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七十三章 条件(续)

    新的一天,新的开始,汝阴城头,仪同将军陈米斗正领着士兵巡逻,虽然陈军在一百六十多里外的蕲城驻扎,但为了以防万一,己方切不可麻痹大意。

    一座战棚里,几名士兵正在放哨,即便汝阴外围有烽燧,实际上不依靠城头哨兵来警戒,但这些士兵依旧认真履行职责,虽然无聊却没有交头接耳。

    放哨时禁止聊天,以免注意力不集中,疏忽了对外警戒,这一军纪在许多军队里都有,但若要严格执行,不是任意一支军队都能做到的,而这几名士兵的表现,无愧于虎林军之名。

    西阳王在汝阴,虎林军将士当然也在汝阴,他们入城之后并没有闲着,照样承担各项事务,与其他军队士兵一起承担放哨任务,无论昼夜俱是如此。

    陈米斗看着这些恪尽职守的虎林军士兵,想起了许多往事。

    作为虎林军建军时的“老人”,陈米斗一直都为自己的这一经历感到骄傲,虽然他和许多同袍已经转入府兵序列,但在虎林军时打下的良好基础,让他和同袍们受益匪浅。

    凭借军功,陈米斗从一个吃不饱饭的穷小子,变成了仪同将军,家中有田产,有妻儿,有僮仆,母亲有婢女伺候,天天都在享福,今年虚岁三十一的陈米斗,终于可以说自己“三十而立”了。

    西阳王的虎林军,为他和许多同袍提供了改变命运的机会,而现在,看着这些生面孔的虎林军士兵,陈米斗可以预见到未来对方同样可以改变各自的命运。

    虎林军是西阳王招募、编练的军队,实际上就是西阳王的私军,虎林军将士就是西阳王的部曲,但西阳王并没有束缚将士们的人身自由。

    立了功的将士会得到提拔,但虎林军的官职有限,于是许多立功的将士被西阳王举荐,转入府兵序列,成为朝廷正式编制的府兵将领。

    这本是各地豪强被编入府兵时才有的待遇,而陈米斗这样毫无乡党、宗亲的人,却靠着自己的努力以及西阳王给予的机会得到了。

    不但如此,作为出身虎林军的陈米斗,还通过虎林军后勤组织“福利社”给予的各种扶持,自家也开始经营产业,在规模越发壮大的黄州商团里有了一席之地。

    靠着经营产业获得的丰厚利润,他不需要喝兵血也能有充足的财力豢养部曲,带兵时有了一个可靠的保障,冲锋时不怕没有人跟着一起玩命。

    以陈米斗的根基,根本就无法短时间内豢养起一批部曲来,只有靠着西阳王,才有了如今的家业和风光。

    不光陈米斗,许多从虎林军出去的将领,想要在新的天地站稳脚跟,前提条件就是靠着西阳王这棵大树,而各自家中经营的产业,也都是靠着黄州商团这艘大船,才能做到一帆风顺。

    有了盈利的产业,大家才能负担起家中各种开支,雇佣奴婢,维持一个体面的生活,豢养足够忠心的部曲。

    黄州商团这艘大船的掌舵人是西阳王,所以,即便离开了虎林军,陈米斗等将领对于西阳王的忠诚依旧不变,他们的命运早就和西阳王绑在一起,不敢说一荣俱荣,但肯定是一损俱损。

    大家享受荣华富贵的前提条件,是有西阳王这棵大树庇护,所以西阳王的敌人,就是他们的敌人。

    所谓敌人,是任何意义上的敌人,不仅限于沙场之上的敌人。

    陈米斗巡城来到城北城楼附近,只见城门外道路两侧旌旗招展,许多士兵手持长矛列队在道路两侧,似乎是摆开阵势迎接什么人,

    北面,尘土飞扬,有骑兵正在往汝阴接近,陈米斗扶着女墙,眯着眼望去,只见对方打出的旗帜很多,虽然看不清旗帜上写的什么,但陈米斗和士兵们都知道对方的来头。

    随着这支队伍越来越接近汝阴,窃窃私语声也渐渐响起:“快看,是陈国的使节来了,”

    。。。。。。

    陈国即将拿下汝阴,结果周国(宇文氏)竟然抢先一步虎口夺食,如此背盟恶行,引来陈国方面强烈谴责,但陈国将帅以大局为重,决定先礼后兵,接连遣使抵达汝阴问罪。

    面对来使正义凛然的谴责,周军将帅辩无可辩,先前的嚣张气焰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各种语气诚恳的解释,以及亡羊补牢的决心。

