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三十六章 心情(再续)

    晨曦透过玻璃窗洒在殿内,宇文乾铿坐在案旁,数名宫女在后帮他梳头、扎发髻,卧榻上,一张被褥掀开,而另一张被褥则依旧裹着。

    一名妙龄女子正在熟睡,那是天子的女人,承受了一夜雨露,沉沉睡去。

    宇文乾铿落难,辗转南下,在豫州州治悬瓠遇到西阳王宇文温,终于结束逃亡之旅,然后来到山南安州,在那里,山南道大行台尚书令、杞王世子宇文明隆重迎接天子一行。

    从那时起,宇文乾铿的身边就有了女人,枕边夜夜不空,到了现在,他临幸的一名女子有了身孕,待得十月怀胎之后,宇文乾铿就要有后代,成为父亲。

    那名女子长得很漂亮,其他几名侍寝的女子同样很漂亮,在被他临幸之前,都是完璧之身,而对于宇文乾铿来说,对这些美人无所谓喜欢不喜欢。

    他年纪轻轻、血气方刚,又是天子,当然需要女人,但这些女子都是别人献上来的,不是他挑选的,所以总有一些生疏感。

    就像他的皇后尉迟氏那样。

    尉迟女郎的样貌,他是在大婚之日当天才一睹真容,确实是绝色,但宇文乾铿当日满脑子想的是其他事情,所以对于新娘没什么感觉。

    而尉迟氏的女郎,再漂亮他也不会喜欢。

    梳洗完毕,宫女告退,又有宫女将早膳端来,一名宦官侍立旁边,等候他的吩咐。

    宦官,是净身的男人,不是寻常人家可以拥有的,安陆当然没有现成的宦官,‘现阉’也来不及,而之所以宇文乾铿身边有宦官,是因为他如今已抵达了长安。

    潼关大捷,让关中转危为安,宇文乾铿在宇文明的劝说之下,率领轻骑从山南黄州直入关中,回到了宇文氏龙兴之地,回到了故都。

    宇文乾铿抵达长安的第一件事,就是祭拜历代先帝陵寝,随后发布诏书,召见各方贤达,满怀信心的宇文乾铿,在杞王宇文亮的帮助下,开始大张旗鼓重建朝廷。

    得益于潼关大捷,宇文乾铿在关中可谓是振臂一呼、群起响应,各地豪族、赋闲在家的官员、勋旧都云集长安,等候他的召见。

    又有许多人上书,陈述自己的意见,要为朝廷重建出谋划策,数日来宫门外车水马龙,等候诣阙的人络绎不绝,宇文乾铿每日都要召见许多人,累得不行,但心中却欣喜异常。

    他不再是一个无人问津的丧家犬,是得到各方拥戴的天子,和在悬瓠时的窘境一比,泾渭分明。

    在悬瓠的那段时间,宇文乾铿发布檄文,号召各地文武官员、强宗著姓起兵勤王,结果应者寥寥,他在悬瓠翘首以盼,竟然一个勤王的人都没有,场面十分尴尬。

    想到在悬瓠的日子,宇文乾铿的心情就有些低落,不过随后便高涨起来,因为西阳王宇文温据守悬瓠,虽为尉迟惇率领十余万大军围攻却屹立数月而不倒。

    不仅如此,最后还将敌军击退了!

    宇文乾铿放下汤勺,拿起案上的一份战报,那是昨日下午由驿使送到长安的捷报,让他看了之后激动万分,也让长安沸腾起来:围攻悬瓠的敌军撤退了。

    西阳王不是孤军在悬瓠奋战,山南派出的援军,一直在想办法解围。

    援军先是从光州方向出击,在息、光二州交界处的柴村击败将近两万骑兵,然后进军悬瓠,派出精锐经鸿隙陂迂回,最后在一个夜晚,与悬瓠城中出击的守军一道,攻入敌军北大营。

    北大营,是伪帝**相所在军营,也是敌军的中军大营、主要的粮草囤积处,而官军此次夜袭,成功烧毁粮仓,导致十余万敌军的粮草供应出现问题,不得不撤围离开。

    如此大捷,却有不小的遗憾,因为西阳王领兵攻入北大营时,伪帝**相不在,已提前一日离开。

    一个扭转天下局势的良机,就这么消失了。

    宇文乾铿扼腕叹息之际,却没有太多恼怒之意,西阳王宇文温亲自策划、实施了这次夜袭,本来就是极其危险之举,出现这种意料之外的情况,还有谁能苛责呢?

    更别说奸相之所以忽然离开不是听到了风声,而是不得已,柴村之战,尉迟惇落水染上风寒,此时突然离开,想来是病重难愈才仓皇北逃,也许没多久可活了。

    想到这里,宇文乾铿的心情就越发欢畅,尉迟惇病重,如果染上痨病那就是不治之症,此人一死,尉迟氏有很大概率内讧,那么。。。。

    宇文乾铿三两下把早膳吃完,又一次看起战报,围攻悬瓠的敌军撤了,但没撤太远,就在悬瓠以北百里的邵陵盘踞,与己方继续对峙。

    虽然敌军的总兵力依旧高达十余万,但攻防易势,己方的劣势在一点点减少。

    无论如何,悬瓠熬过去了,山南军队再度增援悬瓠,可以预见的是,西阳王宇文温将会以悬瓠为立足点,和尉迟氏争夺河南、淮北地区。

    如此一来,山南的危机解除,对于己方来说,形式越来越好,因为江南陈国派兵袭击江北广陵得手,正在攻略淮南州郡,尉迟氏顾此失彼,已经无力发动全面进攻。

    而他回到了长安,回到了宇文氏龙兴之地,如今人和在手,又有地利,再加上与陈国东西夹击的天时,重振大周国势不再是梦讫!

    宇文乾铿越想越高兴,心情极佳,喜形于色,一旁的宦官看了看座钟,近前低声提醒:“陛下,时间快到了。”

    “好,马上更衣。”

    司服入内,身后跟着宫女、宦官,他们手中捧着天子冠冕、服章,在一个等身高的琉璃镜面前,为天子更换袍服。

    周制,天子有十二冕,均有十二旒;有十二服,十二章,十二裳,不同场合有不同搭配,花样繁多,宇文乾铿当然记不住,全由司服安排。

    穿戴完毕,距离时限所剩无几,宇文乾铿离开寝宫,在侍卫的簇拥下向目的地走去。

    太极殿,大冢宰、雍州牧、杞王宇文亮,领着新晋文武百官,向来到御座前的天子行叩拜大礼。这是新朝廷第一次召开大朝会,满朝文武都是新官上任。

    看着阶下叩拜的臣子,宇文乾铿手按天子剑,眼眶发热,心情可谓激动万分。

    他的新朝廷,终于重建完毕,忠臣良将满目皆是,周国已经度过了日薄西山那一艰难时刻,宛若旭日东升,冉冉升起。

    新年伊始,伪帝改元,僭称“永隆”,而宇文乾铿执意不改年号,依旧用的是“乾兴”年号,他要向天下人宣告自己是天命所在、唯一正朔。

    朕,必将是让皇朝中兴的一代明君!

    松开按剑之手,宇文乾铿双臂虚抬,向着阶下文武大声说道:“众卿平身!”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