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四十二章 兵变

    “哎,怎么那边喧哗起来了还冒烟,是不是失火了”

    “不能吧,那可是南大营,官军将士那么多,真要有火苗,一人一泡尿就灭了,怎么会失火呢”

    城南大营的动静,引得建康城内街上行人纷纷驻足观望,看着南侧升起的滚滚浓烟议论纷纷,大家都认为是军营失火,士兵们呼喊着救火,所以才会有如此动静。

    御史中丞沈观,在一家酒肆二楼雅座里凭栏远眺,看着南面冒起来的黑烟,听着那若有若无的呼喊声,脸上露出笑容,他精心策划的一场大戏,终于上演了。

    所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施文庆是那只螳螂,想要借着激出兵变而镇压邀功,而他沈观,则是螳螂身后的黄雀,要以此牟利。

    沈观是文太后沈妙容的侄儿,当表弟陈伯宗被废后,他本来仕途无望,却靠着阿谀奉承,才有如今的地位,而他的志向,不仅仅在个人。

    他觉得吴兴沈氏决不能就这么黯然谢幕。

    江表著姓在晋初时是“朱张顾陆”,待得衣冠南渡,渐渐为吴兴沈氏、义兴周氏等新兴豪族取代,义兴周氏在南朝渐渐门庭冷落,吴兴沈氏却累世显赫。

    然而最初以武力强宗闻名的吴兴沈氏,渐渐转化为文学士族,也正是如此,埋下了衰落的隐患。

    忆当年,吴兴沈氏为外戚,沈观作为沈皇后的侄儿,前途一片光明,然而当皇后变成太后,沈观的表弟陈伯宗继位后,情况不一样了。

    辅政皇叔陈顼很快便将大权牢牢握在手中,清除异己,面对这一趋势,沈太后束手无策,而沈观的父亲沈钦极力挽回,却无力回天,宗族更是无能为力。

    陈伯宗由天子变成临海王,没多久便‘染病而亡’,而国舅沈钦也‘郁郁而终’,吴兴沈氏就此沉寂下来。

    陈顼为帝的太建年间,沈观在仕途上没有什么进展,亏得他拼命巴结太子陈叔宝,待陈叔宝登基,才重新获得了机会,而另一个沈氏族人沈客卿,亦是如此。

    他们能够有今天,只是凭借个人努力,和宗族没什么关系,但重振宗族的想法,沈观不知道沈客卿有没有,他是有的。

    重振家族的机会并不是没有,太子妃沈婺华亦是吴兴沈氏出身,沈观原以为这是上天赐予的良机,结果这位太子妃竟然是个与世无争的主,没多久便失宠了。

    不但失宠,还未能诞下一儿半女,即便后来成了皇后,也未能重获天子垂怜。

    但这没关系,只要沈婺华是皇后,那么吴兴沈氏就有机会,而现在,沈婺华就要被废了,吴兴沈氏再起的机会就没有了。

    沈观不甘心,想要力挽狂澜,他不是为沈婺华着想,也不是为自己着想,而是为宗族着想。

    他和沈客卿的发迹,并无宗族助力,纯粹是是凭着个人努力向上爬,但只要能够身居高位,那么终有一日,吴兴沈氏子弟就能有出头的机会。

    这个时候,有皇后的金字招幌,沈氏子弟团结起来就方便得多。

    人要有自知之明,沈观知道贵妃张丽华深受官家宠爱,而沈婺华早已失宠,他无法改变这一切,所以仅仅是要阻止沈婺华被废而已。

    就在这时,一个好机会出现了。

    施文庆试图逼得部分世兵哗变然后趁机镇压、邀功,这一计划为沈观探得后,决定将计就计,暗中煽动另一些士兵去救人,然后声讨“妖妃”。

    本来会被施文庆立刻镇压的‘哗变’,会演变为规模不小的兵变,但兵变的规模大得有限,最后必然会被镇压下去,由此引发的风波却会影响朝政。

    经过这么一闹,朝野内外反对废后的声音会很大,如此一来,官家必然会妥协,那么对于沈观来说,就争取到了宝贵的时间。

    脚步声起,随从慌慌张张推门而入,沈观没有为对方的无礼举动而气恼,正要问出了何事,却被对方扯着往外跑。

    “怎么,何事如此慌张”

    “郎主!南大营哗变,有乱兵往这边过来了!”

    “嗯”

    沈观有些奇怪,他暗中鼓动的那些士兵,此时应该在南大营解救被施文庆屠杀的同伴,不应该会会那么快往这秦淮河边过来。。。

    对了,南大营距离这边也不能说太远,也许是有乱兵在附近趁火打劫。

    沈观如是想,心里并不慌张,玩火者,一不留神会引火烧身,他为了避免出意外,已经提前做了准备,将家眷都安排在台城里居住。

    台城里有六部官署,按例,各部官员只要品秩到达要求,就可以安排家眷在台城里居住,所以沈观为避免自己和家眷为乱兵所害,早就提前‘搬家’。

    今日特地来此‘看戏’,并不是以身犯险,他只需赶在诸门关闭前进入台城即可,到时候外面了乱成什么样子,都和他无关。

    来到酒肆门口,只见街上行人们奔走呼号,而喧嚣声越来越近,沈观转头一看,只见街道一头冲来许多士兵,大多未着甲,手里拿着短矛、木棒,看样子是趁火打劫的乱兵。

    事态的发展似乎比预料中严重些,事不宜迟,沈观翻身上马,要赶在台城闭门前冲进去,然而街道上乱成一团,他骑着马根本就走不了多快。

    沈观心中焦虑,和随从一起大声呼喝,试图驱赶挡路的信任,如此行为让他成了最显眼的目标,乱兵呼啸而至,对准这个看上去‘颇有来头’的人投掷出短矛。

    坐骑被短矛刺中,当场痛得立起,将沈观掀下背来,待得他爬起身,乱兵已经冲到面前,几名下马的随从想要阻拦,却被大棒砸倒。

    沈观见着那些乱兵不怀好意的盯着自己,吓得魂飞魄散,想跑,双脚却迈不开,极度惊恐之下不由得脱口而出:“大。。。大胆,吾乃朝廷命官!”

    为首的士兵闻言一愣,随即咧嘴大笑:“朝廷命官你是什么官”

    “吾乃御史中丞!”

    沈观心存侥幸的说道,希望能震慑住这群士兵,却见对方狞笑着举起木棒,向他脑门砸来:“御史吃屎吧,天杀的狗官!”

    “嘭”的一声,沈观被木棒打得眼冒金星,头疼欲裂,不由得拼命挣扎,他声嘶力竭的求饶,但更多的木棒砸了下来,砸在他头上、身上。

    又是“嘭”的一声,沈观听到自己头颅开裂的声音,倒在地上抽搐,意识渐渐散去,最后听到的一句话,杀气腾腾:

    “狗官,平日里作威作福,老子今天就要杀光你们这群狗官!”rw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