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四十一章 笑容(续)

    “天杀的,你是放高利贷的刘老五,何曾是酒肆掌柜!老子没钱喝酒,家里都揭不开锅了,又如何去酒肆寻衅滋事打伤人!”

    “抓起来,抓起来!”

    “不许动他!”

    “做什么,你们几个做什么想造反啊!!”

    推搡、叫骂、撕扯、阻拦、对峙,校场上的气氛从沉寂再度变得紧张起来,许多士兵和台上的所谓‘苦主’对骂,而试图冲进队伍里抓人的部曲们,遭到层层阻拦。

    来自于军户的世兵,虽然战斗力不怎么样,虽然平日里如同奴仆般卑贱,虽然和人说话都低声下气,但终归是有些血性的。

    刚开始的时候,大家真的以为是有人作奸犯科,所以苦主们上台要指认时,大家都没太多情绪,结果上来的人竟然是债主们的爪牙。

    看着那些债主的爪牙在台上冒做苦主,肆意指使将领抓人,看着自己身边一个个同伴被人拖走,原本满心喜悦等着领犒赏的士兵们愤怒了。

    是这些将领,长期克扣他们的军饷,是那些大官,压着犒赏不发,都是这些人弄得他们家徒四壁,为了救急只能去借高利贷,而高利贷的东家,又是这些人。

    这几乎是公开的秘密,即便是大字不识一个的士兵们都有所耳闻,以前,大家都认了,而现在,还能忍么

    说好要发的犒赏,拖了一年都没发,如今大家就等着领犒赏救急,在上战场前好歹改善一下家人的生活,结果竟然是那些债主的爪牙在逼债。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但大家真的没钱还了;不是大家不努力,是真的用命去换犒赏,可犒赏却被人扣着不发,军饷也没有着落。

    他们和家人还要吃饭,要看病抓药,要救急,没有钱粮怎么行,累死累活好不容易得了些辛苦钱,全都拿去还债,一家老小怎么活

    现在,犒赏是肯定没有了,被胡乱按个罪名拖出去的同伴,肯定保不住性命,最后落得个家破人亡的下场,正所谓‘兔死狐悲、物伤其类’其他士兵再也无法袖手旁观。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忍是忍不下去了,想冲进来抓人的部曲们,都被士兵们挡在队伍外。

    士兵们手里没有武器,看着在眼前晃来晃去的长刀,鼓起勇气、挺起胸膛,向对方怒目而视,手拉着手组成人墙,不让对方冲进来。

    又有士兵冲了出去,要去解救已经被抓的同伴,和那些将领的部曲撕扯、对骂。

    现场气氛越来越紧张,士兵们的怒火越来越旺,呼喊声此起彼伏,而台上的将领和‘苦主’却面露喜色。

    场面有失控的趋势,再这么放任不管,爆发哗变不是不可能,但对于他们来说,正是求之不得,因为这就是事前就定好的策略——逼得士兵哗变,然后立刻镇压。

    既然事前就策划好,那么相关准备早已安排妥当,现在校场内士兵群情激奋,动手时机已然成熟,戏就不需要演下去。

    台上的人们赶在士兵冲上来前向后逃走,然后用拒马挡住出口,随之而来的,是大量弓箭手。

    校场四周都是弓箭手,前方还有手持长矛、刀盾的士兵作为屏障,面对校场里那些错愕的士兵,他们不需要警告,不许需要质问,不需要怜悯。

    校场内的士兵之中,有人高声申辩,说大家只是想理论,不是要闹事,但他们喊的话即便让人听得再清楚也没有用。

    号角声起,弓箭手松开弓弦,箭雨从四个方向覆盖校场上的人群,腥风血雨之中,手无寸铁、毫无屏障的士兵们倒在血泊之中。

    许多人中箭身亡,两眼依旧睁着,死不瞑目,他们只是想领了犒赏回去救急,仅此而已。

    幸存者们惊慌失措,他们没有想到,今日所谓补发犒赏的喜事竟然是一场阴谋,更没有想到,自己明明只是提出正当要求,却会被友军不分青红皂白的射杀。

    这是一场预谋已久的大屠杀,他们没有倒在战场上,却倒在军营里,明明没有犯错,却被人当做叛逆诛杀,不但自己要死,家人也会被连累,变成奴婢,打入贱籍。

    这是为什么这世道怎么了

    许多人悲愤欲绝,嚎叫着冲向伏兵,然后中箭倒下,但更多的人不顾箭矢继续前冲,试图冲出这个血腥的屠宰场,但准备就绪的长矛兵、刀牌手,不会给他们机会。

    校场一侧营房,施文庆听着外面传来的惨叫声,笑容满面,一个‘平定兵变’的功劳,就这么到手,真是惬意得很。

    他的策划天衣无缝,即便是那些所谓‘正直’之士,也无法挑出毛病,而更多的官员,只会对他的行为默默点头,因为放高利贷的,可是有很多人。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这可是规矩,作为一个维护规矩的人,施文庆不觉得自己会被大家厌恶,而正是如此,若是有谁不识好歹以此事弹劾他,有的是人为他辩护。

    想到这里,施文庆愈发得意,拿起刚泡好的茶呡上一口,却被外面传来的如潮喊声吓了一跳,咳嗽起来。

    “怎么回事怎么又有兵来了”

    “呃末将不知,且待末将出去查探。”

    一名将领转出营房,施文庆用丝巾擦了擦嘴角,心中有些惊疑不定,今日他精心策划了一场‘平定兵变’的大戏,安排的兵就在兵营附近,并没安排后手,怎么会有兵过来呢

    债主要杀人以儆效尤,当然只是杀几个欠债不还的刺头,施文庆今日通过将领召集来的世兵,数量其实不算多,既方便他布置的伏兵快刀斩乱麻,也不会因此闹出更大的事情来。

    一切都在他掌握之中。

    那么外面传来的声音又是怎么回事

    出去查看情况的将领撞了进来,惊慌失措的喊道:“毂下!不好了,有许多士兵冲了过来,说是要救人,人数太多,我军拦不住了!”

    “你说什么!”

    茶盏掉地,施文庆悚然起身,原先的笑容凝固在脸上,屋内众人惊慌失措,面色发白:

    “毂下!情况好像不对啊!”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