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七十一章 丧虱攻城

    世上最让人难以忍受的酷刑是什么?席叉罗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但当鸡虱上身之后,那种无法遏制的瘙痒让他难以忍受。

    此时此刻,席叉罗正泡在一个大桶里,只有头部在水面以外,头发已经散开,由侍从为他捉鸡虱。

    只有泡在水里,席叉罗全身的瘙痒感觉才会消失,但头发里藏着的鸡虱不少,需要有人来将这些鸡虱捏死才能斩草除根,在那之前,他不能从桶里出来。

    低头看看自己的手臂,到处都是红点,方才敌军投掷进来的鸡屎,洒在藏兵洞附近,席叉罗和许多人都被鸡虱上身,当时就被咬得全身瘙痒。

    因为身着铠甲,那些钻到身上的鸡虱根本就捏不到,席叉罗好不容易扯下铠甲,捏死了一些鸡虱,但又有更多的鸡虱爬上身。

    不光他,大家都是如此,大量鸡虱上身,许多人都不管不顾扯下铠甲、戎服抓虱子,而只有泡到水里,才能将鸡虱赶跑,至于头发里的鸡虱,只能找出来后一只只捏死。

    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成年男子的头发很长很多,那么多鸡虱钻进头发里,弄得整个头都瘙痒难耐,想要尽快将头发里的鸡虱清除干净很难。

    鸡虱有大有小,小的鸡虱很难看清楚,不仅如此这些鸡虱还会逃,帮人捉鸡虱的人,很容易被‘传染’,一个传一个,很快便有很多人遭殃。

    所以最直接的清除办法就是剃发,将头发剃掉,让鸡虱无所遁形。

    敌军投石机不断将大量鸡屎投入城内,越来越多的人被鸡屎里的鸡虱咬得浑身瘙痒,席叉罗作为行军总管,自然有足够的人手来捏死头发里藏着的鸡虱,许多将领同样如此,但一般的士兵,就只能剃发。

    不剃发可以,能忍得住痒就行,但鸡虱特别多,许多士兵的头上布满吸饱血的鸡虱,拨开头发一看,密密麻麻十分渗人,席叉罗见了都觉得触目惊心。

    无穷无尽的鸡屎,无穷无尽的鸡虱,城外敌军如何弄来这么多鸡屎、鸡虱,真是让人费解,虽然席叉罗不愿意承认,但也不得不面对一个事实:

    对方以虱为兵攻打汝阴,密密麻麻的鸡虱,让己方将士痛苦不堪。

    士兵们瘙痒难耐,哪里有心思操作投石机,弓箭手头皮发痒,无法集中注意力瞄准目标,准备投掷滚木礌石的人,挠痒还来不及,哪里有心思备战。

    但正是有满城的鸡虱,你们也不会攻进来!

    想到这里,席叉罗又抖起精神,因为他不觉得鸡虱能够让己方将士真的丧失战斗力,只要士兵还在城里,对方的兵就不敢攻城,因为这会被鸡虱附身。

    只要把身上的毛发剃光,区区鸡虱还能如何!

    。。。。。。

    禽畜粪便可以用来施肥,这事情许多人知道,禽畜粪便施肥之前必须‘沤肥’,有些人知道,而生病了的禽畜所排粪便未经处理便施肥会传染疾病,不是养殖户或者农夫就不知道了。

    同样,只有这些人才知道,身上有鸡虱的鸡,排出的粪便里会有鸡虱,如果这种鸡屎直接拿去施肥,鸡虱就会跑到施肥者身上去。

    而这样的鸡屎释放到农田、桑田,其上附着的鸡虱并不会死,这些鸡虱可以在没有血吸的情况下,存活数月之久,一旦农夫下地干活,很容易被这些鸡虱上身。

    鸡虱在鸡身上时以吸血为生,吸血时的啃咬,会让鸡瘙痒难忍而琢痒不安,导致羽毛脱落、皮肤损伤,因为长期得不到很好的休息、食欲不振,最后贫血消瘦。

    肉鸡不长肉,蛋鸡产蛋量下降,而鸡的抵抗力也显著下降,容易感染其他疾病。

    对于黄州各地的养鸡场主来说,如何对付鸡虱是个大问题,而对于宇文温来说,如何处理鸡屎是一个大问题。

    人、禽畜的粪便不能随意排放,这样会污染水体,造成疾病扩散,所以要集中处理,是所谓“再利用”。

    将各种粪便投入沼气池,可以获得大量廉价的燃料——沼气,而发酵过的粪便经过适当处理,就能得到熟肥,粪便里的虫卵、寄生虫被杀死,可以施放于农田。

    道理说很简单,做起来很难,经过不断的摸索,黄州禽畜养殖场的“粪便再利用工程”才初见成效,撑起了州学图书馆那有名的通宵阅览室,还肥沃了许多新开垦的‘生田’。

    粪便的再利用问题解决了,而鸡虱的治理也有了‘专用药’,从各地甚至倭国运回来的硫磺,成了灭鸡虱药的主要成分之一。

    凡事有两面,关于鸡虱,养鸡场主们有治虱心得,而宇文温则有‘养虱’心得,黄州有很多养鸡场,那么养虱的话会很方便。

    最终决战兵器之一,代号“丧虱”,宇文温本来打算在西阳城防御战中使用这一生物武器,然而局势出现变化,他权衡利弊后,将其作为进攻武器投入作战。

    培养鸡虱的容器就是武器,名为‘虱弹’,虱弹在运输过程中一但出现意外,后患无穷,出于安全考虑,这种武器的作战区域受限颇多。

    而汝阴,是不错的目标。

    十余艘装满“虱弹”的大船从西阳出发,顺着长江而下,抵达晋州之后,由陆路转运至庐江,全程耗时不过十来日,除了需要专人护送以防不测之外,十分方便。

    所以,能成为被虱兵击败的第一将,你真的很荣幸呀,席总管。

    宇文温如是想,面前案上两排木匣里,是一个个光溜溜的人头,在他的丧虱攻城下,汝阴守将席叉罗及所部兵马没撑多久便弃城而逃,然后中了宇文温的伏兵,全军覆没。

    席叉罗的首级就摆在他面前,不过对方的头发已经没了,看来是忍受不了鸡虱的袭扰,索性剃了个秃瓢,身为主帅的席叉罗都这样,遑论其他将士。

    宇文温辛辛苦苦培养的鸡虱大军,就这么一次性用完,但很值得,因为拿下汝阴后,局势对宇文温来说越来越好。

    命人收起面前一排排首级,宇文温看着兴奋的众将,露出笑脸:“汝阴已下,陈国的逍遥公接下来恐怕要遣使问罪,大家见了使者,态度可要诚恳些呀!”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