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五十五章 兄弟

    黄河,数道浮桥横贯河面,有兵马至南向北渡河,如今春季来临,黄河解冻,河面上会出现大量冰凌,危机船只和浮桥的安危,所以正在渡河的队伍明显加快了速度。

    南岸,白马渡,宫帐,天子宇文维城欢呼雀跃,因为他见到了自己的外祖,外祖把他举起来原地转了几个圈,使得小家伙笑声连连。

    天子地位尊贵,即便是幼帝,也不是臣子可以举着玩的,哪怕此人是天子外祖也不行,不过在没有外人的地方这么做,倒不会惹来什么非议。

    胙国公尉迟顺,此时正与家人团聚,他的夫人王氏、两个女儿都在,因为没有外人,所以繁文缛节就免了,祖孙三代宛若寻常人家一般团聚。

    尉迟顺见着家人都健健康康,刚嫁人就守活寡的小女尉迟明月不再苦着个脸,放心了许多。

    王氏已经将蜀太妃之侄孙王忻追求尉迟明月的事情,悄悄向尉迟顺透露,尉迟顺倒没什么意见,毕竟女儿为了家族牺牲太多,将来能有个好归宿也不错,而另一个女儿。。。

    “三娘,不开心的事情莫要想那么多,棘郎还小,不能没有阿娘。”

    尉迟炽繁闻言点点头,低声答道:“是,父亲。”

    父亲出现在这里,当然不是为了迎接家人,尉迟炽繁知道父亲接下来要去哪里,不由得心中悲凉,极力控制着才没有哭出声。

    女儿口是心非,尉迟顺能理解,然而该面对的事情总得面对:尉迟炽繁和宇文温,这辈子大概再也不会见面了。

    宇文维城钻在外祖怀中,扯着外祖颌下胡须玩耍,他现在依旧不明白外面发生了什么事,只知道天气热了,要回‘凉爽’的邺城去。

    其实西阳城里的王府,夏天也很凉快,宇文维城不明白为何不回西阳,如今见着外祖宠溺他,愈发来劲了:“外祖!棘郎何时能回西阳?”

    尉迟顺笑道:“快了,快了。。。”

    “那外祖会和棘郎一起去西阳么?”

    “会,会的。”

    宇文维城听了很高兴,伸出手指,尉迟顺愣了一下,随即也伸出手指,和外孙‘拉勾’作为约定,尉迟炽繁默默在一旁看着,不发一言。

    尴尬的气氛没有持续多久,相府司录崔子枢在帐外求见,尉迟顺出去后才知道原来是丞相有请。

    尉迟顺和尉迟惇是同父异母弟,向来关系就不怎么好,只是时值家族面临最关键的时刻,尉迟顺即便心中再有怨气,也得来个‘兄弟齐心、其利断金’。

    一张卧榻被人小心翼翼抬上一辆宽大的马车,丞相尉迟惇躺在榻上一动不动,待得卧榻在车中安放完毕,崔子枢领着尉迟顺也到了。

    见着崔子枢使了个眼色,原本在车中服侍尉迟惇的侍从告退,车上只留下尉迟氏两兄弟,而车外方圆十步范围内除了崔子枢,没有第二个人。

    面色憔悴的尉迟惇睁开眼睛,伸手抓住兄长的手,片刻后才看着尉迟顺说道:“兄长,河南之事,拜托了。”

    “我知道,你放心吧。”

    尉迟顺双手握着弟弟的手,轻轻说着,承诺不需要慷慨激昂,用心就可以了,虽然兄弟俩有隔阂,未必一荣俱荣,但肯定会一损俱损,尉迟顺知道事情轻重。

    尉迟惇点点头,又闭上眼睛,此时此刻,他最能信任的不是崔子枢等心腹,而是自己的异母兄,如今的河南局势,也只有让尉迟顺来主持会比较合适。

    尉迟顺看着弟弟,只见弟弟明显瘦了一圈,面色憔悴,精神不济,不过让人欣慰的是,尉迟惇的病终于快好了。

    风寒没有恶化为痨病,真是老天保佑!

    “兄长。”尉迟惇又睁开眼,看着尉迟顺,随后苦笑着说出一个消息:“方才得报,邵陵的十余万兵马,伤亡殆尽了。”

    “什么!”尉迟顺被这个消息震惊,想再说些什么却不知该说什么。

    尉迟惇之前因为身染重病,不得不带着天子、太后北返,命人带着印信到邺城,让他立刻带兵南下,接管驻扎在邵陵的大军,结果。。。

    尉迟惇看着车顶,继续苦笑:“不久前,军中爆发疫病,士兵十有六七染上病症,正要回撤,却被敌军夜袭,伤亡惨重。。。。”

    “这。。。。如今不过是初春,疫病大多是夏季才爆发,怎会。。。。”

    “事情已经发生,多说无益,如今我军在河南,怕是要转入守势了。”

    尉迟顺闻言有些失神,十余万大军完蛋了,那就意味着他只能组织防御而不是进攻,无论如何都要守住荧州一线,护卫洛阳的侧翼,避免局势继续恶化。

    对于尉迟顺方才的疑问,尉迟惇没有马上回答,这一场病差点要了他的命,好几次他发烧烧得昏厥、不省人事,不过亏得身强体壮,最后终于挺过来了。

    为了避免车马劳顿加重他的病情,北上的队伍行进速度不快不慢,终于在抵达荧州之后,尉迟惇熬过来,病情不再恶化,神智也时常保持清醒,如今到了白马渡,病情愈发好转。

    大病初愈的尉迟惇,瘦了一圈,精神还不行,身体很虚弱,无法指挥作战,所以他要将河南交给尉迟顺,自己和天子回邺城,在府里好好休息。

    不知过了多久,尉迟惇睁开眼,再度紧紧抓着尉迟顺的手说道:“兄长,你那女婿很厉害,千万要小心。”

    “我知道,河南之事勿忧,回去好好养病。”

    尉迟顺和尉迟惇又说了一会话,很快便下车,他看着缓缓离去的马车,又看看另一旁正在上车的家人,只觉得嘴里满是苦涩。

    他的肩上,一肩挑着家族重任,稍有不慎就会家破人亡;一肩挑着女儿女婿还有外孙,那份亲情日后怕是一去不复返。

    两个负担实在太重,压得尉迟顺有些喘不过气,但即便如此,该面对的事情还是得面对。

    随从牵来坐骑,尉迟顺上马之后扬鞭南下,紧随他之后的,是黑压压一大片骑兵,这是大举南下的幽燕骁骑,即将跟随尉迟顺驰骋在河南之地。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