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五十三章 善后

    清晨,旭日东升、霞光万道,邵陵城沐浴着晨曦,城头已更换了新的旗帜,在春风的吹拂下猎猎作响,与此同时,咳嗽声亦此起彼伏。

    大战过后第二日,邵陵城西,一处戒备森严的营寨内,许多俘虏躺在帐篷里不停咳嗽着,每一个帐篷里都有数名身着奇怪白袍、口戴白口罩、头戴白帽的医生在检查这些病人。

    咳血、便血、腹泻,这是痨病、痢疾的症状,传染性很强,一不留神的话连医生都会被传染。

    然而这些身着白袍的医生却直接和病人接触,量体温、听胸、看口腔、看,带着学生一起以生命为赌注,进行一次极其难得的“现场实习”。

    以及药物试验。

    “你们要做什么!你们要喂他什么东西!”

    一名士兵呼喊着,扑到病人身上,试图阻止医生灌药,这士兵也是俘虏,自愿照顾被俘的患病同袍,见着医生手里那碗腥臭的黑水,不由得急了眼。

    他带着口罩,又是北地口音,所以说的话听起来有些模糊,医生和学生大多是山南荆襄人士,听不太懂对方说什么,不过能猜出一二,于是解释起来。

    然而对方不听,拼命护着同袍,医生见状冷哼一声,大声说道:“他患上绝症,在这么下去必死无疑,喝了我这碗药,十分之中还有一分活下来的机会!”

    “胡说!药怎会如此腥臭,这分明是粪水!”

    “荒唐!此乃‘黄龙汤’,源自,可治恶疾,你不要不识好歹!”

    那士兵见着医生怒目而视,又看看奄奄一息的同袍,迟疑片刻后让开,他之所以愿意待在这里,就是希望同伴能死里逃生。

    医生见说服对方,赶紧示意学生上前喂药,学生们平日里在黄州学了很多‘理论’,就是没有实际接触身患恶疾病人的机会,如今好了,到处都是病人,练手的机会多得是。

    帐篷口处,一名学生听了医生的吩咐,看着手中的怀表记下时间,从喂药之后开始,每隔一个小时他们就要给病人量体温,观察病人的病情并记录下来。

    这是难得的实习机会,但风险也很大,所以敢入营的医生和学生们,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而那些自告奋勇入营照顾同袍的俘虏,亦是如此。

    不存在借机逃跑的人,因为入了此营,很大概率染上疫病,没有哪个俘虏敢冒着这样的风险虚与委蛇。

    山南军队昨夜攻破邵陵大营,并没有对病倒的士兵赶尽杀绝、砍人头邀功,而是尽可能将其收治于这个营区,并允许俘虏之中愿意照顾病人的士兵入营。

    对于医生及其学生来说,这些人也是很好的‘观察对象’。

    一个身体健康的人,被病人传染患病的过程,真是值得好好观察、记录一番!

    当然,没有人打算给这些照顾同袍的士兵下毒,他们主要是缺人手,毕竟时刻照顾这么多病人需要大量‘陪护’,不可能让己方士兵承担如此巨大的风险。

    形同陪护的俘虏们,同样有周全的防护措施,食物、饮用水都很干净,若是能平平安安活下来,那倒能够说明一件事:这些士兵确实很健康。

    舍命照顾染上恶疾的同伴,有情有义;之前喝了被污染的河水居然没事,说明身体很健康。

    这样的俘虏,可是极佳的精兵种子!

    。。。。。。

    邵陵城南门外,军吏们正在记首级数,一辆辆手推车排成长队,车上装满了血腥的人头,而守在车旁的士兵,如同母狗护崽一般守着自己车上的人头。

    古来征战,都是以首级记功,各车士兵守着的可是所部的功劳,少一颗人头就如身上掉一块肉,不由得他们不紧张。

    车队尽头,空地上是堆积如山的首级,各种表情的死人头堆在一起,既恐怖又血腥,看着这熟悉的场景,闻着熟悉的气味,西阳王宇文温面不改色。

    一将功成万骨枯,他宁愿踏着尸山血海前进,也不愿变成别人登顶路上垫脚的一具遗骸。

    兼任功曹的阴世师,正在一旁监督军吏统计首级,如此血腥的场面他是第一次见到,胃部有些不适,但勉强撑得住,而自尊也让他不能怯场。

    自古首级记功,但也有杀良冒功,所以记数的军吏要辨别首级的“真假”,妇女的头颅肯定不会计入总数——实际上这里的头颅都是男性的首级。

    敌军十余万兵马,其中有大量随军民夫,己方士兵昨夜浴血奋战,杀红了眼见人就砍,已经尽可能不杀俘虏,却依旧斩获如此多首级,其中说不上哪些是兵哪些是民。

    只要是男子的头颅,一律计入首级总数,没有杀良冒功的说法。

    阴世师一边监督计数,一边回想昨夜安排,因为首级记功的缘故,战场上时常发生士兵争抢首级的事情,这会导致无人追击敌兵,最后被敌兵反扑、以至于先胜后败。

    而他有幸旁观西阳王的战前部署,对方解决首级问题的方法,值得他学习。

    阴世师心中所想,宇文温当然不知道,他一夜未眠,不过精神很好,因为己方刚打了个大胜仗,将变成病猫的敌军打得落花流水。

    虽然欺负病人有些‘胜之不武’,但依旧是一场大捷。

    昨夜一战,己方斩首逾万,这只是当场斩杀之敌的首级,旷野里到处都是尸体,如果将其首级也纳入统计,恐怕数量还要剧增。

    更别说河里的浮尸,其首级也没有算进来。

    敌军在邵陵城及附近地区扎营,大营绵延十余里,汝水、醴水交汇处的乐口亦被其营区囊括在内,昨夜一场大战,无数敌兵溺毙河中,浮尸之多竟然将汝水、醴水河道淤塞。

    那情景及其恐怖,汝水、醴水宛若传说中阴曹地府的奈河,河面上漂满了尸体,要多渗人有多渗人。

    宇文温在人头山旁转了一圈,随后来到邵陵城北,那里的河边已经摆满了从醴水打捞上来的尸体,而打捞工作还只是刚进行到一半而已。

    汝水、醴水下游已经被宇文温派去的士兵用连环竹筏拦了起来,避免浮尸漂到更远的下游地区,引发大规模疫病。

    别处不说,汝水过邵陵后南流经过悬瓠,如果处理不当,悬瓠便首当其冲极易爆发疫病,到时候一切都完了。

    河流有自净能力,可一旦污染物的量超过河流能容纳的量,下游河段必然受到污染,宇文温在战前就做好了部署,一打完仗就派人收尸、捞尸、焚尸,还让人在河里投放大量生石灰,尽可能减低爆发大规模疫病的可能。

    在没有抗生素的时代,一旦爆发疫病或瘟疫可不是闹着玩的,宇文温为了破敌,用大量粪便污染河水,他不想引发更大规模的瘟疫,必须赶紧做好善后工作。

    昨夜一战,十余万大军灰飞烟灭,宇文温之名恐怕要扬名天下,可若是随后引发大规模疫病,会让大量百姓家破人亡,到时候死亡人数怕是要以数十万计,届时他的名声也就臭了。

    宇文温变成宇文“瘟”那怎么能行!

    宇文温正想得出神,有数骑从城内出来,向着他所在的河边靠近,看样子是传递消息的信使,只是不知为何入了城还要出城来找他。

    一旁的将领见状颇为高兴:“大王,莫非是有什么好消息来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