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三十八章 丽服映朱颜,华灯照青丝(续)

    傍晚,建康,台城,弘范宫,贵妃张丽华正在侍奉皇太后柳敬言用膳,陈国如今有两位皇太后,如今这位皇太后是当今天子陈叔宝的生母,宣帝(先帝)的皇后,所以是正牌太后。

    张丽华是陈叔宝最宠爱的妃子,但若按礼法来说,她不过是个妾,所以面见柳太后时,没资格身着皇后的服饰,然而现在的张丽华,却穿了。

    拥有以自己地位不该有的器物、服饰,这种行为叫做僭越,但柳太后却视若无睹,因为即便心中不喜,也无力改变什么。

    身为母亲,她岁数大了,而身为儿子的陈叔宝早已成年,是当今天子,对张丽华的宠爱众所周知,柳太后无意为了一个女人,把自己和儿子的关系弄僵。

    更别说,再过几日天子就要废了皇后沈婺华,而这位张贵妃,就要成为“张皇后”。

    平心而论,柳太后喜欢儿媳沈婺华,沈婺华出身吴兴沈氏,是知书达理的名门闺秀,而张丽华美则美矣,不过是下贱的军户出身。

    但柳太后不得不承认,张丽华很会做人,长袖善舞,惯会收买人心,场面话说得很漂亮,她若一味反对儿子废后,不过是枉做恶人罢了。

    而论起‘先后’,张丽华可比沈婺华要早。

    那是柳太后还是柳皇后,陈叔宝还是太子,尚未有太子妃(正室),已经有了良娣(侧室),这倒没什么奇怪的,即便是寻常大族子弟,未娶之前纳妾也很正常。

    陈叔宝的龚良娣,收了一名侍女,时年只有十岁,就是张丽华,那时的张丽华已经有沉鱼落雁之色,让陈叔宝痴迷不已,之后才正式娶沈婺华为太子妃。

    一开始,陈叔宝和沈婺华的关系还不错,只是婚后没几年,沈婺华之父病逝,悲痛欲绝的沈婺华为亡父守孝,因过度悲伤而形体憔悴。

    独居服丧的沈婺华,渐渐被陈叔宝疏远,而张丽华此时已经长开,容貌愈发艳丽,更为陈叔宝宠爱。

    沈婺华从此不再得陈叔宝所喜,柳敬言劝过儿媳,但沈婺华与世无争,不愿强颜欢笑讨好陈叔宝,于是渐渐走了今天这个地步。

    沈婺华没能为陈叔宝生下一儿半女,视庶子陈胤为己所出,而一年多以前陈胤的太子之位被废、张丽华之子被立为太子,就意味着沈婺华的皇后之位也快保不住了。

    这一刻即将来临,柳太后无力阻拦,只能默认事实。

    身着皇后服饰的张丽华,被华冠丽服映衬得愈发光彩照人,一头乌黑的秀发,在烛光下闪耀着光彩,她陪着用完膳的柳太后说了一会话,见其精力不济便识相的起身告退。

    走出柳太后居住的弘范宫,张丽华并没有回自己下榻的结绮阁,而是转入安德宫,安德宫里住着另一位太后,即文帝皇后沈妙容。

    文帝陈蒨和宣帝陈顼是兄弟,沈妙容和柳敬言是妯娌,沈妙容为陈蒨生下太子陈伯宗,陈蒨驾崩后陈伯宗继位,没几年就被辅政的皇叔陈顼废除,随后丢了性命,是为废帝。

    陈顼夺了侄子的皇位,对于嫂子沈妙容倒还好,给了文皇后的名号,使其与皇后柳敬言地位相同,当然,嫂子和小叔子之间并没有发生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

    待得陈顼驾崩,太子陈叔宝即位,柳敬言成了皇太后,而沈妙容继续享受礼遇,也成了太后。

    两个太后,对于新君来说并不是嫡母和庶母的区别,而是基于其各自夫君的关系,为妯娌的区别,在正式场合如何称呼呢?