    经过友好磋商之后,陈、周双方就汝阴的归属达成了共识,大意就是“汝阴自古以来就是陈国不可分割的神圣领土”,周军此次攻取汝阴,是尽盟军之谊,是为陈国代劳,而不是背信弃义的毁盟之举。

    周军主帅宇文温当众承诺,限期向陈国归还汝阴,而陈国来使孔范对于周军攻拔汝阴的行为表示谅解,对于周军在攻城行动中遭受的损失,陈国会给予必要的补偿。

    陈国使节抵达汝阴的第二日,双方便达成了“土地换和平”的初步共识,当然,具体的条件还需磋商,当日下午,宇文温于城中驿馆设宴款待陈国使节,主宾把酒言欢,场面好不热闹。

    宇文温在酒宴上喝酒喝得酩酊大醉,被左右扶下去醒酒,不一会,陈国使主孔范起身更衣,离席而去。

    某处回廊,本已大醉离席的宇文温,和离席更衣的孔范密谈,两人自西阳一别已有多年,如今难得再聚首,自然要狼狈为奸。。。沟通一番。

    难得有机会碰头,但没那么多时间寒暄,宇文温一上来就挑明话题:他把‘收复’汝阴的大功让给孔范,那么他提出的条件,对方也必须满足。

    对于这种合理要求,孔范自然是拍胸膛保证,二人就谈判的各项细节进行了沟通和协调,提前定下了结果。

    宇文温知道现在和陈国翻脸不合适,所以,攻取汝阴只是谋求好处的手段而不是目标,他不怕陈国食言,因为对方若敢乱来,他也敢乱来。

    最重要的事情协调好了,宇文温开始谈私事,一开口就是抱怨:“孔公,建康那边怎么回事,乱兵到现在都没有镇压下去,据说边淮列肆化作白地,寡人的邸店怕是损失惨重,这损失谁来补偿?”

    “大王放心,待得叛乱平息,孔某定然弥补大王的损失。”

    “寡人的损失倒是小事,可秦淮河口为乱兵所据,黄州的货物运到建康,到哪里卸货?孔公可得想办法。”

    “大王放心,此事孔某已经解决,船只可靠泊石头津,绝不会有人为难。”

    如此明目张胆的狼狈为奸,当然不能让第三个人知道,宇文温和孔范窃窃私语的情景,除了各自放风的绝对心腹,谁看见谁就要死。

    先前,宇文温占了汝阴,放话给驻扎蕲城的陈国将领樊毅,说要让“能做主的人”来和他谈汝阴的归属问题,樊毅一琢磨,干脆让正在钟离督战的监军孔范来决定。

    孔范得知这一消息后心中大喜,不顾劝阻,当即动身赶来汝阴问罪。

    作为监军,孔范对淮南战局有发言权和决定权,所以是“能做主的人”,而宇文温和他有特殊关系,所以不觉得自己来汝阴会有生命危险。

    孔范知道宇文温既然如此放话,当然是婉转的向他提出“邀请”,如此公私两便的事情,此时不来更待何时?

    当然,双方谈判时的表现都是在演戏,孔范义正辞严,宇文温理屈词穷,都是演戏给陈国方面看的。

    两人在正式场合只能公事公办,想要说些悄悄话,就只能找个借口私下碰头。

    宇文温要以汝阴为由头,从陈国这边获得某些好处,需要孔范这个内应来配合,孔范心知肚明,当然要大力配合,争取“互惠互利”。

    樊毅手握重兵却拿不下汝阴,孔范不顾安危‘以身犯险’,凭着三寸不烂就把汝阴拿回来,可想而知如此‘壮举’在天子那里会获得如何的褒扬。

    这一大功是宇文温“投之以桃”,那么孔范自然也要“报之以李”。

    所以两人要详谈,以便更好的狼狈为奸。。。利益输送,即便涉及卖国,对于孔范来说也没什么,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他可没有心理负担。

    一番利益输送之后,宇文温心情不错,见着还有时间,便嘘寒问暖起来:“孔公,建康乱成那样,府里未受波及吧?”

