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五十四章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邵陵,郡署议事厅,一排排木匣内,各自盛放着人头,人头的面部已经被仔细清洗,匣内还装着生石灰以‘保鲜’,因为这些首级即将启程,前往千里之外的长安。

    天子已经还都长安,还需要一场大捷和人头稳定人心,此次邵陵一战,敌军十余万大军灰飞烟灭,局势为之一变,想来捷报传到关中,各方人士会对重建的朝廷更加有信心。

    昨夜一战,山南军队斩首逾万,而仪同以上将领的首级,足足有三十六颗,其中还包括了行军总管六人,更别说中低级将领的首级,真是一场“大丰收”。

    自古征战多以首级计军功,仪同以上将军的首级和普通士兵的首级自然不一样,需要区别对待,邵陵之战,各部兵马出力颇多,即便是普通士兵也颇有斩获,所以日后等着他们的,必然是丰厚的嘉奖。

    斩获敌将的首级,那可是了不得的功勋,借此封爵不是不可能,周国封爵分王、公、伯、侯、子、男六级,即便是最低一级的乡男,也足以让没有家世的将士们兴奋不已。

    王爵,除非宗室或者立极大功劳者方能得授,而除此之外的五级爵位,公正九命,侯正八命,伯正七命,子正六命,男正五命。

    一个正八命州的长史,或者千户郡的郡守,其品秩就是正五命。

    有一个乡男爵位,回到家乡,地方官都得以礼相待,自己在乡亲父老面前风风光光,那可是光宗耀祖了。

    富贵不还乡,宛若锦衣夜行,此时此刻,议事厅内众将俱是喜上眉梢,有的人还未有封爵,所以在憧憬着衣锦还乡的情景,而有的人已经得了爵位,此次必然晋级,一想到可能连妻儿也能跟着沾光,自然是满面春风。

    众人正议论纷纷之际,门口处传来一声“肃静!大王到!”,话音刚落,厅内便安静下来,将领们纷纷站好队列,静静地看向门口。

    数人走了进来,当先一位正是西阳王宇文温,见着一个个将领向他行礼,频频点头以示还礼,作为全军主帅、大周宗室藩王,他的地位无与伦比,能点头还礼已经很不错了。

    此时,兼任长史的李允信坐镇悬瓠,稳住后方,所以理论上没有人制得了宇文温,而即便李允信在,实际上也制不了宇文温。

    众将知道,如今除了天子,能制得住西阳王的人只有杞王,杞王世子大概勉强,不过没人觉得不妥,西阳王不断给大家带来胜利,这样出色的统帅,就不该受到掣肘。

    在场的将领之中,一大半是安州军的将领,原本隶属山南道大行台尚书令、杞王世子宇文明节制,后来被借调给黄州总管、西阳王宇文温,从那时起,连续不断的胜利,让大家对西阳王心悦诚服。

    所以将领们对于西阳王亲自定下的首级分配方案,没有任何异议。

    宇文温瞥了一眼那一排排人头,来到上首,环视众将,随即开口:“我军初胜,切不可掉以轻心,须得抓紧时间布置防务,而首级的统计结果。。。。”

    兼任功曹的阴世师上前,拿着一份文书高声念起来,那是经过重重复核之后确定的斩首数,现在开始当众公布“配额”。

    将大小将领的首级剔除,仅对一般首级进行“配额划分”。

    这是为了避免将士们争抢首级顾不得杀敌,导致战局大变先胜后败,宇文温为了避免出现这种情况,特地制定了“保底”方案。

    昨夜担任先登、迂回的队伍,分得总数一半的首级,之后冲入大营作战的队伍,分得总数三成的首级,打扫战场的辅兵们,分得一成首级。

    留守营寨,守着辎重的队伍,分得一成。

    五、三、一、一的比例,在战前就已经定下来,各部将领怎么给自己部下分配首级数,那就自己看着办,不过分配结果要上报,由西阳王亲自过目、检查。

    谁敢弄虚作假、赏罚不公喝兵血,宇文温会手把手教他如何写“死”字。

    所有的首级都分出去了,几乎是人人都有份,助战的客军将士也有份,唯独身为主帅的宇文温名下一颗首级都没有,不是他矫情,是因为没有必要了。

    从前年年底出征以来,宇文温立下战功无数,说得危言耸听点再这么立大功下去,朝廷拿什么赏他?

    他已经是郡王爵,再升一级就到顶,那就是国王爵,也就是演义里说的“一字王”,单纯以功劳计,宇文温完全有资格晋级。

    然而宇文温的世子变成伪帝,王妃变成了附逆‘妖妃’,虽然天子在西阳时已经下诏赦免两人的罪过,但这种事关正统之争的事日后算起账来,他得大出血才能摆平。

    按说宇文温应该要立更多的功劳来为妻儿抵罪,但他选择了另一条路,那就是收买军心。

    一个经常打胜仗的主帅,最受将士拥戴,适当的时候放出谣言,可以把水搅浑,宇文温不是要黄袍加身,而是要实施某种意义上的拥兵自重。

    要是朝中有谁敢为难尉迟炽繁和宇文维城,他就敢搞哗变,不怕搞出大事。

    届时和父兄分饰红白脸一唱一和,还有谁敢来阴的?

    宇文温心中想着,众将对于阴世师所统计的首级数没有异议,士兵们上前将这些装着首级的木匣贴上封条带走,要由使者送往千里之外的长安报捷。

    “俗话说得好。”宇文温忽然开口,再度吸引了众将的注意力,“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寡人方才得安陆急报,说陈国都城建康发生兵变,规模不小。”

    此言一出,众将目瞪口呆,没等他们回过神,宇文温又继续说:“大家带兵多年,知道军中陋习,此次陈国君臣恐怕做得太过分,所以出事了。”

    “而且还是大事,恐怕一时半会都无法平息。”

    一脸疲惫的杨素来了精神,率先问道:“大王,不知建康兵变发生多久了?”

    “四日前。”

    “这么快?”

    众将惊讶不已,杨素从这个回答里嗅到一丝不一样的隐含意义,因为消息传来得速度太快,不过宇文温圆了回来:

    “此次皇朝使臣出使建康,在城中安排下细作,得此消息后日夜兼程骑马往安陆跑,好歹及时赶回来了。”

    众将闻言点点头,杨素也没再沉吟,宇文温如此当众撒谎,是要掩盖飞鸽传书的秘密,毕竟从理论上来说,从建康骑马赶回安陆,日行八百里也不是不行。

    当然,细节就不会透露了,因为经不起推敲,宇文温是刚才在河边时,得安陆派出信使送来这一消息,当机立断回城并公布出来。

    陈国国都发生大规模兵变,若处理得好,不过是疥癣之疾,处理得不好,会直接导致淮南战局再度生变,宇文温不得不防,所以必须将此消息告知众将,以便尽快调整策略。

    他昨晚没怎么休息,顾不得疲倦开始调兵遣将:“杨使君。”

    “下官在!”

    “你部兵马立刻休息,明日一早出击,袭扰敌境,宣告檄文!”

    “下官领命!”杨素顿了顿,问道:“大王,不知檄文?”

    宇文温闻言咧嘴一笑:“来人,准备笔墨纸砚!”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