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六十九章 毒饵

    汝阴,行军总管席叉罗和几名将领正在听取溃兵的陈述,霍州州治岳安沦陷,霍州大部为宇文氏占据,这对于汝阴来说,情况很糟糕,可谓三面受敌。

    汝阴东面一百六十余里是蕲城,为陈军占领;汝阴以南一百六十余里的庐江,还有以西一百六十多里的霍州岳安郡,为宇文氏的军队占领。

    汝阴三面受敌,只有北面尚为己方地盘,其中寿春位于汝阴北偏西面大概两百里,而钟离位于汝阴北偏东大概二百三十里,中间隔着阴陵大泽。

    寿春、钟离,此时都在官军的控制之下,而汝阴,现在已经变成突出部,很容易被敌人单独切割开。

    汝阴以西有淝水,自南向北流淌,经寿春入淮水,这条水路方便军队从汝阴去寿春,而寿春兵马要来汝阴,要么走陆路,要么逆水行舟。

    因此,汝阴是寿春的屏障,汝阴失守,那么寿春就会面临敌军的直接进攻,而钟离此时也在承受敌军围攻,无法分兵增援寿春。

    而本来可以增援寿春的亳州军,因为豫州局势一片糜烂的缘故,无法抽调太多兵力南下。

    如此一来,驻守汝阴的官军是去是留,需要尽快做出决定,不然敌军一旦把汝阴围起来,短时间内不会有大量援军赶来解围,守军要突围就没那么容易。

    然而敌人能够将汝阴围起来么

    席毗罗让汇报完毕的溃兵退下,和其他几名将领看着舆图开始议论对策,他不认为敌人能够将汝阴围死,因为陈军和宇文氏的军队不可能真的携手共城。

    宇文氏的军队攻城,要提防陈军黄雀在后,同样,陈军要攻城,得提防宇文氏的军队黄雀在后,这两支军队相互提防必然无法全力攻城或者围城,那么汝阴守军就有机可乘。

    若能将这些军队吸引在汝阴外,那么寿春方面的压力就小了很多。

    然而汝阴的粮草不足,若和寿春之间的粮道被断,仅凭存粮支撑不了几个月,如果只是对付陈军,大家还有信心撑到秋天,但另一边来的是邾王宇文温,那就不一样了。

    邾王宇文温,当今天子生父,但对丞相来说是必杀之人,席叉罗知道这点,但他和将领们也知道,正是宇文温坏了丞相好事。

    邵陵之败的消息,不久前经由寿春传到汝阴,让刚经历广陵大败的行军总管席叉罗和将领们颇为沮丧,如今河南形势严峻,淮南官军没有太多外援,抵御陈军还勉强,抵御宇文温这头猛虎就够呛。

    席叉罗对宇文温并不陌生,大概是六年前,时为黄州刺史的宇文温经由淮南前往邺城,途径扬州州治寿春,当时任扬州刺史的席叉罗招待过对方。

    而宇文温在寿春城外,和席叉罗的侄子席胜发生冲突,席叉罗对那时的场景记忆尤新。

    席胜和宇文温由此接下仇怨,后来在邺城发生了一些事情,宇文温差点被人在大牢阉了,后来席胜死于非命,虽然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席胜之死和宇文温有关,但席叉罗总觉得宇文温和此事脱不了干系。

    抛去私人恩怨不谈,宇文温近来的战绩有目共睹,席叉罗不敢掉以轻心,但正是因为宇文温亲自来取汝阴,他倒是想出一个不错的计策。

    宇文氏和陈国的联合很脆弱,己方并不是没机会挑拨离间,而席叉罗认为汝阴就是最好的毒饵,一如汉末三国时荆州之于蜀汉和东吴那样。

    刘备借荆州,有借无还,东吴孙权对此恼怒不已,恰逢坐镇荆州的蜀汉大将关羽北伐,吴将吕蒙白衣渡江偷袭江陵得手,使得关羽兵败被俘。

    蜀汉和东吴为此决裂,随后爆发夷陵之战,蜀汉此战败北以致元气大伤,至此蜀汉和东吴再无法对曹魏构成太大威胁。

    席叉罗觉得汝阴就是一个绝好的毒饵,能够促使陈国和宇文氏决裂,若宇文温占了汝阴,驻扎蕲城的陈军哪里会甘心。

    占据汝阴的宇文温,必然提防蕲城方向陈军搞偷袭,两边相互算计,宇文温哪里有余力攻打寿春。

    席叉罗的策划,得众将附议,当场决定立刻派人去寿春求援、去钟离向东南道大行台尚书令尉迟佑耆告急,顺便将席叉罗的亲笔信呈交尉迟佑耆过目。

    是长期坚守汝阴,为寿春、钟离守军争取时间;还是将汝阴当做毒饵扔出去,诱使宇文氏和陈国决裂,由尉迟佑耆做决定。

    席叉罗希望尉迟佑耆采纳他的计策,弃守汝阴,那么他麾下兵马就能协防寿春,能让寿春城防更稳固些,若死守汝阴,除了吸引敌人兵力外并无太大用处。

    但在尉迟佑耆做出决定之前,汝阴是必须守住的,席叉罗不会擅自弃城,以免招来杀身之祸。

    官军在潼关、广陵、邵陵连吃打败仗,丞相想必心情极度恶劣,这个时候谁敢冒头,必然会被杀鸡吓猴,席叉罗身为尉迟氏嫡系将领,自然不会当那个冒头之人。

    宇文温虽然很能打仗,但席叉罗觉得对方兵力不可能充裕,想要攻下汝阴,可不是那么容易的。

    有将领依旧对此不是很乐观:“总管,宇文温若是汇合庐江兵马,兵力必然大增,万一。。。”

    “没有万一,庐江驻军要盯着蕲城陈军,而宇文温既已分兵铲除各地坞堡,如今手头上哪里来那么多兵,能把汝阴围得水泄不通”

    。。。。。。

    庐江,城外大营,欢呼声此起彼伏,周军将士们正在夹道欢迎主帅、西阳王宇文温的到来,自从去年攻下江州后分兵,许多将士就再也没有见到西阳王。

    与此同时,许多立功的机会也就没有了。

    西阳王率军从江州南下,不但打到岭表广州番禹,还平定了交州,甚至攻入林邑国国都典冲,一路上大小战事不断,虽然岭表是烟瘴之地,外人很容易染病身亡,但留守江州的将士们不怕,他们更渴望立功。

    留守江州,不但错失了南征的机会,朝廷随后爆发的内讧,他们也没机会参加作战,西阳王从岭表赶回山南,又是接连打了许多恶仗,而每战必胜。

    最后于邵陵一役,击败十余万敌军,这个消息传到庐江,让大家雀跃之余,不由得黯然神伤:他们没机会参战。

    现在,西阳王来了,就要率领大家去打仗了!

    欢呼声温走上校场上搭起的木台,看着面前黑压压一片将士,他也不废话,直接振臂高呼:“将士们,准备好跟随寡人杀敌立功了么!”

    喊声如同巨浪般迎面扑来:“准备好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