镖行是什么”

    “就是出人武装押运货物的邸店!召集那些能射箭敢杀人的青壮,安置好家眷,然后组织他们运货,走完一趟下来,只要货物运到,即便镖师死一半、扣掉抚恤都能赚!”

    说到这里,田守光开始反问:“老砦主这里的情况,后生不知道,后生的寨子里,娶不上婆娘的人,要么去走镖,要么去抓生口,自己攒钱买女人,风险是有,但总好过晚上靠手吧!”

    “呃。。。”田元显觉得对方说的不能算错,所以不知道如何回答,一名族老忍不住发问:“后生,你说千里走。。。镖,一路上那么多贼,哪里能平安往返”

    “所以啰,西阳王的兵把沿途不听话的豪强坞堡铲掉,我们再攻破那些不听话的山寨,女的带回去生娃,男的卖掉,剩下一些蟊贼,镖队怕什么”

    杀气腾腾的话,在场众人听起来却没什么不适,因为他们不知不觉中,代入的是田守光这边的视角。

    “镖行的买卖,也能赚大钱,但还是那句话,你不出力,西阳王为何给你机会”

    听着听着,田元显大概弄清楚田守光等人为何跟着西阳王了,其实他早有耳闻,大别山西南麓的山寨已经联合起来,到处袭击别的山寨抓生口,已经有许多大寨被攻破,然后被扫荡一空。

    这股势力的劫掠范围越来越大,许多深山老林里的寨子都未能幸免于难,许多山寨人心惶惶,不过田元显的地盘在大别山东北麓,所以对于这种危险暂时还没放在心上。

    直到现在,他才知道田守光等人发财的门路不仅限于抓生口,竟然还有许多门路。

    眼见着老狐狸的抗拒心没那么强烈了,田守光趁热打铁:“老砦主,实不相瞒,封官许愿什么的,大王也说没意思,还不如有实实在在的好处给老砦主。”

    “你说的好处是”

    “很简单,以前的奸商,我们不理他们,黄州的行商,以后会常驻霍州,然后时不时派人进山,和老砦主做买卖,物廉价美,绝不短斤缺两,用山货来换就行。”

    “盐,都是不掺沙的好盐,还有其他货物,都是物美价廉,黄州有卖的,老砦主在霍州都能买到。”

    “就这么简单”

    “当然不简单,大王取了霍州,希望霍州太太平平,这样大家也好做买卖不是成日里抢来抢去、剿来剿去的没意思。”

    “山里的山货,有多少黄州商队收多少,价格好商量,老砦主就不要让人去山外抢了。”

    原来是做买卖换太平,田元显觉得这个提议不错,他看了看在座的各位族老,大家明显意动,个个都默默点头。

    山里物资短缺,如果能有个稳定的途径,让他们能以山货按着合理的比价换取盐、铁等生活物资,谁吃饱撑了才出去抢。

    看样子西阳王似乎能提供这样的途径,那么他们当然不会惹事。

    “老砦主,正所谓远水解不了近渴,如今大王正在领兵打仗,若等到天下太平才做买卖,那太久了。”田守光开始循循善诱,“如今的岳安,就运来了许多盐和其他物资,就等老砦主点头。”

    “点头”田元显回过神来,端正坐姿后问道:“你家大王的要求到底是什么”

    “派兵助战。”

    终于说到正题了,不过田元显此时没有一开始那么强烈的抵触情绪,他盯着田守光,继续问:“让我的族兵替他卖命他能给多少好处”

    田守光竖起右手食指,看了看在场众人,然后微微一笑:“大王说了,出一个兵,就得两升精盐,这些兵官军管饱,立功还有奖赏拿,前提是这兵能打,老砦主以为如何”

    此言一出,满场哗然,田元显心中震惊却说不出话,其他族老一个个目瞪口呆,因为他们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田元显的势力,是以迎风砦为核心的诸多山寨联合体,其地盘生活着数万户山民,如果一定要凑出支堪战的队伍,那么人数上万不成问题。

    当然,考虑到要留人守山寨,不可能派出那么多兵,但数千兵总是行的,以三千人为例,出兵就有六千升精盐到手,然后还能和黄州的行商做买卖,用山货换盐。

    这么多盐到手的话,自己山寨不缺盐不说,还能分出许多盐往深山里运,卖给那些比他们更缺盐的山寨,八升盐掺两升沙,然后价格翻一倍,有没有良心赚不赚

    田元显已经被西阳王如此阔绰的出手震惊,对他来说,什么封官许愿都比不上货真价实的盐,只要对方真心待他,他就不会出尔反尔。

    当年,周国的于总管真心待他,所以他愿意为周国效命,后来换了个官,田元显发现对方说一套做一套,索性反了,自己做自己的主。

    现在,来了个喜欢和人做买卖的西阳王,据说价格公道童叟无欺,如果对方真是守信之人,那么自己的族兵为其卖命又有何不可

    像田守光他们一样,靠着做买卖改善山寨生活,倒也是个门路,西阳王若真能给出切切实实的好处,可比虚无缥缈的封官许愿实在得多。

    想到这里,田元显急切问道:“你。。。你们哪里来的那么多盐”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