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五十六章 兄弟(续)

    叶城,城内一片残垣断壁,尚有几处余烟袅袅,因为邵陵之败,原叶城守军焚烧城池北撤,而随后入城的荆州军,很快便开始了重建工作。

    拿下叶城,意味着打通叶宛道,山南荆州的军队终于可以大举进入豫州地界,而攻下邵陵的友军随后也赶来叶城,两军会师,气氛十分热闹。

    至此,山南的粮草要运到豫州州治悬瓠,不必都走崎岖的桐柏山道,可以经由上宛出发,经方城、叶城、邵陵运到悬瓠,路上从叶城开始可以借助水运,省时省力。

    己方获得如此重大进展,将士们当然喜上眉梢,不过此时此刻在城中官署议事厅内,气氛却紧张得让人喘不过气。

    众多将领屏气息声,就这么愣愣的站着,眼观鼻鼻观心,不发一言,此时厅内只有两人在相互对视,似乎相碰的目光就要碰出火光。

    “尚书令方才所言,下官没有听清楚,还请再示下一遍。”

    如此无礼的话,一般下属说了肯定要倒霉,不过在场将领没人意外,因为那要看是谁说的:是面无表情的黄州总管、行豫州总管事、西阳王说出这些话。

    而在上首的宇文明,面色平静的回答:“方才本官说了,斥候来报,敌军新任主帅是胙国公尉迟顺。。。。”

    话没说完,被宇文温打断:“那又如何?下官只知忠于王事,区区外戚,怎会手下留情!”

    宇文明是山南道大行台尚书令,一方大员,够胆打断其说话的人不是没有,但不多,宇文温是其中一个。

    看着这个闹别扭的弟弟,宇文明心中无奈,但不得不行使主帅职责,根据局势调兵遣将:“尉迟顺是其一,建康兵变是其二,淮南局势极有可能生变,一旦让尉迟佑耆扭转战局,我军侧翼危矣,如何继续北上?”

    “那可以让骁勇善战之将率军驻扎光城以望两淮!”

    “论骁勇善战,汝最合适!”

    见着两兄弟对峙,一旁的荆州总管郑万倾额头冒出冷汗,现在他帮哪边都不好,而他若不发话,别的将领哪里有资格掺和这件事。

    然而他能说什么?

    圆场的话到嘴边,郑万倾还是说不出来,宇文温深呼吸几下后,心情渐渐平静,事已至此,理智最重要,于是提出了要求:

    “尚书令!下官妻儿尚在邺城,兵荒马乱之中,性命堪忧!”

    “本官对天起誓,若真有破城之日,本官定然保得汝妻儿周全!”

    保证拿到了,宇文温无话可说,躬身行礼告罪:“下官方才无状,还请尚书令降罪。”

    “哎呀,宇文总管也是一时气急,尚书令自然是不会介意的。。。”郑万倾终于找到机会圆场,众将见状纷纷附和,生怕这两兄弟又对峙起来。

    大家都害怕两兄弟一旦打起来,他们又劝不住,到时候场面难看,传出去很难听。

    不要说众将松了口气,就连宇文明也松了口气,他未和宇文温私下沟通,就临时做了决定,方才宇文温听了之后两眼一瞪,宛若一头吃人猛虎在瞪着他。

    那一瞬间,宇文明只觉心悸不已。

    弟弟担心妻儿,这种心情宇文明理解,但大局为重,如今陈国随时有可能生变,所以已被任命为行军元帅的宇文明必须考虑己方侧翼也就是豫州一带的安全。

    让李允信坐镇悬瓠,宇文温领兵坐镇光州光城,稳住豫州防线,而一旦淮南有变,宇文温就能顺着淮水东进趁火打劫,牵制尉迟佑耆的兵力。

    宇文明相信弟弟的才华,相信弟弟必然能够抓住机会,判定只有这样的安排才是最合适的。

    至于邺城,宇文明觉得尉迟氏元气尚在,己方哪里能那么容易打过黄河以北,弟弟大概是关心则乱,牛脾气又上来了。

    他的策略很简单,就是击败盘踞在荧州一带的尉迟顺大军,然后西入虎牢关,收复洛阳,最后沿着黄河与尉迟氏对峙,为新一轮反攻争取时间。

    宇文明在一张巨大的舆图前开始部署作战相关事宜,宇文温在一旁看着,心不在焉,他原以为自己会被任命为开路先锋,一路挥师北上攻到邺城,结果。。。。。

    结果是跑去光城蹲点!

    虽然知道尉迟氏实力犹存,己方不太可能短期内攻入河北,但宇文温想着尉迟炽繁和宇文维城自然有些焦躁,想着想着,他心中不由得恨恨:

    王八蛋陈叔宝,战斗力只有半只鹅的肥宅!你就是一个猪队友!

    。。。。。。

    “大王所说当真?”

    “真,比珍珠还要珍。”

    “恭喜大王,贺喜大王!”

    面对王頍的恭喜,宇文温面无表情,不但如此还想施展毒舌吐槽,对方又开始‘套路’,用惊悚的开场白吸引他的注意力。

    “寡人何喜之有?”

    “灭国之功就在眼前,难道对大王来说不是喜事么?”

    王頍的话越说越离谱,宇文温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他刚从议事厅回来,憋了一肚子气,如今在下塌处只有他和王頍二人,所以,对方要倒霉了。

    “王参军说要灭国,好大的口气呀,不知要灭的是哪国?”

    这种阴阳怪气的语调,王頍当然听得出来,不过他不以为意,继续进言:“属下说的当然是陈国。”

    “何以见得?”

    “大王,陈国国都发生兵变,虽然属下不知因何而起,但能推断出可能是克扣军饷、犒赏所制,所谓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此事恐怕不能善了。”

    “后方生变,淮南陈军将士必然受影响,一旦和尉迟氏相争不下,兵力又无法南调,那么我方便可渔翁得利了!”

    宇文温哼了一声,似笑非笑的回答:“渔翁得利?莫非是派江州驻军顺流而下偷袭建康,这样做很无耻呀!”

    无耻?争天下有什么无耻的!

    王頍心中大叫,差点就脱口而出,对方揣着明白装糊涂,真是有些难对付,不过和明白人说话就是轻松,王頍决定煽风点火。

    “大王,我军连续征战,又吸纳许多俘虏,正是休养生息的时候,不如早日南下光城,也好早做准备。”

    “作何准备?”

    “造船,毕竟雨水渐多,待得河水水位上涨,正是行船的好时机。”

    听到这里,宇文温来了精神:“计将安出?”

    “大王,属下不才,觉得大王可如此如此、这般这般。。。。”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