    “有劳大王挂念,孔某家中一切安好,如今家眷都在台城,安全得很。”

    宇文温闻言点点头,又问:“陈官家如今可好?建康一别,多年未见,寡人甚是想念。”

    “官家依旧逍遥,只是。。。唉,张贵妃没于乱军之中,香消玉殒了。”孔范叹了口气,他倒不是特意向宇文温卖惨,只是实话实说。

    “嗯?张贵妃没于乱军之中?”

    “是的,官家为此茶饭不思,据说消瘦许多。”

    孔范身在淮南,天子的近况也是听人提起的,宇文温听了这个消息觉得颇为意外,他不明白身为贵妃的张丽华,怎么会没于乱军之中,脑海里不由得浮现出这位美人的容貌。

    当年他在建康遇到微服私访的陈叔宝,张丽华陪伴左右,所以宇文温才得以一睹祸国红颜的真面目,算是一面之缘。

    一个容貌出众的美人没于乱军之中,宇文温猜想对方的下场可好不到哪里去,若是当场就死了还好,如果是被乱兵活捉,那是生不如死,毕竟不是随便一个女子就有勇气嚼舌自尽的。

    一双玉臂千人枕,半点红唇万人尝,落到乱兵手中就算没死,也变成了残花败柳,怎一个惨字了得。。。。

    想到这里,宇文温只叹红颜薄命,很快便联想到了尉迟炽繁。

    他不能亲自去救尉迟炽繁,所以总担心妻儿安危,如今得知张丽华没于乱军之中,不由得担心起尉迟炽繁,尉迟炽繁一日不回到身边,宇文温就会担心王妃被逼改嫁或者没于乱军之中。

    这种事情越想越心酸,宇文温心中惆怅,不知不觉面上表露出来。

    孔范擅长察言观色,见着宇文温情绪有些低落,开口问道:“大王?何故如此落寞?”

    “唉,寡人王妃、世子被娘家人扣着,日夜思念,真是。。。。真是让孔公见笑了。”

    宇文温妻儿的事情,孔范已有耳闻,此时当然是劝解:“啊。。。孔某以为,王妃和世子很快便能回到大王身边,还请大王莫要思念太过。”

    “乘孔公吉言了。”宇文温收拾情绪,忽然话锋一转:

    “孔公,如今中原纷乱,尉迟氏势大,最后谁胜谁负不得而知,若有那一日。。。寡人带着家小流落建康,还请孔公多多庇佑,护得寡人全家周全。”

    突兀的话题,让孔范有些错愕,不过他很快便反应过来,虽然心中狂喜,嘴上却顺着话题说道:“大王哪里话,局势怎会败坏到如此地步。”

    “世事难料,寡人总得未雨绸缪,正所谓狡兔三窟,若真有那日,还请孔公多多相助。”

    “大王放心,孔某明白了。”

    聪明人之间说话,有时候点到即止便可,宇文温是在说反话,孔范听出来了。

    如今的周国局势,明显已经向着有利于宇文氏的方向发展,宇文温在豫州连战连胜,扭转了战局,除非出什么意外,不然宇文温绝不会沦落到国破需要举家逃亡的地步,那么现在说这种话,必须反着听。

    对方是在委婉表明一个态度,那就是日后孔范若在陈国待不下去,可以来周国投奔宇文温,对方会庇护他以及他全家。

    得了宇文温的保证,孔范只觉不虚此行,对方极其会做人,当年就庇护了祸国奸臣郑译,孔范打听得明明白白,所以有了这个先决条件,他才敢跟对方勾结,为自己留一条后路。

    孔范从对方的口中得知,宇文氏和尉迟氏正在争夺河南,而宇文温如今奉命准备对付尉迟佑耆,至于淮南,让出汝阴一事下不为例。

    淮南各城池,陈军有本事就自己去取,攻不下的城池,不要怪宇文氏派兵攻占,到时候再起纠纷,请遣使到长安面见大周天子,找宇文温理论没用。

    宇文温这是在给孔范交底,免得万一还有下次,孔范又跑来见他,结果吃个闭门羹回去,影响在陈官家心中的地位。

    孔范对此表示理解,宇文温毕竟只是臣子,让出汝阴这种事有一次还好说,再来一次,在朝中也无法交代,对方如此帮衬自己,他当然也要表表决心。

    “大王,日后若有任何事需要孔某相助,还请尽管开口。”

    卖国,你肯么?

    宇文温差点就让这句话脱口而出,随后和孔范击掌,微微一笑:“孔公,一言为定。”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