    按着先帝的谥号来,沈妙容是陈蒨的皇后,陈蒨谥号“文皇帝”,所以沈妙容被称为文太后,而柳敬言就是理所当然的皇太后。

    宣帝陈顼的皇位,是从侄子手里抢来的,无论是基于愧疚也罢,掩饰也罢,文皇后/文太后沈妙容在陈国的地位,至少在明面上来说和皇后/皇太后柳敬言是一样的。

    所以即将成为皇后的张丽华,当然也要到文太后那里走一遭,算是用自己身上的全套皇后行头先“打个招呼”,告诉这位太后,陈国要有新皇后了。

    而当沈婺华被废,那就宣告吴兴沈氏的时代告一段落。

    沈婺华出身吴兴沈氏,文太后沈妙容同样出身吴兴沈氏,其兄沈钦,在陈顼夺位之后没多久就郁郁而终,本来是三吴著姓的吴兴沈氏从此愈发衰落。

    沈钦之子沈观,还是靠讨好陈叔宝、进而讨好张丽华才有了现在的地位,任御史中丞。

    同样,吴兴沈氏出身的沈客卿,也是靠着讨好陈叔宝、张丽华才得以参掌机要,和施文庆、孔范一样,被陈叔宝引为心腹。

    这两个人,不是靠着吴兴沈氏的阀阅起家,纯粹靠着讨好陈叔宝、张丽华而已,所以对于沈婺华被废一事是极力赞成,甚至为此到处奔走,唯恐稍有怠慢引得张丽华不快。

    对于张丽华来说,这种被人畏惧的感觉,真好。

    当年那个衣衫褴褛、跟着父兄在寒风中沿街叫卖的小女孩,就要成为母仪天下的皇后了。

    安德宫内,头发花白的沈妙容,看着明明只是贵妃却身着皇后服饰的张丽华向自己行礼,面色平静的点点头,随后客客气气的和这位即将有名有实的皇后交谈起来。

    二十一年前,她的儿子被夺了皇位,没多久便‘身染重病而亡’,她的兄长随即也‘郁郁而终’,自那时起沈妙容的心已经死了,家族荣辱已经和她再无关系。

    所以,即便身为同族的沈婺华被废,沈妙容也没有多少感慨,一个失宠已久的皇后,又没有娘家一方强力支持,被废有什么奇怪的?

    如果娘家人能撑得住场面,那么当年她儿子的皇位怎么会丢,自己的兄长又为何“郁郁而终”?

    烛光下,张丽华被一身装扮映衬得愈发动人,一头秀发乌黑发亮,沈妙容看着面前的丽人,眼前一阵恍惚,似乎看到一个故人。

    韩子高,生就一张沉鱼落雁容貌的美男子。

    沈妙容的夫君陈蒨,还未是天子时就极其宠信韩子高,韩子高常伴陈蒨左右,其亲密程度甚至连沈妙容都觉得有些错愕。

    陈蒨对韩子高到底是宠信还是宠爱,沈妙容不知道,而韩子高也已经死了二十一年,头发花白的沈妙容看着面前这位美人,再次想起当年的那个再世潘安。

    从安德宫出来的张丽华,正要回结绮阁,刚走了几步,忽然想起了什么,问紧随身后的宦官:“官家今夜有何安排?”

    “回皇后殿下,官家今夜无暇。”

    宦官讨好的用了“皇后殿下”来称呼贵妃张丽华,张丽华很受用,但对于今夜陈叔宝“无暇”有些惊讶,她半个月前献的‘惊喜’,看来陈叔宝真的很喜欢。

    陈叔宝得了‘惊喜’,已经有半个月没有临幸她了,不过张丽华不觉得自己地位堪忧,因为一切尽在她掌握之中。

    你长得漂亮又能如何?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